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請幫我翻譯這篇文章好嗎?

Traditional body painting

Body painting with clay and other natural pigments existed in most, if not all, tribalist cultures, often worn during ceremonies; it still survives in this ancient form among the indigenous people of Australia, New Zealand, the Pacific islands and parts of Africa. A semi-permanent form of body painting known as Mehndi, using dyes made of henna (hence also known rather erroneously as "henna tattoo"), was and is still practised in India and the Middle East, especially on brides. Since the late 1990s, Mehndi has become popular amongst young women in the Western world.

Indigenous peoples of South America traditionally use annatto, huito, or wet charcoal to decorate their face and body. Huito is semi-permanent and it generally takes weeks for this black dye to fade.

Actors and clowns around the world have painted their faces and sometimes bodies for centuries, and continue to do so today. More subdued form of face paints for everyday occasions evolve into the cosmetics we know today.

謝謝~

3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まったく「翻譯機」というものは= . =

    譯:

    傳統身體彩繪:以黏土和天然色素來繪製的身體彩繪,普遍存在於絕大多數(即使不是全部)的部落文化中。彩繪尤其常見於重要儀式上。而在澳大利亞,紐西蘭,太平洋小島上,和一部份非洲地區的原住民部落中,身體彩繪仍保留著傳統的形式流傳下來。一種半持久的彩繪形式,又稱為蔓蒂(Mehndi)使用提煉自指甲花的顏料(因此又稱為指甲花彩繪「henna tattoo」),至今仍存在於印度和中亞,尤其常見於新娘身上(註1)。到了1990年代後期,「蔓蒂」受到西方國家年輕女子們的廣泛歡迎。至於南美洲的原住民種族傳統會使用胭脂樹(annatto)和huito(又稱為Genipa americana(美洲格尼帕樹)),或者是濕木炭來裝飾他們的臉和身體。Huito是一種半持久的顏料,大約過數個禮拜這「深色」的染劑才會褪色。(註2)

    環顧世界,演員們和小丑等彩繪在臉和身體上的這習慣已持續了幾世紀之久,直到今天。而次一等的彩繪形式,演變至今,常見於日常生活場合的,就是我們熟知的彩妝了。

    註1:在暢銷小說「追風箏的孩子」(The Kite Runner)中就有這麼一句:「我在想哈山是不是也結婚了,如果是的話,在頭紗下的鏡子裡,他看見的是怎樣的一張面容?他握的是誰染了指甲花的手?」

    註2:根據wikipedia上的說明,青澀的huito果實的汁液是清澄的,但它接觸到人體皮膚上,會變成深藍色( deep blue)所以這裡我沒把它翻成黑色了。

    2008-10-28 19:42:25 補充:

    Middle East是中東啦

    看錯sorry!

    ごめん~

    參考資料: 最近、あまり答えたくない僕
  • 1 0 年前

    傳統的人體彩繪

    人體彩繪與黏土及其他天然色素存在於大多數,如果不是所有tribalist文化,常常穿在儀式;它仍然生存在這個古老的形式之間的土著人民的澳大利亞,新西蘭,太平洋島嶼和非洲部分地區。半常任理事國形式的人體彩繪被稱為Mehndi ,用染料製成的指甲花(因此也被稱為而誤為“指甲花紋身” ) ,是目前仍在實行的印度和中東地區,特別是對新娘。自90年代末以來, Mehndi已成為流行的年輕女性之間在西方世界。

    土著人民的傳統南美使用胭脂樹, huito ,或潮濕的木炭來裝飾他們的臉部和身體。 Huito是半永久性的,它通常需要幾個星期的這個黑色染料褪色。

    小丑演員和世界各地的畫在臉上,有時機構的世紀,並將繼續這樣做的今天。較為克制的形式面對油漆日常場合演變成化妝品今天我們知道。

    參考資料: my
  • 傳統身體繪畫與黏土和其他自然顏料的身體繪畫最存在了,如果不是所有, tribalist文化,經常被佩帶在儀式期間; 它仍然生存以在澳洲、新西蘭、非洲的太平洋海岛和部分之中的土著人民的這種古老形式。 叫作Mehndi的身體繪畫的一個部分永久的形式,使用染料由無刺指甲花制成(因此寧可錯誤地也通认作為" 無刺指甲花tattoo")和在印度和中東仍然被實踐,特别是新娘的。 從20世紀90年代末, Mehndi变得普遍在西部世界的少妇之中。南美洲的土著人民傳統上使用絳珠子、huito或者濕木炭裝飾他們的面孔和身體。 Huito是部分永久的,并且通常需要這種黑染料的几星期能退色。演員和小丑環球繪了他們的面孔和有時身體幾個世紀,并且继续那么今天做。 面孔油漆的更多被制服的形式每天場合的转变成我們今天知道的化妝用品。

    參考資料: 奇摩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