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傳統匠師石連池(石蓮池)的基本資料

請問傳統匠師石連池(石蓮池)的基本資料,包括他的家人、傳承體系、住處、搬遷情形...等,越多越好,謝謝!

2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石連池(1904~1981),新港人,拜梅清雲為師。明治年間重建

    奉天宮時,常有機會跟洪坤福一起工作,後來成了洪坤福的外

    傳弟子,雖未拜入門下,而功夫則得自洪坤福的真傳,後來隨

    著洪坤福南征北討,因此一般將之越級歸為洪坤福的第一代弟

    子。由於石連池捏塑手法熟練傳神,佈局構圖栩栩如生,人物

    表情神韻掌握精準,故有「小孔明」之稱。

    石連池的作品遍及北部與嘉義、台南一帶的寺廟,如新港奉天

    宮、民雄大士爺廟、台南天后宮、安平媽祖廟、鹽水媽祖廟、

    三峽祖師廟等。石連池後來遷居新營,因地緣關係,新營的上

    帝公廟、大道公廟等,均是石連池主持修護的。

    2008-11-18 01:53:51 補充:

    在洪坤福的眾徒弟中,跟隨師父最久,也是踏實地繼承了其衣缽的,首推石連池,事實上身為首席弟子的他,所遺留下來的諸多作品,均能充分地表現了洪派的特徵。在昔日石氏要成為洪派的重要繼承人,有過一段小插曲。

    石氏要入洪師之門前,曾經跟好友梅清雲學習過燒製陶偶的初步,所以兩人之間的關係亦師亦友,不久石氏轉而入洪門,恰好不久梅氏求去,以期獨自發展,石氏卻繼續留下來,不久由於其成績斐然,頗受老師的器重,竟接替了其地位。

    2008-11-18 01:57:13 補充:

    石連池作三娘教子

    三娘教子

    三娘教子 石連池的作品遍及嘉義、台南一帶寺廟,我們幾乎可以透過石氏的作品來看出洪氏及派下的獨特風格,首先以其代表作「三娘教子」為例子來說明:這是個非常通俗的民間故事,這個題材曾經出現在廟壁畫或木雕、浮雕作品上,大家都看得麻痺了,毫無吸引人之處。

    2008-11-18 01:57:39 補充:

    可是,在石氏手捏之下產生的三娘教子,卻是另外一種面貌,請看附圖,三娘雙手斜舉,雙眉緊鎖,其表情怒責中卻充滿了愛心,最令人拍案叫絕的就是這個慈母的複雜的表情。再請看附圖,陪伴著孩子一齊跪下來的老僕滿面白鬍鬚,他右手舉起,左手擁扶著孩子,臉上卻充滿呵護與替孩子哀求的誠懇意願。三娘之子雙膝跪下看地,雙手舉高,所代表正是漸悔與求怒的熱誠,整個畫面充滿了複雜情感交集之意味,是整體而言洋溢著一種靜穆的美感,令人百看不厭,作品人物上的衣裳,處處看得見在低溫交趾上較難燒成功的描金釉,亮麗而精美。

    2008-11-18 02:00:19 補充:

    從林再興的交趾陶偶,我們可以看出其所擅長的地方戲曲題材以外,亦常以古典吉祥物為素材;除了松鶴、竹鹿等一般交趾匠常用的以外,他還塑造孔雀弄全獅、麒麟牡丹鳳、梅花雀、三鷥葉蓮(鷺鷥、蓮花葉三種)。鷹熊(含「英雄」之意)、白雞菊(鬥雞在菊花下)......等,在其他匠師作品上很難看得到的。一般匠師所塑造的陶偶,通常不出三國演義、封神演義、仙佛(八仙、觀音、羅漢、七賢......)等,可是,林再興範圍更廣,還包括了西廂記、西遊記、廿四孝、稗官野史、民間傳奇故事......等,在台灣交趾史上要再找出如他那麼寬廣取才者,是極其困難的。

    2008-11-18 02:00:57 補充:

    尤為值得一提的,是他雖然沒有很高的學歷,可是精通這些古典的故事每一章節,而且他並不是只管死背這些故事,在他巧手之下,這些人物都能在小小的舞台上活躍起來,神韻盎然。他所以會懂得這麼多題材,能表現在全台各地廟宇上,他說:「過去的廟宇主持人(業主)都自己懂得不少歷史典故,會要求匠師做那一類題材的交趾,可是現在的業主們一竅不通,任憑匠師隨便做,也不會(不懂得)提示自己的意見,致使現今的工作者,只能將自己的格局囿限於小小的範圍之內隨便應付了事。」,這是發人深省的一句話。

    2008-11-18 02:01:30 補充:

