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噹 發問時間: 社會與文化語言 · 1 0 年前

世說新語的原文和解釋...

幫我找依下世說新語的原文和注釋...

那個只要1.2篇就行了=]

謝謝=]]

3 個解答

評分
  • 歡沁
    Lv 6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鐘毓、鐘會少有令譽①。年十三,魏文帝聞之,語其父鐘繇曰:“可令二子來!”②於是敕見③。毓面有汗,帝曰:“卿面何以汗?”毓對曰:“戰戰惶惶,汗出如漿④。”復問會:“卿何以不汗?”對曰:“戰戰栗栗,汗不敢出⑤。”

    【注釋】

    ①鐘毓(yu)、鐘會:是兄弟倆。鐘毓,字稚叔,小時候就很機靈,十四歲任散騎侍郎,後升至車騎將軍。鐘會,字士季,小時也很聰明,被看成是非常人物,後累遷鎮西將軍、司徒,因謀劃反帝室,被殺。令譽:美好的聲譽。

    ②鐘繇(yao):任相國職。

    ③敕(chi):皇帝的命令。

    ④戰戰惶惶:害怕得發抖。漿:凡較濃的液體都可叫做漿。按:惶、漿二字押韻。

    ⑤戰戰慄慄:害怕得發抖。按:栗、出二字亦押韻。

    【譯文】

    鐘毓、鐘會兄弟二人從小便有好名聲。十三歲時,魏文帝曹丕聽到此事,告訴他們的父親說:“可以讓兩個孩子來見我!”於是下令召見。召見時,鐘毓滿臉是汗,文帝問:“你的臉上為什麼出汗?”鐘毓答道:“我戰戰惶惶,嚇得汗出如水漿。”(“戰戰惶惶,汗出如漿”)文帝又問鐘會:“你為什麼不出汗?”回答說:“我戰戰栗栗,汗都嚇得不敢出來了!”(“戰戰慄慄,汗不敢出”)

    桓玄義興還後,見司馬太傅①。太傅已醉,坐上多客,問人雲:“桓溫來欲作賊,如何?②”桓玄伏不得起③。謝景重時為長史,舉板答曰:“故宣武公黜昏暗,登聖明,功超伊、霍④。紛壇之議,裁之聖鑒⑤。”太傅曰:“我知!我知!”即舉酒雲:“桓義興,勸卿酒!”桓出謝過。

    【注釋】

    ①桓玄:是桓溫的兒子,曾出任義興郡太守,不久離職,還京都。

    ②桓溫:任大司馬、大將軍,公元371 年廢晉帝為海西縣公,並立司馬道子的父親為帝,就是簡文帝。這就是下文說的“黜昏暗,登聖明”。桓溫曾意欲篡奪,事未成就死了。這裡說他欲作賊,就是說他要作亂,造反。桓溫死後謚宣武。來:從來。也可能是“未”字之訛,指未年,晚年。

    ③伏:趴下。桓玄既因太傅直呼其父之名,加以大罪,羞憤難當,且怕太傅於醉中施以懲處,所以害怕得伏地下敢起。

    ④伊、霍:伊尹、霍光。伊尹是商湯時的宰相,助湯伐夏桀有功。湯死後,又輔佐其孫太甲。霍光受漢武帝遺詔輔佐昭帝,昭帝死,迎立宣帝。

    ⑤聖鑒:帝王的鑒識,這裡指太傅的鑒識。

    【譯文】

    桓玄從義興郡回到京部後,去謁見司馬太傅。這時太傅已經喝醉了,在座的還有很多客人,太傅就問大家說:“桓溫從來都想造反,怎麼回事?”桓玄拜伏在地不敢起來。謝景重當時任長史,拿起手板來回答說:”已故的宣武公廢黜昏庸的人,扶助聖明君主登上帝位,功勛超過伊尹、霍光。至於那些亂紛紛的議論,只有靠太傅英明的鑒識來裁決了。”太傅說:“我知道!我知道!”隨即舉起酒杯說:“桓義興,敬你一杯!”桓玄離開座位向太傅謝罪。

    桓玄詣殷荊州,殷在妾房晝眠,左右辭不之通。桓後言及此事,殷雲:“初不眠。縱有此,豈不以“賢賢易色’也①!”

    【注釋】

    ①賢賢易色:語出《論語學而》。這句活有不同的理解,孔安國注《論語》以為“言以好色之心好賢人則善”。大意指尊重賢人,不重女色。

    【譯文】

    桓玄去拜訪荊州刺史殷仲堪,殷正在侍妾的房裡睡午覺,手下的人謝絕給他通報。桓玄後來談起這事,殷仲堪說:“我從來不睡午覺。如果有這樣的事,豈不是把重賢之心變成重色了嗎!”

