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詩詞與文學 · 1 0 年前

蘇軾的《木蘭花令》賞析or翻譯(急)

霜餘已失長淮闊。 空聽潺潺清潁歇。

佳人猶唱醉翁詞, 四十三年如電抹。

○草頭秋露如珠滑。 三五盈盈還二八。

與余同是識翁人, 惟有西湖波底月。

拜託各位了~因為我找不到翻譯&賞析...

2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你好

    圖片參考:http://tw.yimg.com/i/tw/blog/rte/smiley_1.gif

    蘇軾《木蘭花令‧次歐公西湖韻》賞析

            木蘭花令   宋‧蘇軾

    霜余已失長淮闊,空聽潺潺清穎咽。

    佳人猶唱醉翁詞,四十三年如電抹。 

    草頭秋露流珠滑,三五盈盈還二八。

    與余同是識翁人,惟有西湖波底月。

      

      這首詞是懷念歐陽修之作。歐陽修在穎州去世許多年後,蘇軾赴穎州為太守,夜遊林木翳然,碧波粼粼的西湖,發現歌女還在傳唱歐公為穎州知州時寫的詞作。感動之下,東坡步其韻和了這首《木蘭花令》。全詞觸景懷人,情景交融,清麗淒婉,空靈飄逸,抒發了詞人由悲秋而懷人傷逝的深沉感情。

      

      上闋寫泛舟穎河,觸景生情,渲染了濃郁的懷念氛圍:

      「霜余已失長淮闊,空聽潺潺清穎咽。」深秋時節,霜後的淮河不如夏日寬闊,已失去了波濤滾滾的氣勢;清澈洋洋的穎河也水淺聲低,只聽得到幽咽悲切的潺潺水聲。

      「佳人猶唱醉翁詞,四十三年如電抹。」這裡的人們思念歐公,佳人們還在傳唱他雋永清麗的詞調,而歐公知穎州時寫的這些詞,距現在已有四十三年了,歲月流逝,真如電光一般,一閃就過去了。

      

      詞的下闋抒發懷人傷逝的感情,委婉深沉,清麗淒惻:

      「草頭秋露流珠滑,三五盈盈還二八。」人生短暫,就像那秋草上明澈圓潤的露滴,流轉似珠,卻倏爾而逝;又如那一輪明月,十五那一天是晶瑩圓滿的,到了十六,月輪就要缺一分了。

      「與余同是識翁人,惟有西湖波底月。」醉翁的詩詞雖然還到處傳唱,醉翁的文章仍在人間流傳,而真正領略過他音容笑貌,感念他的政德,欽佩他的道德文章的,現在還能剩下幾人?怕只有這倒映在西湖波底的明月了。

      

      註釋:

      ①元佑六年(1091)八月蘇軾為穎州(州治今安徽阜陽)知州時作。歐陽修於皇佑元年至五年(1049—1053)為穎州知州,時常去該州的名勝西湖遊覽,作了不少詞。本詞所和歐韻(西湖南北煙波闊),調名一作《玉樓春》。

      ②長淮:即淮河。霜降之後河水減退,河身顯得狹長了。穎:穎水,淮河支流,穎州州城在其下游。

      ③醉翁:歐陽修的別號。

      ④四十三年:謂自北宋皇佑元年(1049)至元佑六年(1091)年。

      ⑤盈盈:指儀態美好。《古詩十九首》:「盈盈樓上女,皎皎當窗牖」。王觀《卜算子》:「眉眼盈盈處」。也指湖水清澈。《古詩十九首》:「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

      ⑥三五、二八:指十五、十六夜的月亮。

      

      

      

      

      附錄:木蘭花令宋‧歐陽修

      

    西湖南北煙波闊。風裡絲簧聲韻咽。

    舞餘裙帶綠雙垂,酒入香腮紅一抹。

    杯深不覺琉璃滑。貪看六麼花十八。

    明朝車馬各西東,惆悵畫橋風與月。

    http://www.hongxiu.com/diary/view/view.asp?id=7208...

    2008-03-07 23:33:59 補充:

    譯文

    霜降之後,浩蕩的淮河已失去當年的空闊,徒然聽到穎河清澈潺潺的流水聲。這裡的女孩子仍然唱起歐陽脩的歌辭,四十三年了,就像電光火石般,轉瞬間無影無蹤。

    草頭露滑如珠,十五十六晚上還有明潔的月亮。只有西湖湖底的一輪明月,仍跟我一樣,還記得歐陽修吧!

  • 匿名使用者
    6 年前

    參考下面的網址看看

    http://phi008780508.pixnet.net/blog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