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 發問時間: 社會與文化語言 · 1 0 年前

急!急!急!我在找一本小說?

我在找一本小說,是(黑色愛情條約系列)三之二6號撒旦情咒,

我要有文章的而且是從頭到尾都有的,可是,我一直找不到,

找到也只有一半的而已,拜託~~!!各位大大有沒有人有看過請霸

劇情告訴我好嗎~??

5 個解答

評分
  • Narsha
    Lv 5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書名: <黑色愛情條約系列>三之二 6號撒旦情咒

    出版日期: 2006/12/14

    作者: 拓拔月亮

    男主角:拓拔野,天地盟第二代傳人之一,也是金控公司幕後老闆,瀟灑風流。

    女主角:曲映紅,孤女,身上有玫瑰刺青,善良、倔強。

    楔子

      日本。

      寒冷的風雪刺入骨髓,白皚皚的雪地裡,一名挺著大肚子的少婦,穿著一件薄外套,眼神渙散,顫抖抖地湯風冒雪,漫無目的地往前走。

      身後的兩名大漢亦步亦趨跟著,讓她一丁點也沒有畏縮躲進屋內,靠在暖爐旁溫暖身子的機會。

      為了償還父親欠黑道大哥的巨款,她不僅被迫當服侍黑道大哥的女人之一,更「幸運」的被選中當「代理孕母」,孕育黑道大哥的接班人。

      她沒有拒絕的權利,一旦她帶著肚裡的孩子走上絕路,她家族裡三十多條人命,全都會成為陪葬品。

      剛懷孕的前幾個月,她情緒不穩,一度想自殺,保鑣發現阻擋,隔天,她就接到她大伯父那即將滿月的第一個孫子離奇死亡的消息,同時也接獲警告,下一次可能離奇死亡的人,就是她母親。

      不敢再有其他的念頭之後,她開始接受嚴苛的考驗,因為想要成為黑道接班人,得有過人的耐力,在母親肚子裡的時候,就得開始接受各種非人性的考驗。

      那個冷血的男人說:「能活得下來,身體健全,才有資格出生。」

      夏天,在烈日當空下,她必須挑著三十桶井水,一遍一遍的來回水井和大水桶間,把大水桶裝滿;冬天,吃風飲雪的日子,她愈來愈習慣,因為這是她每天的運動之一。

      得知她懷了三胞胎,那冷血男人更是高興,不是因為她懷了他三個兒子,而是他認為這也是對孩子的一種考驗,誰吸收的養分多,誰強壯,誰就能出頭,他要留下最強壯的那個。

      一道冷風竄進外套裡,她的肚子一陣收縮,顫抖了幾下,她咬牙忍住這刮骨般的沁寒。

      三個孩子全是她的心頭肉,她不能阻擋他們出生,唯一能為他們做的,就是補充足夠的養分讓他們吸收。

      那冷血男人唯一優待她的,就是每餐準備了非常豐盛的食物讓她吃,她吃得多,吃到撐,還是要吃,因為她不想三個兒子被他們冷血的父親,論斤論兩的決定存活。

      眼皮一陣狂跳,低眼,撫著隆起的肚子,陡地想起前些天,一個年紀頗大,臉頰瘦削凹陷,看似女巫的女人,不知為何能闖進來,衝著她一陣陰森冷笑,斜睨了她的肚子一眼,並對她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三個惡魔之子,4、6、13,難逃情咒。」

      她害怕地問女巫,那段話是什麼意思,女巫露出詭異的笑,道:「這是三個神祕的情咒數字,愛情在這三個數字裡,浮浮沉沉,不管開始、結束或是圓滿,都繞著它們旋轉,柔克剛,惡魔之子,等著接情咒數字吧!哈哈哈!」

      不懂,她不懂那三個數字和她的三個孩子有何關連?她只想把孩子平安生下來,那些什麼情咒數字,無稽之談,她才不信!