    桓玄問羊孚:“何以共重吳聲?”羊曰:“當以其妖而浮①。”

    【注釋】

    ①妖:嬌美。浮:輕柔。

    【譯文】

    桓玄問羊孚:“為什麼都愛聽吳地歌曲?”羊孚說:“自然是因為它又婉轉動聽又輕柔。”

    桓玄既篡位,後御床微陷,群臣失色①。侍中殷仲文進曰②:“當由聖德淵重,厚地所以不能載。”時人善之。

    【注釋】

    ①“桓玄”句:晉安帝元興元年(公元402 年)下詔討伐桓玄,桓玄就舉兵東下建康,總理朝政,殺會稽王司馬道子。第二年桓玄稱帝,國號楚,並改元水始,廢晉安帝為平固王。公元404 年,劉裕等起兵討伐桓玄,桓玄兵敗被殺。

    ②殷仲文:桓玄的姊夫,桓玄攻入京都後,殷便離開新安太守職,投奔桓玄,任咨議參軍。桓玄將要篡位,派他總領詔命,以為侍中。

    【譯文】

    桓玄篡位以後,他坐的床稍微陷下去一點,大臣們大驚失色。侍中殷仲文上前說:“這是由於皇上德行深厚,以致大地承受不起。”當時的人很贊賞這句話。

  • 1 0 年前

    候選編號 001的翻譯嚴格說起來不太正確喔

    例如:「華歆卻動心了,立刻就拾起了金子,放在一邊」

    應該是:「華歆拾起了金子,猶豫了一下又把它丟掉」

    這關係到華歆的心態問題

    如果是高中、大學要交報告之類的話這種解釋會得低分的

  • hung
    Lv 5
    1 0 年前

    管寧割席(德行11):原文:管寧、華歆共園中鋤菜,見地有片金,管揮鋤與瓦石不異,華捉而擲去之。又嘗同席讀書,有乘軒冕過門者,寧讀如故,歆廢書出看,寧割席分坐,曰:「子非吾友也!」

    翻譯:有兩個讀書人,一個叫管寧,一個叫華歆;他們的感情很好,不僅在同一個地方讀書,而且形影不離。有一次,管寧和華歆一起到院子裏鋤草,忽然發現了一塊金子。當時,管寧視若無睹,仍舊揮動鋤頭,而華歆卻動心了,立刻就拾起了金子,放在一邊。又有一次,管寧和華歆正一同坐在蓆上讀書,忽然有坐著轎子的官員從門前經過,管寧照常讀書,華歆卻忍不住的放下了書本,跑出去看。管寧見華歆這樣的不專心,又羨慕做官的人,再加上發現他見到了金子動心的事,就堅決的割斷了並坐的蓆子,把座位分開,面色嚴肅的對華歆說﹕「從現在開始,你不再是我的朋友了」。

    賞析:這篇文章運用了大量的映襯筆法,用管寧和和華歆之間的相互對照,看出他們對一些事情的看法。看出了華歆不僅對金子動心,而且還羨慕高官利祿,管寧不但不動心,而且因此和華歆吵了一架。從這篇就可以看出當時文人的風氣,大多是以有官職為目標,建安七子每個幾乎都有在曹魏下做事。管寧便不屑與他們為伍,在這篇文章中,就做了清楚的描寫,也對一些當時不願出仕的文人的風骨,有了更深的了解。

    王子猷訪友(任誕47):原文:王子猷居山陰,夜大雪,眠覺,開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詠左思招隱詩。忽憶戴安道。時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舟就之。經宿方至,造門不前而返。人問其故,王曰:「吾本乘興而行,興盡而返,何必見戴?」

    翻譯:王徽之住在山陰,夜晚下著大雪,他忽然驚醒,點了燭光,叫童子斟酒。四下非常安靜,卻使他感到非常徬徨不安,而詠著左思的招隱詩。忽然想到住在

    剡的戴安道,就坐著小船去找他,過了一夜才到,到了門口他就回家了。大家問他為什麼,他說:「我已經興盡而歸,何必一定要見他呢?」

    賞析:王子猷「乘興而行」、「興盡而返」,這所謂「興」也是「興會」的意思。就在大雪紛飛,睡飽之餘,開戶對雪,飲酒賦詩,感物之餘想起戴逵好友,興沖沖去拜訪;然而一旦船行又過了一夜,時空變改,也許無雪、無酒,人亦疲倦,這時「興會」不再─那種/自然/人事/情感相配合下的情境早已消靡無蹤,如此,又何必見戴安道呢?

    參考資料: HTM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