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詩詞與文學 · 1 0 年前

可以幫我翻譯這篇英文文章嗎

Men judge generally more by the eye than by the band, for everyone can see few can feel. Everyone sees what you appear to be, few really know what you are.

Niccolo Machiavelli

It was six o’clock Monday morning. My twelve-hour shift in the emergency room of a country hospital was about to come to a close, and I moved through the sterile rooms, silently grateful the weekend was over. These nights are the busiest of my workweek, when we see more accidents, more drunk, more stab and gunshot wounds. But, I thought, in one hour I can go home and climb into the security and comfort of my bed… an inviting thought.

Then, the emergency room front-door buzzer sounded. Glancing around, I realized I was alone in the ward. This was unusual, and it made me uncomfortable. I moved hesitantly toward the half-glass door that let to an outside ramp. In the pale light that dawned just over the horizon and spilt through the tall pine trees around the hospital. I could make out the figures of two young black men. They were dressed in grunge, their heads wrapped in do-rags. Neither of them appeared to be in distress, and I felt a chill run through me. If they were part of a gang, I surmised, they might be here to rob the narcotics cabinet. At ninety-five pounds, I would be no match for them. Still, I unlocked the door and pushed it open.

“Can I help you?” The question sounded meek, even to me.

“We’ve got a man out here we think is having a heart attack,” one of the young man answered.

That’s when I noticed an elderly white man leaning over the cab of an old pickup truck. My nursing instincts took over. I immediately called for help. The maintenance man, who happened to be close by, aided me in getting the man into a wheelchair as the two black men rattled off their story.

“The old man drove up to the service station. Said he was having chest pains and could we tell him where the nearest hospital is. That’s when we said. We’ll take ya, man.”

5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人們通常靠眼睛而非手來判斷事情,多數人都可以看見卻很少人可以感覺。能察覺你外表的人多的是,但明察秋毫的人卻少之又少。」 尼可洛麥基維利

    在一個禮拜一的清晨六點,我在縣立醫院急診室的十二小時輪班即將完畢。當我走過醫院的無菌室,我真高興這個周末終於結束了。這幾個晚上算是我這禮拜最忙日子,我們見到更多的意外、酒醉、刀割和槍傷。但我想,一個小時後我就可以躲在床上補眠,真是不錯。

    然後急診室的警鈴突然響了。看看周圍,病房裡竟然只剩下我一個人。這真奇怪,而且還讓我感到不怎麼舒服。我走出醫院的玻璃門並來到外面的斜坡。破曉時分,陽光稍稍照耀過地平線和那些環繞著醫院的松樹。我可以看見兩名年輕、穿著邋遢、戴著頭巾的黑人。他們看起來沒什麼毛病,因此我開始有點緊張了。如果他們是黑道份子,我想,他們八成是來搶醫院裡的麻醉劑的。我這九十五磅(44公斤)的文弱書生,我肯定會被打得落花流水。儘管如此,我還是打開了門。