    石連池作(李白醉酒) 林再興的作品第二個特徵,就是他即使採用與別人相同的題材來捏塑,也決不作老套,茲舉出數例證實之:「太白醉酒」是民間藝術界(尤其寺廟建築)常用的題材,石蓮池的作品中的一代詩宗李白,身著草綠色道服,衣上流紋巧妙地配合著腹下結帶的曲線,由其右肩往左側流動,其伸出的右腳,給這股流動線紋路以一個恰當的收拾。李白面向正方,雙手卻緊抱著他盛裝嗜中物酒甕;不消說其下一步動作就要拿起它往自己嘴邊緊湊過去。釉色之美,造型的高起,實難尋出其右者。說來,石氏的此作與前述的「三娘教子」兩者堪稱為其留到後世的「雙璧」,亦可與其師媲美的高水準作品。

    2008-11-18 02:01:59 補充:

    林再興作(太白醉酒) 再看林再興的「太白醉酒」,在釉色或人物造形上,起了很大的變化。首先,他作品上的人物就多了一個書僮,他一手提燈一手掩住鼻子(表示主人滿口酒臭味)。是詩聖也是醉仙的李太白,顯然已近酩酊大醉的地步,眼神茫然(是生動的表現),走起路來,已經很不穩了,兩人的動態配合著衣服的流紋,很顯明地往右傾斜(其動線與石氏作品相同,可是其傾斜度更厲害),詩聖的黑色鬍鬚卻往相反方向吹拂,發生了如同石氏作品上酒仙右腳的作用。

    2008-11-18 02:02:35 補充:

    再說此作釉色較其師石氏的豐富多了,作品上兩個衣裳上的紋飾也主僕有別:一為瑞雲紋,一為花瓣紋,恰到好處,比起其師所作的素服完全異趣。在此筆者並非說林再興作品比石連池好,而是要強調林氏並沒有將師承依樣畫葫蘆,雖然保留了傳統的本質,卻不斷地有創意的滲入。

    林再興作(五老觀日) 林再興表現出來的「五老」,均站在原野上做觀察太陽的姿態,各有不同的姿勢與神情以外,最成功而有趣的是這五老的雙袖,配合著其手勢,有飛揚的有下垂的,真是變化無窮,絕無相同者,如五老觀日這種題材的採用,在台灣過去也僅僅在洪坤福派的匠師作品上可看得到。

    2008-11-18 02:03:56 補充:

    依照交趾陶傳統做法:如果左牆為「龍壁」,則加牆必飾以「虎壁」,洪坤福派下的匠飾們,都會以「五子奪魁」來搭配「五老觀日」。所謂「五子」一般人都會聯想到「三字經」中所云:「竇燕山有義方,教五子名具揚」中的「五子」,或「五子登科」「五子高陞」等膾炙人口的名言中的「五子」。 可是,「五子奪魁」並非指竇氏五子或其他成語上的五子,實是指過去科舉制度,係分成易、書、詩、禮、春秋等五經之科(也就是所謂五科,五子登科之「科」也)。應考士子可以憑自己的擅長,任選其中一科應試,因此時人把各科登上榜首者稱為「魁」。

    2008-11-18 02:04:23 補充:

    在民俗宗教方面的繪畫,通常畫以五個金色鬼來代表「五子登科」,因為「魁」與「鬼」發音非常接近,而「金」與「經」亦極為類似。 可是,閩南的民間陶偶工匠們,卻向來將「五子登科」的抽象含意,加予通俗化、具體化了,竟變成五個聰明而勇敢的孩子,為了爭取最高的榮譽用(魁冠來代表),經過一場爭奪戰之後,終於由「隋唐演義」上的羅安之子羅通(後來被封為二路元帥)所獲得,也可以由此看出:「封神榜」故事對閩南及台灣民間信仰或民間藝術影響之深遠。

    2008-11-18 02:05:19 補充:

    林再興作(五子奪魁)

    林再興在其作品上所表現的五子,以羅通為中心,其他四子奮力奔跑,競技動作之大,姿態的複雜等,都表現無遺。本來抽象而單純的一句俗語,經他一雙巧手,竟然戲劇化了,動態化了。

    2008-11-18 02:05:31 補充:

    林再興作(樊梨花助陣)

    林再興作(薛丁山射箭救應龍)

    還有一作「樊梨花大戰黑龍精」也是很值得欣賞的。薛丁山征西時,行經蘆花河,其妻樊梨花夜夢義子應龍求助之訊。原來統轄蘆花河的應龍出征歸來,卻發覺黑龍精已經佔據其他,無法驅逐。隔天樊梨花即與其夫薛丁山帶領大批兵馬趕往助陣。薛丁山素以神箭手著稱,經他一箭即射中黑龍精,於是應龍終於順利收復蘆花河。林氏作品描寫的正是蘆花河中的魚蝦水卒傾巢而出,丁山將要射出其神箭之瞬間,這也是極具戲劇性的一剎那,林再興巧妙地加以表現了。

    2008-11-18 02:06:19 補充:

    節錄自日本高崎大學客座教授施翠峰「林再興交趾陶捏塑歷程與手路」一文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