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i
Lv 6
Gini 發問時間: 娛樂與音樂電視戲劇 · 1 0 年前

中視光陰的故事

我預告有一美跟一元的接吻戲,已經撥過了嗎?

我好像沒有看到,還是還沒撥?

謝謝!!

2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還沒播喔,不過建議你最近最好密集收看,因為現在她們已經開始發酵一點點曖昧的關係了,因此這段接吻戲應該近期就會播出,預估不是這禮拜就是下禮拜。

    一美和一元都從前一段失戀的感情中漸漸走出,並有密集的拌嘴和互動,而且而且~~前幾天他們已經在沙灘上度過一夜啦(雖然是因為一元因喪父所以沮喪在沙灘上酒醉睡著關係...)讚~

    不過建議你,如果因無瑕時間固定收看,可以上youtube的這位分享者sugoidramaANewHope──看她所分享的每集影片,這位分享者資料完整,檔名又明瞭好懂,可以讓你一次補回之前沒看的遺憾。

    連結網址如下:

    http://tw.youtube.com/user/sugoidramaANewHope

    2008-12-19 09:08:15 補充:

    昨天看到預告!下星期一就要播出啦!!!一元也會跟一美告白~所以請留意下禮拜八點的播出喔,預估在節目的兩各小時內會出現這段,如果你趕不上八點這首播,晚間11點中視還會有重播的。

    參考資料: 自己和youtube
  • ?
    Lv 6
    1 0 年前

    播了吧!

    【光陰的故事 分集大綱 】

    第二十一集

    娟娟來機車行找毅源,毅源載娟娟回去,娟娟問起毅源為什麼不能喜歡她?而除了腳之外又哪一點比不上茜茜?得小兒麻痺又不是她的錯,為什麼大家都不試著了解她,不願意跟她多說說話?娟娟趴在毅源背上放聲大哭起來,這些話一美都聽到了,而另一頭的茜茜站在院子裡,聽到了這一切......

    一美因為覺得娟娟可憐,想到『愛上一個不愛自己的人那種痛苦,真的很痛苦』,於是要毅源將心比心喜歡娟娟,毅源生氣指責一美的理論,比同情還要侮辱人。且他是真的愛茜茜,他的心也會痛也會流淚!一美被罵的完全沒有反駁的能力,只能呆呆目送…隔天,許毅源果然就交了一個新馬子…

    娟娟聽毅源交了新馬子,就趕緊走到機車行,看見毅源結束工作,正要開口喚他時,愣住車廠裡,毅源的新馬子穿著短裙、低胸背心,蹬著高跟鞋一扭一扭的,毅源從機車的照後鏡的反射看到娟娟的身影,故意跟馬子玩得更瘋,娟娟看兩人嬉鬧,眼眶漸紅,眼淚還是忍不住流了下來。

    村口馮媽位置上,這次換了娟娟,茜茜一路走到娟娟身邊,面無表情的看著娟娟,拿出了手帕,幫娟娟擦臉。娟娟像個溺水的人一樣,雙手圈著茜茜的腰,哭得抽噎。

    終於到了比賽當天,朱媽一身珠光寶氣,旁邊的朱虹也是穿著蕾絲蓬蓬裙,頭上戴著亮晶晶的髮圈,整身簇新的,驕傲的走在朱媽旁邊,朱磊則是落後,穿著新西裝,尷尬的跟眾人招呼,笑著,揮手。大家搬出電視在院子裡等著看朱磊的比賽,輪到朱磊比賽時,大夥開心叫好,朱磊一開始演唱表現很好,可是因為朱媽一看到鏡頭在拍,忘情地直接拍手大喊朱磊加油,朱磊被這樣一攪和,全都亂了套,拍子唱得亂七八糟,當然比賽就這麼結束了……

    一美坐在村口替朱磊叫屈,因為現在大家都把六燈獎的事情怪罪在她和朱磊身上,可是誰會想在比賽的時候失常呢?毅源聽見一美為朋友的事情煩惱,也希望自己可以當一美的朋友,一美認真的問起毅源發生了什麼事,有人關著心自己,毅源心裡有幾分的感動。於是把心裡的話都告訴了一美,說著說著毅源低著頭顫抖著肩膀掉起眼淚,一美怔怔地看著,遲疑著,終於還是不能不管,伸出手拍著毅源的肩膀,安慰著……

    陶媽問起許媽出庭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許媽卻說最後自己想了想覺得還是別去了。陶爸一聽心寬了不少,可陶媽還是認為應該要趕緊處理,至少把婚給離了,省得以後再惹事端。陶爸卻制止,說是人家的家務事。

    夜裡,毅源載著許媽前往殯儀館,找不到許父的許媽才知道原來許父喝醉酒被人砍死了。陶家知情後,陶爸心裡開心,又聽陶媽說許父死前口袋竟然還有三萬元,陶爸心想一定是自己給的錢,可想不出法子要回來,後來轉念一想就把它當做善事,至少以後都不會有麻煩了。

    復邦把毅源老爸發生不幸的事情告訴一美和茜茜,茜茜擔心,復邦有點吃醋,故意提到像那樣的老爸掛了,或許是件好事,茜茜聽了生氣認為復邦不可以這樣說,畢竟不管怎麼壞,爸爸還是爸爸,做孩子的心還是會痛!

