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 發問時間: 社會與文化禮儀 · 1 0 年前

原住民的生活習慣、飲食和我們有什麼不同?

健康報告的題目:

原住民的生活習慣、飲食和我們有什麼不同?

我不會寫~請各位大大幫幫我~

謝謝~!

2 個解答

評分
  • 葉子
    Lv 5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以前的原住民大多居住在山上

    他們飲食較不同的是 野菜 以及山豬 飛鼠類 只要沒毒都吃

    包含無毒的蝙蝠 之前還會吃 穿山甲

    飲食與我們最大不同之處為 平地人飲食大多有加工過

    或是有噴灑大量農藥

    一開始的原住民 小米酒 是使用口水作為發酵

    但現在不是 因為小米酒已經漸漸成為販售的商品

    當然也有些自家製的是使用唾液來做為發酵

    他們住在山上同樣運動量也比平地人來的大很多

    因此他們的肺活量也比較良好

    平地因為空氣不好 以及因為過於發達造成很多文明病

    像是 憂鬱症 躁症 精神上的問題 或是因為壓力上的問題

    導致 腸胃消化系統不好 或是吃得太多於精緻 導致對於一些

    天然的東西攝取較少 容易營養不均衡

    原住民叫不會有這類問題 原住民 因為居住的地形不同

    飲食文化也有些與不同 主要是要看他們山上有什麼野菜

    或是動物能夠吃 但是不會變的是她們都很喜歡喝小米酒

    有些會喜歡吃檳榔 一開始的原住民吃檳榔是部會包石灰的

    現在因為平地人加入了石灰 導致很多原住民 或是平地人

    得口腔癌 檳榔如果不加入石灰 是對口腔牙齒很好的

    原住民因為 酒喝得多 檳榔也吃得多 所以很容易到了一定年紀

    是得 口腔癌 或是肝癌過世的

  • 1 0 年前

    台灣的原住民族屬於南島民族,目前約四十多萬人。依據人類學者的研究分析,原住民的屋架建築、火墾、吃檳榔、紋面、皮衣製作、輪舞等文化習俗,都與傳統的南島文化相近。過去大多數的原住民都是以傳統游耕及狩獵為主要的生產方式,近年來靠近平地的原住民則與漢人的生活方式接近,但是部落組織的維繫仍然保留著。布農族具有父系氏族制度;阿美族則屬於母系制度,部落的頭目擁有重要的權威與責任;魯凱族與排灣族則有貴族制度、雙系制度等。

    原住民重視祖靈信仰,相信祖靈居住在山上,並且會保護族人收穫豐盛。幾乎各個原住民族都有豐年祭,各族也有自己獨特的祭典,例如布農族的射耳祭(以箭射獸耳禱求獵穫豐收)與小米祭;賽夏族每二年舉辦一次矮靈祭,達悟族的飛魚祭,排灣族人的五年祭。此外,卑南族重要的祭儀有海祭、男性的猴祭及女性的鋤草祭等。南鄒族相信祖靈依附在收藏的貝珠中,因而有子貝祭;鄒族則有戰祭、收穫祭。

    另外原住民的音樂和工藝也具有相當特色。魯凱族的陶壺及琉璃珠製作、雕刻藝術,布農族的皮衣製作技巧、鄒族的揉皮技術。布農族的多音部合唱、阿美族的無半音五聲音階則是其音樂特色。

    我們常在一些宣導原住民文化的影片或教材中,以及文化慶典活動或學校與地方有貴賓訪視時,看到各族群的學生身著原住民的服飾,以活潑生動、載歌載舞的表演來迎賓或娛樂觀眾。在觀眾的掌聲之外,烙記下了山地歌舞是原住民文化的表徵,或者看到馳騁在運動場上矯健的身手,而認定原住民的專長是運動等刻板印象。於是發展原住民教育與發展原住民體育和音樂畫上等號,這種狹窄的文化意識阻礙了原住民教育的發展,瓦解了學生受教育的目的。所以原住民教育應該回歸基本面,落實各階段的教育目標,輔以原住民教育法的良法美意,建立族群的尊嚴與自信,立足台灣、放眼世界、展望未來。

    台灣民政廳1985年與1991年的山地經濟及生活素質調查報告顯示原住民的所得偏低,且山地原住民更低於平地原住民。1985年山地原住民是一般民眾的大約37.60%,而平地原住民是39.37%;1991年則有改善,分別提高為44.67%與44.71%。最近的調查也顯示同樣的趨勢,民國八十八年平地鄉與山地鄉無論在貧窮率(貧窮人數佔總人口數)或是貧戶率(貧窮戶數佔總戶數)上都遠高於全國比例,尤其是山地鄉較平地鄉高出甚多。這些數據說明了山地鄉原住民的貧窮問題更迫切需要國家的介入,因此山地鄉社會救助的實施經驗有其探討的必要性。

    台灣原住民的弱勢經濟地位是資本主義全球化的結果,由早期的原住民離鄉背井參與都市生產活動,到近期原住民的勞力市場被外勞所排擠,原住民都處於次級勞力市場的劣勢地位。布農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白光勝在1999年12月公布的原住民紅皮書中就生動地描繪出原住民在資本社會結構下求生存的困境:「沒有打獵,就沒有祭典,沒有祭典,就沒有分享與團隊,完全封鎖了原住民生活、工作、狩獵的空間,一切思考、語言均要以漢人的標準為依據,從此山林不能再供應原住民生活所需。為了討生活,原住民只得被迫離開部落,到不熟悉的都市,從事粗重、高危險的勞力工作。」這樣的理解凸顯了社會救助政策回應原住民集體經濟劣勢結構性問題的不足與限制。原鄉的社工員就充分感受現行社會救助的侷限性。

    平地人對於原住民的刻板印象之一是原住民不懂得儲蓄,不知道居安思危,因此原住民的貧窮他們自己要負部分責任。被忽略的是「儲蓄」這個概念背後產生的文化脈絡,以及不同族群在與大自然相處上不同的定位。原住民的存有意識是活在當下(being),這與漢人活在未來(becoming)的存有意識是不同,將導致不一樣的生活態度。對原處於狩獵文化的原住民而言,食物是天地所提供的,要吃時才取用,沒有冰箱的時代也就沒有所謂儲存的概念。延續至今,原住民活在當下的存有意識表現在外的是他們天性樂觀,同樣的他們也被批評是不知儲蓄以備不時之需的及時行樂派。現代化過程中,漢人受到西方理性思維的影響,一直想要征服自然,潛意識是與自然為敵,深藏著濃厚的不安全感;但原住民的世界中,大自然提供豐盛的野生生命,孕育生命的所需。活在當下所表現的是對自然的信任。這兩個世界的鴻溝在相遇中會產生諸多誤解與判斷,不同的是漢人掌握主流文化的詮釋權,因此居於劣勢的原住民就無可避免的被污名化。

    維持原住民經濟與文化劣勢的社會權力關係機制,在牧師的分析中,以教育為主。目前學校的教育內容與原住民生活脫節,增加原住民學習負擔,導致原住民無法從學習中獲得成就感,進而放棄學習。教育成度不好,造成未來就業上的困難,原住民的貧窮現象就此進入惡性循環的複製過程。

    你也可以上網查原住民,裡面都會有介紹給你認識!!

    參考資料: 每族都有不一樣的文化!!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