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tion image of download ymail app
Promoted

鐘理和 <復活>20點

試分析 鐘理和 如何藉由

<復活>寫其喪子之痛

並論述作者如何呈現小說中母親與宏兒的心情。

1 個解答

評分
  • 9 年前
    最佳解答

    《復活》是自我救贖精神的極致表現。自次子夭逝後,鍾理和一直處於自責、自咎的氛圍中,三子的降臨,是他擺脫懺悔、贖罪、天問到復活的契機。復活一作,三易篇名,最後以復活定稿,從「懺悔」、「贖罪」、「天問」到「復活」,不難讀出鍾理和自我救贖的歷程。小說一開始寫道:「民國四十四年農曆十二日,次子宏兒死,不久妻就懷孕了。」(復活、雨,頁六十一),這種生死的接續,已暗含後面輪迴觀辯證的最終立場。炳金一番阿宏轉世論,帶給妻滿心歡喜,然而,受過現代思想薰陶的「我」,無此幸福,因為,「我所受的教育殘酷無情地,把我暴露在明晃晃的現代知識的照明之下;它教我:靈魂是沒有的,是物質不生不滅;人死了就解體了,還原於它原來的基本元素,鐵還於鐵,磷還於磷,如此而已,此外,什麼也沒有!沒有!」(同上,頁六十二)對鄉民迷惑於神的愚騃,鍾理和向來甚感嫌惡,如今,他卻在人們談起宏兒和鞏兒的宿世關係時,「傾耳靜聽,讓古老的信仰來麻醉自己」(同上),甚至因口頭上否定兩人的宿世關係,便是拒絕亡兒回來,而深感痛苦。科學與宗教在意識裡交戰。由此,不同於前兩篇作品,作者將時間再度拉回十四年前宏兒出生那天,作家以詳細的故事,鋪陳「我」與兒子的關係;將兒子的死,負在自己的身上。因為「我」的病態責罰,宏兒拚死也不敢將十斤重的糠留在村裡,在寒風中獨自背了回來。孩子病前那懶懶的一瞥,「像把匕首一下刺痛我的心」,「六天後,孩子死了!」(同上,頁七十四)事實上,從野茫茫 和鍾鐵民 先生的文章,我們明白立民之死,原因甚多,主要是延誤醫治時間,鍾理和虛構自己以暴力和原則教育孩子,導致孩子夭折的情節,除了作家的想像和情節的合理要求外,懺悔和贖罪是最大的理由。這兩種意識尚未滲入不可知的力量,完全是自我的譴責,而天問和復活,則是從對上天的質問,到願意相信輪迴的實有來麻醉自己。藉由相信亡兒的復活與鞭笞,罪愆在淚水中一洗而淨。鍾理和先生的特色,第一是「真」、「取材基本真實」與「作家顯著的個性特徵」;這都是作家自我的真實流露。讀理 和 先生的作品,每一個人都會覺得活在其中的人物,完全是不曾經過化粧的,他們的相愛,他們的辛酸、他們的寂寞、他們的悽苦,以及他們在命運的黑暗中閃發的人溫暖的光,全從一片真情中流露出來。生命之流藉文學的形式表現出來,我們讀他的文章,自然而然地彷彿接觸到他的生命,而不得不怦然心動,在他的心抽緊時,我們的也抽緊了。樸實的文字,卻寫盡了人間的貧病交迫。我們也能感覺到,但我們寫不出來。   鍾理和先生的第二特色是「厚」。他是一個在身心上遭遇多方面不幸的作者,反映他的作品當然蘊含著譴責的意味,但同是譴責,他既不咆哮吶喊,也不冷嘲熱諷,他只是靜靜地把那些病態提出來,不帶些微偏激,不帶任何色彩,他那種溫柔敦厚的性格,使他的作品醰醰醇醇,如百年陳酒,他的力量是醉人的不是刺人的,達到四肢百骸而不僅是表面的面紅耳赤血脈賁張,讀他的作品,並無逞一時的刺激,卻有深沉的感受,它的每一顆厚粒子都會在你心底沉澱,磨刮下去。鍾理和先生作品的特色之三是「樸」,也就是行文風格之樸實和造句遣詞之樸實。他的作品不同於一般作家之以花俏取勝,相對的他是一個最不喜歡用形容詞的作家,只愛樸實地把一切本象,直接傳達給讀者,在瑣碎細微間,給人以親切真實的感覺,他剪取現實生活做背景,而不是幻想式的寫作。大巧若拙,理 和 先生以其樸,使他的人物更具真實感,更增沁人的內潛力,他使我們覺得創造的人物,正在我們面前行走、言笑、哭泣,他們是真正有血有肉地活在這個世界上,而不是一個空洞的幻想,一個虛浮的影子。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