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枚的一些問題~希望是有深入研究的大師回答

最近學校教到了袁枚這位作者

本身對他寫的文章很有興趣

所以就上網查閱了一些關於袁枚的資料

但卻赫然發現有份資料顯示袁枚是雙性戀?!

這讓我感到很好奇...

所以就繼續尋找下去

結果找到了如下的知識+檔案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

其最佳解答的後兩段有關於袁枚的說明

但我看了之後覺得這好像還不能斷定袁枚是雙性戀?!

所以在此請教有深入研究的大大

是否能提出較具體的事蹟證明呢??

如果可以也請提出原因,我覺得他是以第三人稱寫的,看不出來阿?!

還有,根據我查閱資料的結果

袁枚喜歡品茶,也喜歡吃豆腐、寫詩、小說等

是否還有其他關於袁枚的趣味小故事呢?!

在此先謝謝各位大大了!!

已更新項目:

回答很棒唷

請問一下

袁枚近男色,那他有沒有養類似小妾之類的男性??

還有,根據我手頭的資料,袁枚晚年有收女弟子,是不是也跟他的好色有關呢??這些女弟子跟著他學什麼呢???

若有其他大大有不同意見或回答也歡迎~~

1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鄭板橋和袁枚:欲為金臀立法的忘年知己

      同性戀之風在中國源遠流長,到了明清,隨著市民經濟日愈發展,也隨著市民娛樂(包括戲劇小說業)的蓬勃興盛,同性之好越來越多地浮出水面,著于文字。福建一地甚至被公認為培育“男色”的溫床。李漁曾寫道:“此風各處俱尚,尤莫盛于閩中……不但人好此道,連草木是無知之物,因為習氣所染,也好此道起來。深山之中有一種榕樹,別名叫做南風樹。凡有小樹在榕樹之前,那榕樹畢竟要斜著身子去鉤搭小樹,久而久之,鉤搭著了,把枝柯緊緊纏在小樹身上,小樹也漸漸倒在榕樹懷裏來,兩樹結為一樹,任你刀鋸斧鑿,拆他不開,所以叫做南風樹。”文人雅客多將“南風”視為風雅,清代書畫名家鄭板橋與性靈文人袁枚便是其中最知名的兩位。

      “(余)好色,尤多餘桃口齒,及椒風弄兒之戲。”這是鄭板橋的自述。他在山東濰縣任縣令時,有一次,一美少年因嗜賭犯律,當眾被施杖責。鄭板橋觀刑時,見少年美臀受創,竟心疼得忍不住落淚!

      袁枚則在 《隨園詩話》 、 《子不語》 、 《續子不語》中,一再談及龍陽之美,心嚮往焉。因為他翰林文人、風流俊雅的身世姿容,投懷送抱者頗多。 《隨園軼事》中載:“先生好男色,如桂官、華官、曹玉田輩,不一而足。而有名金鳳者,其最愛也,先生出門必與鳳俱。”

      鄭板橋71歲時,在清明日紅橋詩會上與48歲的袁枚有過一次會晤。二人乘興唱酬,甚為歡暢。酒至半酣,板橋說:“若有機會參與朝廷立法,我定要做一件事!”

      “什麼?”袁枚好奇地問。

      “今日之衙門,動輒板子伺候,那板子偏又打在桃臀之上。若是姣好少年,幾傢夥下去,豈不將美色全糟蹋了?”鄭板橋慨然陳詞,“我要是有那個權力,一定要將律例中的笞臀為笞背,這才不辜負了上天生就的龍陽好色。”

    袁枚一聽,立即產生“與我心有慼慼焉”的認同感,與鄭拊掌長嘆,引為知己。此後,袁枚多次對朋友引述板橋之志,嗟嘆說:“鄭大(即鄭板橋)有此意,惜斷不能辦到,然其所以 愛護金臀者,則真實獲我心矣!”

    鄭板橋一生花在男色上的錢財,不在少數,年老之時仍熱衷此道,這也意味著他要付出更昂貴的代價,因為沒有孌童會免費接待他,也沒有少年會自動寬衣解帶。這一切,不由他傷感而現實地說:“自知老且醜,此輩利吾金而來耳。”如此直接的刺激激發了鄭板橋對時光流逝、人生虛無的自覺意識,令這一生孜孜于名利權益的畫家由寂寞而感悟,開始正視自己蒼白的鬚髮,最終在他人生的最後旅程中,創造出他最具藝術性的代表之作:枯瘦的秋竹、寂寞的蘭花。

    而此時,袁枚正在專心致志地講述一個故事,一對美少年心心相映,出入同行,為了維護貞潔不受某粗魯的第三者的玷污,合力將之殺死並因此伏法被誅。袁枚寫道:“二少年者,平時恂恂,文理通順,邑人憐之,為立廟,每祀必供杏花一枝,號雙花廟。”這枝風姿綽約的杏花,幾乎伴隨了袁枚一生。直到年過花甲,他還收了年輕美好的劉霞裳為弟子,每次出遊登山,必與同行,所謂“從遊朝臘屐,共寢夜連床。寒暑三年共,文章一路商”。對於他人的質疑、腹誹,袁枚不以為意。

    2008-05-28 12:37:02 補充:

        袁枚(1716-1797),清乾隆年間江左三才子之一,一個絕對的享樂主義者,更是一個不可救藥的美食主義者。

    2008-05-28 12:37:58 補充:

    他極其會吃善吃能吃而且用心去吃,他活了81歲高壽,擁有80來年的吃齡,積40年孜孜不息之努力,將其口腹享受之精華精彩精萃,

    2008-05-28 12:38:56 補充:

    寫出一本在中國飲食上空前絕后的著作《隨園食單》來。為什麼說它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呢?因為中國自古至今的食譜,都是技術性的闡述,數字化的概念,袁枚寫他自家隨園私房菜的食單,文化氣味強烈,文學色彩濃郁,文人風雅十足。這本書不厚,字不多,一時半刻,即可翻閱一過。留給你的第一印象,此老真會吃﹔留給你的第二印象,此老真會寫吃。

    2008-05-28 12:40:26 補充:

      吃是一種享受,人,一出娘胎,不教自會。會吃,卻是一門學問,並非所有張嘴就吃的飯桶,都能把到嘴的美味佳肴,說出子午卯酉,講得頭頭是道。而提起筆來寫吃,寫得令人讀起來津津有味、口舌生香,那才是作為一個美食家的最高境界。 《隨園食單》就是這樣一位懂吃、會吃、又能寫吃的高手的經驗結晶。

    2008-05-28 12:42:35 補充:

    看來這本雖薄薄一冊,但極具文採的《隨園食單》,總算填補中國飲食文化史上的空白。

    2008-05-28 12:43:30 補充:

    袁枚此人,生前身后,頗多訾議。獨他這本食譜,倒一直被視為食界指南,傳布甚廣。據說,此書有過日文譯本,譯者為青木正兒。至今,淮揚菜、本幫菜、杭菜、徽菜,萬變不離其宗,跳不出這本食單。清人梁章鉅在其《浪跡叢談》裡,凡談及飲食,無不推介袁枚的《隨園食單》,認為他“所講求烹調之法,率皆常味蔬菜,並無山海奇珍,不失雅人清致。”看來這本雖薄薄一冊,但極具文採的《隨園食單》,總算填補中國飲食文化史上的空白。

    2008-05-30 21:10:00 補充:

    袁枚《隨園詩話》引康節先生詩云:「花見白頭花莫笑,白頭人見好花多。」袁氏為清代著名才子,放縱不羈,認為:「風情之事,不宜於老;然借老解嘲,頗可強詞奪理。」並仿康氏詩曰:「若道風情老無分,夕陽不合照桃花。」(清袁枚《隨園詩話》卷10,第77條。)。

    2008-05-30 21:10:01 補充:

    袁枚《隨園詩話》引康節先生詩云:「花見白頭花莫笑,白頭人見好花多。」袁氏為清代著名才子,放縱不羈,認為:「風情之事,不宜於老;然借老解嘲,頗可強詞奪理。」並仿康氏詩曰:「若道風情老無分,夕陽不合照桃花。」(清袁枚《隨園詩話》卷10,第77條。)。

    2008-05-30 21:10:58 補充:

    清代文人吳鼐於科舉登第之前,續娶文人孫星衍的族妹。有人送一印章,文為「垂老遇仙」四字。吳入都參加科考,孫星衍夫人送了一首小詩:「小語臨歧記可真,回頭仍怕阿兄嗔。看花遲早尋常事,莫做蓬萊第二人。」後來,吳與孫同科及第,孫為第二名進士,吳為第三名,傳為一時佳話。還有一個故事,說袁枚有個好友叫陶鏞的,因為一個心愛的小妾被夫人趕走,鬱鬱不樂。

    2008-05-30 21:11:27 補充:

    袁枚有個婢女叫招兒,剛剛十六歲,袁悄悄地問她願不願意跟著陶學士,招兒笑著答應了。於是袁枚將招兒嫁給了好友陶鏞。十多年後,再次見面時,陶帶著招兒一起來了,已經有了好幾個兒女了,而且他們的兒子也善於寫詩。這也是一件老夫少妻的佳話。(清袁枚《隨園詩話》卷12,第?條。)

    2008-05-30 21:11:52 補充:

    不過,也有因為一念之差,不娶少妻而留下終身遺憾的故事。袁枚小妾金姬有個妹妹叫鳳齡,自成幼賣給人家為婢,袁娶了金姬後就把鳳齡從那家贖了回來。這時,鳳齡已經十四歲了,金姬勸袁枚把鳳齡也收為妾室,鳳齡也欣然應允人。但袁枚覺得自己年齡已太大,應該給鳳齡找個好人家,就把鳳齡嫁到一個姓隋的大戶人家。結果,鳳齡因遭到隋家大太太的虐待,不久就死了。袁枚深有悔意,但也無可挽回,只有以詩相哭了。(清袁枚《隨園詩話》卷14,88條。)

    參考資料: , 網路+自己對袁枚的了解,他的《隨園食單》很有名,有興趣的話可以買來讀, 網路+自己對袁枚的了解,他的《隨園食單》很有名,有興趣的話可以買來讀, 網路+自己對袁枚的了解,他的《隨園食單》很有名,有興趣的話可以買來讀, 網路+自己對袁枚的了解,他的《隨園食單》很有名,有興趣的話可以買來讀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