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問時間: 社會與文化語言 · 1 0 年前

文章的英翻中(很急很急)

這是Taipei Times的一段文章

可以麻煩翻譯一下嗎?(我知道有點長)

謝謝 ^^ 因為是要報告用的 ^^

The key point is that cross-strait economic ties under the present KMT administration are no longer a question of national orientation. Instead, they have become a matter of material interests. Although the ECFA does have unspoken political implications, its clauses mostly concern cutting import tariffs. China’s willingness to concede benefits to Taiwan points to the fact that cross-strait relations at the present stage are all about what Taiwan can get out of China. No matter whether it be purchase groups led by Chinese provincial chiefs or the “cultural ECFA” proposed by ministers of culture from the two sides, all cross-strait initiatives at this stage are driven by economic determinism. On the Chinese side, the more dependent Taiwan’s economy becomes on China, the easier it will be to integrate politically.

The problem is that if cross-strait economic relations become a matter merely of special interests, then their effect on Taiwan’s domestic affairs may no longer be one that fits the conventional framework of pro-unification pan-blue versus pro-­independence pan-green forces. In fact, this new situation could lead to a re-division of political territories between the pan-blue and pan-green camps. That’s because the redistribution of wealth and deepening class differences brought about by the ECFA are not going to neatly coincide with existing differences between ethnic and linguistic groups, pan-blue versus pan-green or north versus south.

The division between those who benefit from the agreement and those who lose out, and the latter’s resentment and sense of being exploited, may come to replace the current divisions. This helps to explain why the ECFA factor has been sidelined in the run-up to November’s elections.

5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你好:)

    以下是我的解答。

    關鍵的一點是,兩岸經濟關係在目前的國民黨政府已不再是一個問題的國家的方向。相反,它們已經成為一個問題的物質利益。雖然也有潛 ECFA的政治影響,其條款主要涉及削減進口關稅。中國願意承認台灣的利益點,這樣的事實,兩岸關係在目前階段都關心台灣走出中國。無論是購買團體牽頭,省首領或“文化ECFA的”文化部長提出的兩個方面,所有兩岸倡議在現階段是帶動經濟決定。在中方,更依賴台灣的經濟變得對中國,就越容易將政治整合。

    問題是,如果兩岸經濟關係成為一個問題只是特殊利益,那麼他們對台灣內部的事務可能不再是一個適合傳統的框架統派泛藍與台獨泛綠軍。事實上,這一新的情況可能導致重新分配政治領土之間的泛藍和泛綠陣營。這是因為財富的再分配和深化階級差別所帶來的ECFA的是不會存在的分歧巧妙配合種族和語言群體之間,泛藍與泛綠或南北對比。

    誰該部門之間的協議,並受益於那些誰吃虧,而後者的不滿和被剝削感,可能會來取代目前的分歧。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 ECFA的因素一直被擱置在運行到11月的選舉。

    以上:)

    參考資料: 網路
  • 1 0 年前

    關鍵的一點是,兩岸經濟關係在目前的國民黨政府已不再是一個問題的國家的方向。相反,它們已經成為一個問題的物質利益。雖然也有潛 ECFA的政治影響,其條款主要涉及削減進口關稅。中國願意承認台灣的利益點,這樣的事實,兩岸關係在目前階段都關心台灣走出中國。無論是購買團體牽頭,省首領或“文化ECFA的”文化部長提出的兩個方面,所有兩岸倡議在現階段是帶動經濟決定。在中方,更依賴台灣的經濟變得對中國,就越容易將政治整合。

    問題是,如果兩岸經濟關係成為一個問題只是特殊利益,那麼他們對台灣內部的事務可能不再是一個適合傳統的框架統派泛藍與台獨泛綠軍。事實上,這一新的情況可能導致重新分配政治領土之間的泛藍和泛綠陣營。這是因為財富的再分配和深化階級差別所帶來的ECFA的是不會存在的分歧巧妙配合種族和語言群體之間,泛藍與泛綠或南北對比。

    誰該部門之間的協議,並受益於那些誰吃虧,而後者的不滿和被剝削感,可能會來取代目前的分歧。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 ECFA的因素一直被擱置在運行到11月的選舉。

