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倫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歷史 · 1 0 年前

到底是誰疑何平叔敷粉?魏文帝?魏明帝?

《世說新語》〈容止〉篇有一則提到:何平叔美姿儀,面至白。想査證篇章裡面的魏帝究竟是誰?

此外,魏帝賜與的熱湯餅比較接近現代的何種食物?該如何解釋?

2 個解答

評分
  • 最佳解答

    原文是:

    「何平叔美姿儀,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與熱湯餅。既噉,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轉皎然。」

    所以是魏明帝,也就是曹叡,魏國第二任帝。

    魏明帝在位從226年到239年,在世是205年到239年。

    何平叔在世從195年到249年,因此年代上是符合的。

    不過正史上找不到相關記載,因此只能當參考,不可完全相信。

  • 釋徒
    Lv 6
    1 0 年前

    這就要從 世說新語 這本書出處看出魏晉士人對男女外貌的差異性談起

    魏晉人士對俊秀的容貌特殊喜愛所以才會有一句”貌似潘安”潘安及是潘岳

    這並非因為潘安是曠世絕代之美男而是因為魏晉愛美的風尚抬高了

    魏晉人士對於自己的容貌則希望像女孩一樣美麗(外觀)

    魏晉人士也更注重人物舉止(動作)

    因為人物的舉止隨著人物內心與客觀世界的交流而變化最能表現出人物風彩

    而魏晉人士對女性美就大大相反他們不太講究女人的外貌

    卻要求她們同男子一樣有高超的神情風範與品格才能

    所以魏晉士人愛美且要優雅 而女子漂不漂亮沒關係 有品德就好

    在下來就說到出處與翻譯

    曹操「自以形陋」~《世說新語》14容止 床頭抓刀人

    魏武將見匈奴使,自以形陋,不足雄遠國,使崔季珪代,帝自捉刀立床頭。既畢,令間諜問曰:" 魏王何如?" 匈奴使答曰:" 魏王雅望非常;然床頭捉刀人,此乃英雄也。" 魏武聞之,追殺此使。

    魏武帝(曹操)要見匈奴使者,他覺得自己外貌醜陋,不能威鎮遠道而來的異國人,就讓崔季珪代替他,自己提刀站在坐榻一旁。接見完畢,派密探問使者:"魏王怎麽樣?" 匈奴使者說:" 魏王儀容非常高雅,不過坐榻旁那個提刀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啊。" 魏武帝聽說後,就派人追殺了那個使者。

    何平叔「美姿儀」~《世說新語》14容止 何平叔面至白

    何平叔美姿儀,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與熱湯餅。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轉皎然。

    何平叔(何晏)容貌俊美,臉很白。魏明帝(曹睿)懷疑他搽了粉,當時正是夏季,給他熱湯麵吃。何晏吃完後,大汗淋漓,就用自己的紅色公服搽臉,臉色更加潔白

    左思「絕醜」潘岳「妙有姿容」~《世說新語》14容止 潘岳出洛陽道

    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時挾彈出洛陽道,婦人遇者,莫不連手共縈之。左太沖絕醜,亦複效岳遊遨,於是群嫗齊共亂唾之,委頓而返。

    潘岳相貌出衆,儀態優雅。年輕時拿著彈弓走在洛陽的大街上,婦女們遇見他,沒有不手拉著手圍觀的。左太沖(左思)奇醜,也要仿效潘岳那樣出遊,結果婦人們一起向他亂吐口水,他只有垂頭喪氣地回來了。

    許允婦「奇醜」~《世說新語》19賢媛 許允婦捉夫裾

    許允婦是阮衛尉女,德如妹,奇醜。交禮竟,允無復入理,家人深以為憂。會允有客至,婦令婢視之,還答曰:「是桓郎。」桓郎者,桓範也。婦云:「無憂,桓必勸入。」桓果語許云:「阮家既嫁醜女與卿,故當有意,卿宜察之。」許便回入內。既見婦,即欲出。婦料其此出,無復入理,便捉裾停之。」許因謂曰:「婦有四德,卿有其幾?」婦曰:「新婦所乏唯容爾。然士有百行,君有幾?」許云:「皆備。」婦曰:「夫百行以德為首,君好色不好德,何謂皆備?」允有慚色,遂相敬重。

    許允的妻子是阮衛尉(阮共)的女兒,德如(阮侃)的妹妹,相貌奇醜。結婚行過交拜禮後,許允沒有進洞房的意思,家裏人非常擔心。恰好這時有客人來找許允,妻子讓婢女去看看是誰,婢女回來告訴說:" 是桓家公子。" 桓郎就是桓範。妻子說:" 不用擔心了,桓公子一定會勸他進來。" 桓范果然對許允說:" 阮家既然把一個醜閨女嫁給你,一定有它的意圖,你應該好好觀察。" 許允便回到屋內,見了妻子後,馬上又想出去。妻子斷定他此番出去就不會再進來了,就抓住他的衣襟阻攔他。許允於是說道:" 婦人有四德,你有其中的幾德?" 妻子說:" 我缺乏的只是容貌而已。不過男子應有的衆多品行中,你有哪些呢?" 許允說:" 我都具備。" 妻子說:" 各種品行裏以德爲首。你好色不好德,怎麽能說都具備呢?" 許允頓時面帶愧色,從此就敬重她了。

    在這幾篇中所代表之人物

    應該我最欣賞的是許允婦因為許允想要讓他老婆尷尬卻不知道這「醜女」,確有絕頂聰明的見識和口才。許允原本想為難她,於是問:「婦有四德,卿有其幾?」沒想到,卻反被這奇女子以「士有百行,君有幾?」、「君好色不好德」一問一答中,輕易的責備許允以貌取人,不配為士人,駁倒許允的問題,也贏得許允對她的敬重。許允婦就是這點是我欣賞這也告訴了我們不要以貌取人。

    在這幾篇當中曹操自以形陋、左思是絕醜男人、何平叔美姿儀、潘岳妙有姿容、許允婦則是個奇醜的女人,這都表示當時世風之影響,說到現在對美醜也是很多都是在於外貌做決定,每個人都喜歡美的人事物但也不能太過就像魏晉人士一般。我們應該要用平常心看待外貌這才是理性,也不要只重其外在而對內在視而不見,不要以貌取人也不要厭惡外貌不揚之人。交朋友不要只重外貌而要重其內涵,要以真誠對待,這樣才算是交友與待人的健康。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