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詩詞與文學 · 1 0 年前

鄭伯克段於鄢

請問鄭伯克段於鄢的微言大義是什麼?

還有當中母子三人的關係是怎樣呢??

2 個解答

評分
  • 健宸
    Lv 4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全文重點

    在本文之中,刻劃其中人物栩栩如生,如似在眼前活靈活現,躍然紙上。莊公的陰狠、共叔段的狂妄、武姜的私心等類狀。

    武姜曾經三次請求,一是請求鄭武公讓與二兒子(共叔段),接管帝位。二是請求以制地封邑,其公說:「制地形勢險要,從前虢叔就死在那裡。要是別處,我一定聽從命令」三是請求京地,莊公把京封給共叔段,因此鄭國人稱呼其為:「京城大叔」。由此武姜表現出自己的私心,故祭仲曰:「姜氏何厭之有?不如早為之所,無使滋蔓,蔓,難圖也。蔓草猶不可除,況於君之寵弟乎!」

    共叔段進一步把西鄙、北鄙私佔已有,並且擴大到廩延。又修城郭、積糧食,整補軍備,召集軍隊,準備偷襲鄭國;武姜也打算開城門作內應。由這樣情節表現「母不慈,弟不恭。」

    先前對母親不敬,並軟禁於城潁,發誓曰:「不及黃泉,無相見也。」後來,鄭莊公聽潁考叔之言,而後心中大悅,又命人挖地洞,好使母子倆相見,由此表現「孝慈」之狀。

    母子的關係解析

    武姜生下兩個兒子,首先生下莊公,卻他的腳先出來,使她受到驚嚇,並命名為「寤生」,因此討厭他。生下第二個兒子,在生產過程很順利,這個人就是「共叔段」。

    母:武姜

    兄:寤生(鄭莊公)

    弟:共叔段(京城大叔,因莊公把京地給他,因此而來。)

    在全文之中,其實不難發現,武姜與共叔段兩人的關係非常好,曾經聯手偷襲攻打鄭國,武氏又為共叔段做了三件事,可見這位母親非常關愛二兒子。

    (以上是本人親自所撰寫,請勿抄襲)

    建國九十九年 十一月 仲冬初六

    閻明君撰

    參考資料: 賞玩古文觀止
  • Molan
    Lv 6
    1 0 年前

    初,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愛共叔段,欲立之。亟請於武公,公弗許。及莊公即位,為之請制。公曰:「制,巖邑也。虢叔死焉,他邑唯命。」請京,使居之,謂之京城太叔。祭仲(足)曰:「都城過百雉,國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過三國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將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對曰:「姜氏何厭之有?不如早為之所,無使滋蔓,蔓難圖也。蔓草猶不可除,況君之寵弟乎?」公曰:「多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 (一雉長三丈高一丈,侯伯國都方五里,城牆各邊長三百雉,即九百丈。京為大都,邊長須不過國都三分之一,即百雉。)既而太叔命西鄙北鄙貳於己。公子呂(子封)曰:「國不堪貳。君將若之何?欲與太叔,臣請事之。若弗與,則請除之,無生民心。」公曰:「無庸,將自及。」太叔又收貳(西鄙北鄙)以為己邑。至於于廩延。子封曰:「可矣!厚將得眾。」公曰:「不義不暱,厚將崩。」太叔完聚,繕甲兵,具卒乘,將襲鄭,夫人將啟之。公聞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帥車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太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諸鄢。五月辛丑(五月二十三日),太叔出奔共。書(春秋)曰:「鄭伯克段于鄢。」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稱鄭伯,譏失教也。謂之鄭志,不言出奔,難之也。遂寘姜氏于城潁,而誓之曰:「不及黃泉,無相見也。」既而悔之。潁考叔為潁谷封人,聞之。有獻於公,公賜之食。食舍肉,公問之。對曰:「小人有母,皆嘗小人之食矣。未嘗君之羹,請以遺之。」公曰:「爾有母遺,繄我獨無。」潁考叔曰:「敢問何謂也?」公語之故,且告之悔。對曰:「君何患焉。若闕地及泉,隧而 相見,其誰曰不然?」公從之。 公入而賦:「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姜出而賦:「大隧之外,其樂也洩洩。」遂為母子如初。 君子曰:「潁考叔,純孝也,愛其母,施及莊公。詩曰:『孝子不匱,永錫爾類。』其是之謂乎。」 春秋戰國時代,鄭武公娶申國公主武姜。武姜生第一胎時難產,孩子由腳先出來,所以她對這個孩子恨之入骨,這個兒子就是鄭莊公。武姜生第二胎時非常順利,所以她很疼愛次子共叔段。她疪護共叔段,斷排斥鄭莊公,鄭武公臨終之時,傳位給鄭莊公。武姜在鄭莊公繼位後,要求重鎮要地要讓給弟弟,莊公後來就讓弟弟安居在京畿地。共叔段準備篡位,莊公一讓再讓。共叔段將攻擊王都時,武姜竟然準備開啟城門裏應外合。莊公得知此事,打敗共叔段,共叔段因而兵敗而逃。莊公對母親不諒解,於是他將母親趕出皇宮,放逐到邊地,並且發誓說;「不到黃泉,不和母親再相見。」邊地有一位賢官,名叫穎考叔,回到京城晉謁莊公,。莊公當晚舉行國宴招待他,在吃飯時,他把食物包起放進袖口。莊公於是問他原因。穎考叔回答:「平時母親都沒有機會吃到國君所賜的食物。所以我要將這些美食帶回家孝養母親。」莊公聽了非常感動的說:「你有母親讓你盡心供養,唯我獨無,我實在不如你啊!」,莊公很後悔將母親放逐到邊城,但當初曾發誓「不到黃泉不相見」,君無戲言,話既然說出,不可能再收回。穎考叔建議莊公:「君王何必憂慮呢?如果掘地冒出水,就是黃泉,還可以挖一條地道,在黃泉地底下與母親相見,這樣不是很好嗎? 」莊公聽了非常歡喜,立即派人掘挖洞,在地道中與母親相會。當時,他母親深覺過去不對,險些造成家破國亡的慘劇。於是母子從此和樂相處,同享天倫。這場兄弟相爭還牽扯出莊公與母親的大和解。共叔段事敗後,莊公便將母親武姜軟禁了起來,而且放出狠話:「不及黃泉,無相見也。」幸有潁考叔巧為安排,讓莊公和武姜在地道中相見,盡釋前嫌,「遂為母子如初」。,春秋之際,周道衰微,或父子相殘,或兄弟相滅,人欲橫流,天理將亡,孔子因之而作春秋,左丘明亦纂修左傳,志在「懲惡勸善」,要皆期許「撥亂世而返之正」,可以作為人倫之鑑戒。賈逵稱左傳發明經義者,「皆君臣之正義,父子之紀綱」;林紓亦提示:左傳「每論一事,必包括五常之理」;本篇鄭伯克段于鄢,於左傳載道之精神,可謂具體而微。本篇記述鄭莊公與共叔段兄弟間的鬩牆,其中又牽連到其母武姜。就敘事文學而言,無疑是一篇絕佳的短篇小說。鄭莊公處心積慮殺段,不友不孝;共叔段的嬌養失教,不臣不恭;乃至於武姜之率性偏愛,人物形象塑造,皆極生動有致。篇中解釋春秋經文,拈出「鄭志」作為誅心之論,頗能發揮春秋之微言大義。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