  • 1 0 年前

    我有改過一些啦 參考一下就好

    關鍵的一點是,兩岸經濟關係在目前的國民黨政府已不再是一個國家的方向問題。相反,它們已經成為一個物質利益ㄉ問題。雖然ECFA有著不言而喻的政治影響,其條款主要涉及削減進口關稅。中國願意承認台灣的利益點,這樣的事實,兩岸關係在目前階段都關心台灣走出中國。無論是購買團體的領頭者,總統或“文化ECFA的”文化部長提出的兩個方面,所有兩岸倡議在現階段是帶動經濟決定。在中方,更依賴台灣的經濟變得對中國,就越容易將政治整合。

    問題是,如果兩岸經濟關係成為一個問題只是特殊利益,那麼他們對台灣內部的事務可能不再是一個適合傳統的框架統派泛藍與台獨泛綠軍。事實上,這一新的情況可能導致重新分配政治領土之間的泛藍和泛綠陣營。這是因為財富的再分配和深化階級差別所帶來的ECFA的是不會存在的分歧巧妙配合種族和語言群體之間,泛藍與泛綠或南北對比。

    誰該部門之間的協議,並受益於那些誰吃虧,而後者的不滿和被剝削感,可能會來取代目前的分歧。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 ECFA的因素一直被擱置在運行到11月的選舉。

    參考資料: google翻譯
  • 1 0 年前

    關鍵的一點是,兩岸經濟關係在目前的國民黨政府已不再是一個問題的國家的方向。相反,它們已經成為一個問題的物質利益。雖然也有潛 ECFA的政治影響,其條款主要涉及削減進口關稅。中國願意承認台灣的利益點,這樣的事實,兩岸關係在目前階段都關心台灣走出中國。無論是購買團體牽頭,省首領或“文化ECFA的”文化部長提出的兩個方面,所有兩岸倡議在現階段是帶動經濟決定。在中方,更依賴台灣的經濟變得對中國,就越容易將政治整合。

    問題是,如果兩岸經濟關係成為一個問題只是特殊利益,那麼他們對台灣內部的事務可能不再是一個適合傳統的框架統派泛藍與台獨泛綠軍。事實上,這一新的情況可能導致重新分配政治領土之間的泛藍和泛綠陣營。這是因為財富的再分配和深化階級差別所帶來的ECFA的是不會存在的分歧巧妙配合種族和語言群體之間,泛藍與泛綠或南北對比。

    誰該部門之間的協議,並受益於那些誰吃虧,而後者的不滿和被剝削感,可能會來取代目前的分歧。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 ECFA的因素一直被擱置在運行到11月的選舉。

  • 您覺得這個回答如何?您可以登入為回答投票。
  • 1 0 年前

    關鍵的一點是,兩岸經濟關係在目前的國民黨政府已不再是一個問題的國家的方向。相反,它們已經成為一個問題的物質利益。雖然也有潛ECFA的政治影響,其條款主要涉及削減進口關稅。中國願意承認台灣的利益點,這樣的事實,兩岸關係在目前階段都關心台灣走出中國。無論是購買團體牽頭,省首領或“文化ECFA的“文化部長提出的兩個方面,所有兩岸倡議在現階段是帶動經濟決定。在中方,更依賴台灣的經濟變得對中國,就越容易將政治整合。

    問題是,如果兩岸經濟關係成為一個問題只是特殊利益,那麼他們對台灣內部的事務可能不再是一個適合傳統的框架統派泛藍與台獨泛綠軍。事實上,這一新的情況可能導致重新分配政治領土之間的泛藍和泛綠陣營。這是因為財富的再分配和深化階級差別所帶來的ECFA的是不會存在的分歧巧妙配合種族和語言群體之間,泛藍與泛綠或南北對比。

    誰該部門之間的協議,並受益於那些誰吃虧,而後者的不滿和被剝削感,可能會來取代目前的分歧。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ECFA的因素一直被擱置在運行到11月的選舉。

    以上為英文文章翻譯

    希望這能對您有一些幫助! !

    參考資料: Google 工具列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