    「請問你們需要我幫忙嗎?」好懦弱的回答啊,我覺得。

    「我們這裡有個人,我們想他心臟病發。」一人答道。

    這時我發現一名倒在貨車上的年邁白人。依照我的本能,我馬上叫人來幫忙。一名剛好在附近的工友幫我把病人抬到輪椅。這時,那兩名黑人告訴我當時的經歷。

    「那老人開車到一家修車廠,他說他胸部疼痛並問我們最近的醫院在哪裡。我們於是說:先生,我們帶你去。」

    參考資料: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4 年前

    我是葉惠婷使用金善美我瘦了18

    腰跟下半身都很粗,吃過各種減肥藥都減不下來

    一直到同事介紹,跟看好多fb網友在分享

    才知道金善美這個產品,想說死馬當活馬醫了

    直接買了它完整63天份,網友最愛組合

    第一星期早晚空腹前30分鐘使用1顆金善美

    晚上睡前吃一包特濃代謝包

    七天後,感覺只有減2公斤不是很滿意

    於是我加入了他們專員的line,他們專員很專業

    又很有耐心的問我使用的過程,還有幾個重要的問題

    教我接下來該如何的調整使用

    真的,第二個禮拜之後,降的速度又比第一個禮拜要快

    整組還沒用完,我已明顯的小了一個人

    重點是真的沒有不舒服也沒有任何的副作用發生

    連反對我食用的老公都很讚賞這個商品

    還默默的說他也想減肥,真的是快笑死我了

    真的很推薦的一個健康減肥產品

    以上~跟大家分享

    本人就不留他們的官網了,以免廣告嫌疑

    你們可以自己上網搜尋 『金善美』以下是他們專員的line

    專人的LINE:peiyu10084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1 0 年前

    賤貨

    人家打那麼辛苦

    還不選最佳解答

    自私鬼

    去死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1 0 年前

    男人判斷一般多在的樂隊比眼的因為每個人都可以看到很少有人能感覺到。 大家看看,您似乎是,很少有人真的知道你是什麼。

    Niccolo 馬基雅維裡

    o’clock 六是星期一早上。 在國家醫院的急診室裡我十二小時值班來一的結束,我動議通過這些不育的房間默默地感謝週末結束了。 當我們看到更多的意外,更多的醉漢,更多的刺和火器傷時,最繁忙的我的 workweek,夜晚。 但我還以為在一小時內我可以回家去,爬進我的 bed… 的舒適與安全的一個邀請的思想。

    然後,急診室前門蜂鳴器響了。 繞了一眼,我意識到我獨自在病房。 這是不尋常,這讓我不舒服。 我走向沉吟半玻璃門,使到一個外部的匝道。 蒼白的光中,突然就在地平線和通過醫院周圍的高大松樹樹灑。 我能分辨出兩個年輕黑人的數位。 他們穿著 grunge,做破衣裹著頭。 他們兩人都似乎在窘迫,我感到貫穿我的寒意。 如果他們一的幫派的一部分我推測,他們可能去搶毒品櫃在這兒。 在九十五英鎊,我會為他們沒有匹配。 仍然,我開了門,它推開。

    我能幫你嗎? 溫順,甚至對我來說,聽起來問題。

    我們一個人拿出在這裡,我們認為是有一個心臟病一個該年輕男子的回答。

    這需要時我注意到一個俯身的一個舊的裝貨卡車駕駛室的白老人。 我護理本能接手。 我立即打電話求助。 維護人碰巧是密切的説明我為關閉他們的故事嘎嘎作響的兩個黑人進入坐輪椅的人。

    這位老人開車到維修站。 說他有胸痛和我們能告訴他最近的醫院在哪兒。 程式的時我們說。 我們你,老兄。

    參考資料: .........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您覺得這個回答如何?您可以登入為回答投票。
  • 1 0 年前

    法官普遍較男性"的眼睛比樂隊",為大家可以看到幾個能感覺到。大家都看到你似乎是,很少有人真正知道自己是誰。

    馬基雅弗利

    這是星期一早上6點。我的12小時輪班在急診室是一個國家的醫院即將告一段落,我動議通過無菌室,默默地感謝上週末結束了。這夜是我最繁忙的工作週,當我們看到更多的意外,更醉,更刺傷和槍傷。不過,我想,我可以在一小時回家爬入安全和舒適的床上...一想到邀請。

    然後,急診室前門蜂鳴器響起。看著,我意識到我獨自一人在病房。這是不尋常的,它使我感到不舒服。我遲疑地提出對半玻璃門,讓一個外部坡道。在蒼白的光,曙光就在地平線上和溢出的高大松樹,通過在醫院附近。我就辨認出數字,兩位年輕的黑人男子。他們穿著油漬,他們的頭上包著做,衣衫襤褸。他們似乎都不在遇險,我感到寒冷貫穿了我。如果他們是一個團伙的一部分,我推測,他們可能在這裡搶劫毒品內閣。在九十五磅,我不會為他們比賽。不過,我沒有上鎖的門,推開。

    “我可以幫你嗎?”問題聽起來溫順,甚至給我。

    “我們已經有了一個人從這裡,我們認為是心髒病發作,”一個青年男子回答。

    這時候我看到一個老人白人靠在駕駛室的舊卡車。我的護理本能接管。我馬上打電話尋求幫助。維修的人,誰碰巧是近在咫尺,我在得到資助的人成為一個輪椅的兩個黑人還列舉了一些他們的故事。

    “舊人開車到服務站。說他有胸痛,可以告訴他我們在最近的醫院。這時候我們說。我們將採取遐,伙計。“

    參考資料: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