      寒雪飄下,僅著薄衣的她,身子顫抖抖,儘管咬牙想撐住,但,一陣天旋地轉,她再也撐不住,倒在雪地裡。

      眼前除了一片白光,她什麼也看不到,好幾次她都想就此合眼,不再醒來,但一想到家族三十條人命,想到她三個孩子,她再虛弱也要努力撐開眼,不讓自己和這世界脫離。

      「她流血了……快,快抱她進屋裡去。」

      身後的兩名保鑣,驚駭之餘,動作迅速的將她送回屋內。

      皚皚白雪中,僅存一抹令人怵目驚心的血紅——

    2008-07-27 21:34:20 補充:

    第一章

      二十五年後,台灣。

      夜幕低垂,一輛銀色跑車在高速公路上飛快奔馳,和滿天的星光較量亮眼程度。

      跑車駕駛座上,一身白色西裝,長髮及肩的男子,隱藏在EMPORIO ARMANI時尚太陽眼鏡下的一雙黑眸,閃著熠熠亮光,他面露笑容,透過藍芽耳機,和落後在遠方的人通話。

      「沈同,你放心,我不會白白把年收入近三十億的金控公司送給你,我這條命會為了更多的三十億,還有台灣的美女,好好保重的。對了,無論如何,先把光頭威廉送回飯店,我們在老地方見。」

    2008-07-27 21:34:32 補充:

    通話結束,嘴角的笑容,高高揚起。

      疾馳的快感,讓男子體內的血液沸騰,神采奕奕,一點都不像搭了十幾鐘頭,剛下飛機的人。

      他回來了,終於回到他的故鄉台灣。

      從小,他跟著美國籍的養父母住在美國,一直到他成年,他的養父母才告訴他,關於他的身世。

      他有個中文名字拓拔野,還有兩個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兄弟,更有一個混黑道,殺人不眨眼的親生父親。

    2008-07-27 21:34:52 補充:

    起初,他以為這是養母編出來的新故事,他的養母是個童書作家,他擔心的猜想,這一切會不會是養母寫書寫到入魔,幻想出來的——

      他一直以為自己的親生父親,可能是一個窮途潦倒的書生,在三餐不濟、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把他送給很有錢的養父扶養,萬萬沒想到他老爸竟然是一個黑道盟主,還外加殺人不眨眼……

      不,他萬萬不能接受,殺人不眨眼不是他拓拔野的作風。而且,他這麼瀟灑迷人,怎麼會是黑道盟主的兒子呢?

    2008-07-27 21:35:03 補充:

    話說回來,如果他老爸熱吻美女不眨眼,他倒是比較能接受。

      但是,不管他願不願意接受,他的身世就是如此,而且,黑道的恩怨使然,他有可能隨時被追殺,雖然他萬般不願意和人砍砍殺殺。

      從他知道自己的身世開始,他回來過台灣幾回,但養父母擔心他有不測,不讓他在台灣待太久,所以他總是來來回回,一來,親近自己的故鄉;二來,他在台灣成立金控公司,為以後回來故鄉定居做準備,但為免身分暴露引來殺身之禍,他找來到美國留學的沈同當掛名負責人,自己則是幕後金主,兼隨時幹掉沈同職務的人。

    2008-07-27 21:35:19 補充:

    「少爺,請你先回飯店休息。」威廉正經八百的的聲音,從耳機另一端傳來。

      「William,你放心,我一定會回飯店的。但在這之前,我要先去一個地方。」

      幾句敷衍的美語甫落,拔掉耳機,在回飯店之前,他暫時不想接William的電話。

      威廉是他養父派來保護他的,這一回他回台灣,是因為養父和當年帶他逃亡的保鑣聯繫上,說是找到他的兩個兄弟,要他回來認親。

      

    2008-07-27 21:35:30 補充:

    他的養父母是開明的人,不會阻擋他回來認祖歸宗,也不介意他回台灣定居,他們比較擔心的是他身分曝光之後的安全問題,所以他回台灣的行李,就多了威廉一個人的重量。

      踩下油門,他要擺脫威廉,有他在,會把他搞得緊張兮兮,那樣他沒有辦法盡情地和夜店美女聊天、跳熱舞。

    2008-07-27 21:35:38 補充:

    車子飛快行駛,正當他享受飆馳的快感之際,隔壁車道的一輛車突然變換車道衝到他車前,閃避不及,跑車撞了前面的車一下,他冷靜地快速將方向盤打偏,跑車斜衝向路肩,撞到護欄停了下來。

      還好他反應夠快,及時煞車,雖然車子前頭撞凹了一下,還好人沒事。倒是他的錶蓋被撞裂,時間停在六點六分六秒……

      666——西洋的惡魔數字,撒旦和邪惡的代表數字。

      撇唇苦笑,他是很多女人眼中的撒旦,通常在激情之際,他常聽到她們帶著愉悅的笑容,笑罵他「嗯,你是撒旦、你是惡魔」……

    2008-07-27 21:35:46 補充:

    禍害遺千年,所以他這個撒旦得到了免死金牌?

      被撞的車也停到路肩,他下車,正要好好跟車主理論一番,卻見車主一下車,便急忙忙地開了後車門,隨後扛了一個人,喘吁吁地跑過來,把扛在肩上的人往他車上丟,一臉驚惶兼誠懇哀求。

      「先生,拜託你,救救我妹妹。」男子急喘喘說著。

      「你妹妹?她怎麼了?」

    2008-07-27 21:35:55 補充:

    拓拔野皺起了眉頭,心想,該不會剛才那一撞,把他妹妹撞昏了吧?

      正當他仔細端詳暈躺在車內的女子狀況時,方才那人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回他那輛小車,坐上駕駛座,接著,連一聲再見都沒說,就把車開走。

      「喂,等等,你妹妹……」

    2008-07-27 21:36:04 補充:

    拓拔野傻眼的站在跑車旁,覺得一定是自己暈機暈過頭,否則怎會遇到如此荒謬之事?哪有人會把妹妹丟給一個陌生人,自己跑走的?

      這一切,一定是他在作夢。

      對,肯定是他時差沒調過來,整個人內分泌失調,新陳代謝失調,神經線也來湊一腳失調,連眼球都跟著失調了……

      閉上眼,把頭緩緩偏回,視線落入車內,再張開眼——

      嚇!真的有個妹妹在車裡。

    2008-07-27 21:36:12 補充:

    拓拔野單手環住腰際,一手搓著下顎,銳眼瞇起,冷靜望著躺在車內的女子,思考著幾種可能——

      這女子應該不可能因為方才那一撞而昏厥,如果說剛才那一個小事故中注定有人被撞昏,也該是他,他們的那輛小車只是被撞了一下下,而他的車可是撞了好大一下,連車頭都凹了……心疼啊!

      如果她不是被撞昏,那是睡著了?不可能啊,就算睡著了,方才被扛著跑,也該稍微醒一下,除非她得了嗜睡症。

      低頭,仔細看她的臉——

    2008-07-27 21:36:21 補充:

    好精緻的一張臉,不過臉色略顯蒼白……糟,這女的會不會被人害死,然後那人把她「棄屍」在他車上,結果他成了共犯?

      下意識地將食指伸至她鼻孔下,噴拂在他食指上的微弱氣息,令他寬心了些。

      一輛車停在前方又倒退過來,拓拔野以為是車內女子那粗心的哥哥又繞回來要接走他妹妹,定睛一看,原來是被他甩在遠處,終於趕上來的沈同和威廉。

    2008-07-27 21:36:31 補充:

    少爺,她是誰?」威廉一臉戒備。

      「這女的哪來的?」沈同一臉錯愕。

      拓拔野指著車前蓋,笑了笑。「剛才有一輛車害我的跑車撞了一個大洞,他沒錢賠償,只好拿他妹妹來抵押。」

      「你沒事吧?」一臉老成的沈同緊張的問。

      「我要到醫院去一趟。」拓拔野嚴肅地回道。

      「少爺,你……」

      「不是我,是她。」拓拔野指著車內的女子。

    2008-07-27 21:36:42 補充:

