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政治與政府法律與道德 · 1 0 年前

證人變犯人

希望是很需要有經驗專業人員處理

一個朋友去年被警方開搜索票去家裡查詢是否有偽造國幣但沒有

任何證實後來被警方請去警局做筆錄去的時候警方說他是證人身份過去~~但後來可能我朋友太老實就說他自己知道這一件事

但被警方設計說出供詞(內容大慨是說他有換過偽鈔一次兩袋但事情他不知道是假的)...可是在警方眼裡就是認定供犯...但筆錄跟錄音部份他都確實說他只換一次兩袋事前他不知道是假的...而且筆錄要做兩次他只做一回因為他第二回要改警方不讓他改~~就這樣迷迷糊糊被帶到檢察官那~~~檢察官也是問同樣話~~~但他也是回同樣話~~不過他明明回只有一次但為什麼到檢察官那變成他是兩次換兩袋是想請問~~他這樣算不算被警方或檢察官偽造文書來

訂他的罪....現在已經一審判下來~~想過到二審有沒有機會判無罪

另外他自己的供詞他有去聽~~~跟他自己的口供是一樣!!

那為什麼會這樣ㄋ??

ps:他本身是最下面的那一個...他的上位的供詞是說他是換兩次兩袋..不過聽他說他上位有被警方言論上恐嚇!!!因為他剛去時是證人後來變供犯...基本上他沒有被查到任何相關~~~只是單憑錄~~跟供詞~~那他有機會平反嗎??

謝謝懂的實務上的人回若有懂相關的律師可以麻煩介紹一下

3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你的問題出現在證據上面 ,依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犯罪應依證據認定 ,無證據不得推犯罪事實 ,該條所指的證據是指能直接證明犯罪之積極證據 ,依刑事訴訟法規定之筆錄應由書記官作成 ,但警局並無配置書記官 ,所以警訊筆錄並非刑事訴訟法之偵訊筆錄 ,充其量不過為報告文書 ,如果要將警訊書證視為偵訊筆錄之一部 ,則必須傳喚當時製作筆錄的員警到庭接受訊問 ,否則警訊筆錄不能直接採為判決依據 ,由於你朋友只有警訊中之自白並無其他積極證據 ,所以你朋友只能在第二審法院時全力主張警訊自白非自由意識下陳述 ,至於其他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自白依然不得成為論罪之積極證據 ,也就是說你朋友只有自白而沒有其他物証 ,依最高法院無罪推定原則之判決(對被告之不利認定須有積極之證據茍積極證據之本身已存有瑕疵而不足為被告不利之認定時事實審法院既應為被告有利之認定且此一認定更無需任何積極之證據)

    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要看第一審法院判決書將你朋友在全案的犯罪事實認定上有無瑕疵可指 ,因為你朋友目前的狀況不是他有沒有做的問題 ,而是證據夠不夠 ,現存的證據就你朋友的部分是否可以推論他有參與犯罪事實 ,刑事訴訟法是技術法 ,困難度較高 ,不妨可將你朋友的判決書拿來參考.

    如有需要討論案情請參考自我介紹與我連絡 ,希望能幫助到你^^

    參考資料: 法律顧問
  • 1 0 年前

    有知道不錯的律師

    但這裡不可以直接介紹會被列為規

    你可以跟我聯絡我再告訴你喔

  • Andywu
    Lv 6
    1 0 年前

    共同被告之自白是不能當作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

    必須還有其他必要之補強證據

    本件之法院與案號為何(臺灣00法院00年度0字第000號)

    可以先幫您看一下原審之判決

    您的問題也可至我部落格留言板發問

    我會盡速回覆您

    參考資料: 律師執業經驗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