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婷 發問時間: 政治與政府法律與道德 · 1 0 年前

關於加入WTO

請問加入WTO有啥優缺點

可以供應一些網址

資料還是要貼上來

1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新回合談判 政府未做好準備

    2003年9月8日,<WTO中心>成立酒會,現場冠蓋雲集,陳總統親蒞致詞。大家還沈浸在加入WTO的喜悅中。

    2003年9月10日場景轉移到墨西哥坎昆WTO部長會議,來自全球146個會員國代表,開始展開WTO新回合談判。這個定名為「多哈發展議程」的新回合談判,各國代表,神情嚴肅,穿梭正式、非正式談判會場,為的就是爭取自己國家最大的經貿利益。

    包括日本、美國、南韓、歐盟等國,都派遣超過百人規模的龐大代表團與會。但是,台灣代表團,因為政府財政拮据,行政院高層決定精簡代表團規模。40人不到的陣容,經貿官員自嘲,雖然比不上日本、大陸、歐、美等國,但還不到最差,「至少比非洲低度開發國家好」無奈的語氣,顯露無遺。

    角色轉變 不及調整

    「嗅不到政府高層意識到入會後是一個全新角色的轉變」,最近才從WTO常駐代表團返國的一位官員說。相較<WTO中心>成立酒會,與會貴賓沈浸入會的喜悅,還來不及調整入會後是一個全新角色轉變,相當諷刺。

    自2001年在卡達首都多哈舉辦WTO部長會議所發表「多哈發展議程」,正式啟動千禧世紀新回合談判後,日內瓦WTO總部,迄今開過大大小小談判,已經超過上千場。但日內瓦戰鼓緊密的談判氣氛,相對國內對談判進展的回應、配合頻率,似乎完全感受不到這種氣氛。

    每天至少超過三場以上的談判,但經常日內瓦代表團傳回國內,等待國內形成談判立場與政策指示時,已是落後談判進展好久。國內決策效率,跟不上WTO新回合談判進展要求,是常駐代表團官員經常遭遇的困擾。讓國際社會看到台灣代表團積極參與新回合談判,也是增加台灣在國際社會的能見度。

    決策效率 脫離進度

    但這位官員指出,這是國際多邊經貿談判,不能每次談判,都講些外交辭令。講話要切入談判核心,要有內容,這樣才有機會在國際經貿遊戲制定過程中,爭取自己的經貿利益,主導遊戲規則的制定。至少,面臨可能危及國內經貿利益的立場,可以反對。

    第一線談判的常駐WTO代表團可以了解開會的情形,但他認為,從談判立場擬定到決策,真正的工作,還是在國內,「後勤補給很重要」。這位官員感慨指出,國內對新回合談判,迄今還看不出政府、廠商已做好準備,積極投入,爭取新回合談判帶來的市場開放商機。

    今年初,<經濟部國貿局>針對即將展開的WTO服務業談判,邀請公會、廠商座談,就是希望蒐集廠商對服務業開放的意見。邀集的廠商、公會,遍及金融、電信、會計、商業等各行業。不過,廠商反應並不熱絡。

    負責彙整服務業談判產、官、學立場的一位經貿官員說,廠商顯然較關心國內現況、法令、政府提供的租稅優惠等問題,對如何善用WTO談判舞台,反向要求其它國家開放市場,並不熱衷。不僅廠商反應如此,許多行政機關的反應,也好不到那裡。「難道加入WTO,等於任務結束了?」第一線談判官員普遍有這樣的疑慮。

    這次WTO新回合談判,將就農業、非農產品市場進入、服務貿易、與貿易有關的智慧財產權、貿易規則、爭端解決、貿易與發展及貿易與環境等八項談判議題進行研討。另外,也包括貿易與投資、貿易與競爭、政府採購透明化及貿易便捷化等四項議題(又稱新加坡議題)。

    今年初陸續在日內瓦舉行的談判,日本代表團,每個會都派了五至六人與會,有時還有廠商隨行,菁英陣勢,對爭取經貿利益,態度相當積極。但台灣,政府由於財政吃緊,出國預算砍得凶,權責主管官員無法在第一線掌握第一手談判進展與趨勢,隨著新回合談判緊鑼密鼓召開,這種情形幾乎經常發生。

    「WTO是門冷門的顯學,許多議題,要深入研究,官方、廠商、第一線談判代表,三方緊密配合,才能在談判中形成鐵三角,立於不敗之地」,這位官員比較國內業界的淡然,政府高層顯然比較關心「我駐WTO常駐名稱有沒有被改」,也只能無奈搖頭。

    產官聯手 爭取商機

    台灣花費12年漫長時間,才成為WTO正式會員,為了入會,台灣也付出市場開放代價。只是,入會不等於任務結束。國內在付出市場開放的代價後,廠商也要問,除了開放國內市場外,加入WTO後,牛肉在那裡?

    政府如何在WTO新回合談判,爭取國內經貿利益,從決策高層到主事官員再到民間業界,都要深刻認知全新角色的轉變,而不是只被動、消極因應市場開放的衝擊。積極參與談判,主動爭取商機,才是台灣加入WTO會員的最大意義與目標。

    參考資料: 網路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