    「她到底是……」沈同雖然一臉忠厚老實,但他可不笨,壓根不信什麼抵押的鬼話。

      「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這話,會不會太老梗了?」

      「有點。」

      拓拔野和沈同相視對笑,一旁的威廉則是始終處於戒備狀態,而車內的女子,仍堅守昏睡的角色。

    2008-07-27 21:36:50 補充:

    翌日。

      佔地二百坪的飯店總統套房內,躺在偌大床上的女子,緩緩地張開眼睛。

      模糊的眼神,環視著房內陌生卻豪華的擺設,悠悠忽忽之餘,霍地想起自身遭遇——

      她被賣了!

      她們三個姊妹,全被嗜賭成性的姑丈給賣了!

      「姊、映蘭……」

    2008-07-27 21:36:57 補充:

    驚嚇地坐起身,曲映紅臉色蒼白,目光警戒地四下梭巡。

      腦內一片空白,但她依稀記得,那些看守她們三姊妹的男人提過,有人要買她們……

      她已經被賣了!?

      害怕的感覺從腳底泛上,致使她全身發抖。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只記得她們喝了水之後,小妹先昏倒,然後是大姊,接著是她……

      她們全被迷昏了!

    2008-07-27 21:37:06 補充:

    看看四周,房內似乎只有她一人,咬著唇,她告訴自己別再發抖,趁這個機會,趕緊逃出去。

      或許房外有人看守,但,如果沒有呢?

      無論如何,她都不能放棄眼前這個脫逃的好機會。

      全身發抖,加上被關了幾天,她拒食抗議,此刻身體虛弱得連走路都有問題,才下床,她就跌坐在床邊。

      兩手攀在床面,吃力站起之際,突然裡面的一道門開了,一個男人上半身赤裸,僅在下半身裹著一條大浴巾,渾身濕漉漉地走出來——

    2008-07-27 21:37:12 補充:

    「妳醒了。」看到原本躺在床上昏睡的人,此刻「活生生」站在床邊,拓拔野咧嘴一笑。「張開眼的妳,果然如我想像中一樣,美到令人屏息。

      不瞞妳說,昨天夜裡,我一邊看著妳,一邊想著妳的睡容真是美,那麼,張開眼睛的話,一定美得讓人心醉。」

      礙於她身分不明,他沒有送她到醫院,沈同請了熟識的醫師來看過,和他最後猜想的一樣,她是被人下藥迷昏了。

    2008-07-27 21:37:21 補充:

    「你……」

      「喔,我有晨浴的習慣,妳不用太在意。」拓拔野抓來一條毛巾,擦拭著及肩的黑髮。「妳看起來不太舒服。」

      話還沒說完,一個枕頭飛越床面,在他前方五步遠的地方「墜枕」降落。

      停下擦拭頭髮的動作,拓拔野低頭看著躺在地毯喘息的枕頭,再抬頭對上她那雙左眼五分警戒、右眼五分害怕的水眸,瞭然。

      「這個枕頭是要丟我的吧?顯然妳丟的力道不夠,那我站近一點好了。」他向來是個體貼的紳士。

      語落,幾個大步一跨,高大的他已站在床的另一邊,和她對望。

    2008-07-27 21:37:31 補充:

    「不要……不要過來——」她極盡全力怒吼,之後,全身抖得更厲害。

      「我想,妳恐怕對我有些誤會。」拓拔野極盡所能地露出和善的笑容。「我沒有對妳做任何非禮的動作,而且昨晚是妳哥把妳丟到我的車裡,哀求著叫我無論如何都要救妳。」

      「你們兄姊遇到什麼難題嗎?」見她仍像刺蝟一樣,隨時準備拿東西砸他,挑眉一笑,他道:「也許我應該先穿上衣服,再來聽聽妳怎麼說。不過,眼前有個難題——」

      他指著她身後。「衣服在妳那邊,不介意我走過去吧?」

    2008-07-27 21:37:39 補充:

     昨晚他忙她的事忙了一整夜,也因為她,婉拒美麗的飯店管家服務,帶來的行李也還沒時間整理。

      有一點令他覺得慶幸的是,她看起來瘦弱而且虛弱,否則剛才她可能會把整個行李箱扛起來砸向他。

      「看起來妳很介意。」

      她一直沒放鬆防備的態度,讓他不由得替她擔心,這麼神經緊繃,不會搞得胃痛嗎?