    一美因為沒有幫忙做家事,被孫媽責罵,一美覺得委屈走到村口嘴裡還念念有詞。毅源因為父親的死也坐在村口喝悶酒,兩人碰見,一美靜靜的聽著毅源說起他那不負責的老爸,說著說著毅源摀著臉,痛哭起來,一美見狀,忐忑的伸出手,摸著毅源的頭髮,溫柔的摸著。臉埋在手裡的毅源,被溫柔感動著,他伸出一隻手,握住一美摸著自己頭髮的手。此刻對一美、毅源而言,都是複雜的……毅源卻因為承受不起這樣的溫柔,猛的移開一美的手,一把抹去眼淚,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一美在後頭緊緊跟著。

    夜裡,先是再美出來找一美,遇見復邦後,復邦也跟著找。眼看時間越來越晚,孫媽心裡越來越著急,還跟孫爸因為管教小孩的事情,起了小口角。孫爸隨後也出去找一美,朱磊得知後問孫爸乾脆廣播請村子裡的人幫忙找,孫爸擔心這麼晚了會吵到村子裡的人,也要朱磊趕緊回家。

    黎明的海邊,海浪拍打著岸邊,寂靜的沙灘上有兩條熟睡的人影──是毅源和一美。一美側睡在毅源的手臂上,背對著毅源,睡的頗熟。毅源有點不安的問起自己應該沒對一美怎麼樣吧?一美打了毅源一巴掌,等清醒後才發現自己一個晚上沒回家,驚慌失措……

    2008-12-18 11:46:16 補充:

    一美側睡在毅源的手臂上,背對著毅源,睡的頗熟。毅源有點不安的問起自己應該沒對一美怎麼樣吧?一美打了毅源一巴掌,等清醒後才發現自己一個晚上沒回家,驚慌失措……

    一美以為沒人,躡手躡腳穿過院子,孫媽拿著雞毛撢子,滿臉怒容地瞪著。孫爸也從後頭奔了過來,雖然心裡焦急,也不好阻止,只能站在旁邊稍微幫腔…一美被打得唉唉叫…加上說謊時支支吾吾的,孫媽氣壞了,決定從現在開始,罰孫一美禁足。

    2008-12-18 11:46:33 補充:

    茜茜才剛到一美家門前,就看見復邦從家裡走了出來,確認一美回到家後,復邦提到自己本來想安慰毅源,結果沒找到人。茜茜見孫爸出來,打算進屋去安慰一美,復邦要跟,被孫爸擋了下來。

    一美趴在床上,還哭個不停,茜茜安慰,就在一美說出自己是跟毅源在海邊待了一個晚上後,才發現原來復邦偷聽到了。茜茜回到家,朱磊拿了封信給茜茜拿了封信給茜茜,茜茜誤以為是情書,不以為意的將手上的信往垃圾筒一扔。因為此刻更讓她煩心的是毅源,茜茜無奈地苦笑著…

    2008-12-18 11:47:01 補充:

    復邦因為擔心一美成為毅源花心下手的對象,於是再三提醒一美,一美氣惱,這段談話都被家柱和拍雄聽見了,拍雄更是斷章取義以為自己的前女友,孫一美已經被毅源那個了…

    朱虹因為看見朱磊拿封信給茜茜,趕緊跑去通知朱媽,朱媽一聽可不得了了,任憑朱磊怎麼解釋,就是不肯聽,直接衝去張家要找茜茜算帳。茜茜走出門口,拎著一個垃圾桶,重重的往地上一放,從一堆垃圾裡撈出朱磊的信,朱磊看自己的信在垃圾桶裡,一愣。接著茜茜把信舉高,撕個粉碎還警告朱磊,不要來招惹自己。墜落地面的一片紙屑,上面寫的其實是:孫一美,你好…

    2008-12-18 11:47:12 補充:

    朱磊此刻眼眶的淚水不斷打轉……突然,忍不住心中一股怒氣衝向腦門,朱磊猛的衝向前,衝到朱媽面前責怪她不該這樣目中無人,導致他都沒有朋友,連童年都是一片空白。朱媽氣惱打了朱磊一巴掌…

    營業中的麵攤,陶爸陶媽忙碌著,一見許媽來,陶爸空出時間讓陶媽安慰許媽。許媽說著這些天的心情,許媽說著說著,想笑卻又笑不出來,卻惹來了一大串的眼淚,陶媽感慨拍著許媽安慰著。許媽趁陶媽不在的時候,拿出三萬塊要還給陶爸,說自己因為發現了一張陶爸跟自己的照片,所以猜想這些錢一定是許父勒索陶爸來的,又問起陶爸還有多少,陶爸表示剛剛好,許媽明白著陶爸的心意,又愧疚又感激…

    2008-12-18 11:48:22 補充:

    復邦因為和茜茜和好,心情十分雀躍,從家裡一路唱個歌到麵攤,本想跟陶媽坦白自己跟茜茜交往的事情,因為毅源來攤子被打斷毅源約了復邦喝一杯,復邦問起前陣子的馬子,毅源說那只是玩玩,復邦提醒毅源,孫一美跟那些女孩不一樣,毅源卻說每條船都要靠岸,浪子也想有個家。復邦聽了憂心忡忡…

    我沒有看這部片.但你可上網去看喔!

    參考資料: 網路................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