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政治與政府法律與道德 · 1 0 年前

急!!有關東吳大學擬制定名嘴條款之憲法評析

這件事件我想各位知道了吧

(奇摩新聞)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430/78...

想請問從憲法角度評論此件案例 該如何評析?

從 法律保留 大學自治權 言論自由保障 工作權保障

基本權第三人效力 比例原則適用 不當聯結禁止原則...

該如何評論? 先感謝回答!!

已更新項目:

謝謝您的回答!!這篇我在您的部落格已經看過了!!但是我的論點可能跟妳有點不一樣!!不過還是很謝謝你的回答囉^^

1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大學教授當名嘴 東吳要管制

    更新日期:2008/04/30 17:59

    政論節目中,不少大學教授是常客,不過東吳大學的校務會議將提案,部分教授參加政論節目,發表言論造成校友反應不佳,甚至可能損害校譽,東吳因此研議,限制教授上節目前不但要報備,而且最多一個月只能上四次。

    可能會被限制的包括常上政論節目的羅致政、徐永明、林建隆還有8月即將回德文系的謝志偉,徐永明說,根本就是即將上任閣揆的劉兆玄,在壓迫言論自由,即將卸下新聞局長的謝志偉說,回東吳後還是堅持繼續開講。

    目前全國的大專院校,東吳是第一個在校務會議中,研擬限制教授發表政治言論的學校,是不是箝制了言論自由?就看東吳的校方,要怎麼對外界解釋了。(民視新聞綜合報導)

    ---------

    以下是我個人以憲法的角度做簡單的分析

    (一)基本權對私人的效力?(基本權第三人效力)

    本段闡釋東吳大學是否為基本權主張的相對人,茲分述如下:

    1.基本權原則為國家與私人間之效力,例外產生放射效及於私人間

    基本權原則上是人民向國家請求,所以在請求的對象上以國家為主。在傳統的基本權功能中最主要的為防禦功能與給付功能,前者為國家侵犯到其受基本權所受保護的法益時,人民可主張防禦請求國家停止侵害;後者則為人民直接根據基本權之規定請求國家提供特定經濟與社會上之給付。以上觀之,基本權主要面向乃在於人民與國家之間,除非利於基本權客觀範圍之保護義務功能,始有可能以此推導出對於其他非國家之第三人對於基本權侵害亦應加以防衛。此為前提。

    2.第三人效力之適用方式

    基此,有所謂憲法對第三人效力,關於是否應承認第三人效力,學說紛呈,有肯定否定與折衷三說,不過依照目前實務操作看來,仍採折衷說,即透過民法的效力來解決私人之間的基本權侵害。亦即在尊重私法獨立性的前提下,以私法中的概括條款,如民法第72條之公序良俗(憲法間接適用民法解釋)或71條之強制規定(憲法直接適用民法解釋),搭配民法第184條一項後段之規定請求賠償。

    3.小結

    如要主張東吳大學的校務規定侵害基本權,需採基本權的第三人效力,且並非違憲,僅可能主張教師聘雇契約的內容違反民法,並可請求侵權行為的賠償。

    (二)是否可主張侵害言論自由?

    舉凡個人基於內在自由思想與良心的各種精神性活動,而向外表達的權利者,即為言論自由。

    關於言論自由的限制的司法審查標準有所謂雙軌與雙階理論,前者乃是針對是否針對言論內容的限制,如為對言論內容之限制,則採較嚴的審查密度,如為非內容之限制(如時間地點方式,簡稱T.P.M)則較為寬鬆。後者為區分言論為高價值或是低價值。因本件僅涉及非言論內容之限制,蓋其僅針對限制上政論節目的次數,並非完全不能公開發言,故僅屬非論內容之限制,對此限制之司法審查標準應為寬鬆,東吳大學可基於有合理的理由,如影響學校募款以及學校形象等,即可對之加以限制。

    (三)是否可主張工作權受限制?

    此須視校務規定對於違反效果之制裁是否為解聘為主。如違反即為解聘始有討論工作權之必要。

    惟此亦會與大學自治有基本權利的衝突問題,容後詳述。

    (四)大學自治的範疇與法律保留之關係

    大學自治包含人事自主、管理自治、財政自主與學術自主。其中關於校務規定教授上政論節目的次數,應為人事自主與管理自治。

    依照大法官解釋563號可知,學生退學事項屬於大學自治的範疇,不適用法律保留原則,蓋大學之行使對內自治權,如同人民行使其基本權利,即使涉及其他人民的基本權利,原則上也應無法律保留原則之當然適用,最多僅須適用法律優位原則。當法律沉默或不明時,也應該承認大學享有對其自治事項的先行規範權,毋須法律授權始能自治。

    既然人事自主與管理自治亦屬大學自治的範疇,已如前述,則關於563號解釋亦可同樣適用於本件事實,即關於限制教授參加政論節目的次數,在現行法無明文規定的情況下,東吳大學當可依該解釋自行規定,屬於東吳大學的大學自治權的行使。

    (五)本件法院審理應為民事法院,且原則不得依此提起大法官釋憲。

    蓋前文已述及基本權對第三人效力僅為民法71或72及184條之問題,故由普通法院審理即可。若最後人民權利最終無法得到救濟,亦即窮盡訴訟途徑後仍無法得到賠償,始得依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之規定,聲請釋憲。

    惟本件尚無被害人權利受到侵害,故無法聲請。

    (六)結論

    私法自由!大學自治!!

    這篇是我寫的,如果要寫報告請勿抄襲,僅提供觀點參考。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