      「不如這樣吧,妳幫我拿衣服過來給我……呃,丟過來也行。」

      曲映紅怒瞪著他,她不想讓他過來,可她也沒有力氣走到僅離她三步遠的行李箱旁,幫他拿衣服。她使盡全力,咬牙撐著,才能站穩,不想讓他知道她其實全身虛軟無力,讓他趁機再對她……

    2008-07-27 21:37:46 補充:

    「無論如何,我是一個好人。」他出聲給自己掛保證。「不管妳介不介意,衣服我是一定要穿上,既然妳不願幫我,我只好自己過去。」

      等不到她有任何移動腳步的跡象,他只好移動自己的腳,踩過她一臉縱使到天涯海角也絕不罷休的介意,走向她身後的行李箱。

      背對著她,他彎身在行李箱裡找襯衫之際,冷不防地又被無情的枕頭攻擊——

      枕頭沿著他的背,滑過他後腦勺,敲了行李箱一下,又落到地毯上。

      正在找襯衫的他,無視一個對他而言輕如鴻毛的枕頭加諸在他身上的重量,彎著身的他,眼尾的餘光瞄到腳步不穩的她,正想「逃跑」。

    2008-07-27 21:37:57 補充:

    不理會她,慢條斯理、從容不迫,套上一件淡粉色的襯衫,他又彎身繼續從行李箱拉出一條長褲,把自己修長的雙腿裹住,免得待會兒飯店美麗的管家看見,會為之瘋狂。

      等他套好衣服,她的腳步才剛走出床的範圍。

      瞇起黑眸,望著她纖弱的背影,他考慮要不要擺出一個帥帥的Pose,但最後決定不要,因為她忙著逃跑,壓根兒無視他的魅力無窮。

      

    2008-07-27 21:38:08 補充:

    「妳要走,我是不會攔妳,畢竟妳哥根本沒有付我一筆救命費,而且我還大方的讓妳免費在五星級飯店睡了一夜。」兩手環胸,他涼涼續道:「不過,妳被下藥迷昏,妳哥明明把妳救出來了,他沒帶妳走,卻選擇把妳丟給一個陌生人……嗯,開著跑車的英俊瀟灑的陌生人。」

      關於他帥到天翻地覆的這一點,無論如何都要鄭重聲明。

      「他寧願把妳交付給一個陌生人,也不願帶妳一起走,我猜,你們遇到很大的難題,而且這個難題,比妳被一個陌生人非禮……呃,或者該說蹂躪,大上好幾倍。」

    2008-07-27 21:38:14 補充:

    雖然那時候她哥看起來很慌張,但他應該考慮過把美麗動人的妹妹丟給一個陌生人的下場……而且這個陌生人不是英俊瀟灑,甚至還是年輕力壯、體力旺盛、雄性激素分泌過多的男人。

      聽了他一連串的話語之後,她回頭怒瞪著他。「我沒有哥哥!」

      「不會吧!?那昨晚把妳扛到我車上那個又矮又胖,理著平頭,皮膚黝黑,門牙閃著刺眼金光的男人……不會就是把妳迷昏的男人吧?」

    2008-07-27 21:38:22 補充:

    拓拔野蹙起眉頭,考慮要不要趕緊拿來紙筆,把那男人的影像畫下來,免得當他走出這扇房門,看到街上太多美女,腦容量會自動把男人的影像排除,好能裝入更多辣妹的身影。

      「表哥!?」聽完他的敘述,她驚詫脫口而出。

      「妳是說那男人是妳的表哥,所以是妳表哥把妳迷昏的?」

      「不是。」

      「那就是妳被人迷昏,然後妳表哥救了妳?」這還說得過去,不然事情就複雜到讓他不得不去商請柯南小弟弟出馬了。

    2008-07-27 21:39:56 補充:

    你真的不是……不是想買我的男人?」她有些相信他了,但仍不太放心。

      「原來妳是要被人家賣掉——可惜賣方沒找上我,要不然我一定會……」對上她怒瞋的水眸,原本要出口的玩笑話語,趕緊溜回肚裡。換上正經的表情,他嚴肅地道:「我會通知警方把他抓起來。」

      他的話才說完,她無力地癱坐在地毯上,一方面她選擇相信他,另一方面,即使他說的是假話,她也無力逃跑了。

    2008-07-27 21:40:06 補充:

    見她放鬆心防,他走向她,咧了個大笑容,伸出手,想助她一臂之力,拉起她。

      他敞開的襯衫露出的精壯胸膛,令她羞紅了臉,低下眼,她怯怯地將手交到他掌心中。

      在他收緊手拉起她之際,一陣溫熱的感覺襲向她全身,軟化了她心房殘餘的防備。

      扶她坐到床上,見她連坐著都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他想,還是先讓她吃點東西再說。「妳坐一下,我叫人送早餐過來。」

      他離開她身邊,她霍地想起她們三姊妹都被紋身,而且他們在圖案上灑上一種白色藥粉,是用來證明她們仍是處子之身。

    2008-07-27 21:40:15 補充:

    雖然身體除了虛弱之外,沒有任何異樣,但她仍不放心地緩緩拉高裙襬——

      她的大腿內側紋了一朵白色玫瑰花,只要顏色沒有變紅,那就證明房內這個男人真的沒有碰她。

      當裙襬漸漸往上縮起,大腿內側的玫瑰花依舊如雪般地純白,她明顯鬆了一口氣。

      「哇,紋得好精緻的白玫瑰……」

    2008-07-27 21:40:21 補充:

    轉身踅回的拓拔野,見她不知專心在看什麼,好奇心一起,看到她大腿上似乎有朵花的圖案,他彎身趨近想看清楚,無奈才一湊近,一聲響徹雲霄的巴掌聲,迴盪在整間房內——

      火熱的巴掌印在他左邊俊臉上,痛得直起身,他瞇起黑眸怒瞪她之際,看見她快速地拉下裙襬,怒瞪著他,一副不容別人侵犯她的冷豔神情。

    2008-07-27 21:40:30 補充:

    他向來最不能忍受別人打他的俊臉,但對上她回瞪的眼神,他發覺自己只能苦笑回應……

      好吧,他承認他輸了。而且似乎不只這一回,心中隱約覺得這一趟回台灣來,和她槓上的機會,還多著咧!

      摀著發燙的臉,黑眸警戒地瞇起,修長的雙腿自動的往後退了兩步,他還是和她保持距離,確保俊臉的安全。

    2008-07-27 21:40:56 補充:

    我盡力ㄌ@@....希望能找到你要ㄉ 謝謝~

    參考資料: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無名
  • 匿名使用者
    6 年前

    到下面的網址看看吧

    ▶▶http://qoozoo09260.pixnet.net/blog

  • 匿名使用者
    6 年前

    銀行貸款免費諮詢評估鑑價: 0986 → 377 → 776

    歡迎您的加入 LINEID: hot777

    免費提供你最新理債及貸款資訊建議,讓你生活免煩惱

    YES貸款理財,專辦:

    房屋貸款、民間二胎代償、代墊、土地貸款、民間二胎借款、

    汽車貸款、中古車貸款、房屋轉增貸、轉貸降息、信用貸款

    - -歡迎同業配合- -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 6 年前

    到下面的網址看看吧

    ▶▶http://*****/

  • 您覺得這個回答如何?您可以登入為回答投票。
  • 1 0 年前

    打撒旦情咒搜尋不是就有了嗎

    不過是一章一章的

    我剛才有打了 有找到

    不過 我想應該不能直接把網址貼上

    所以 麻煩你自己搜尋看看

    或是等我看完再跟你說劇情

    參考資料: 瀟湘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