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發問時間: 社會與文化語言 · 9 年前

幫我翻譯這段文章 謝謝

Yet surely an unowend creature has the same right as another to live his life unmolested and uninjured except when this is in someway inimical to human welfare. We arejustified by the strongest of all instincts, that of self-defence, in safe-guarding ourselvesagainst such a multiplication of any species of animal as might imperil the establishedsupremacy of man; but we are not justified in unnecessarily killing─still less intorturing─any harmless beings whatsoever. In this respect the position of wild animals,in their relation to man, is somewhat analogous to that of the uncivilized towards thecivilized nations. Nothing is more difficult than to determine precisely to what extent it ismorally permissible to interfere with the autonomy of savage tribes─an interference which seems in some cases to conduce to the general progress of the race, in others to foster theworst forms of cruelty and injustice; but it is beyond question that savages, like otherpeople, have the right to be exempt form all wanton insult and degradation. In the same way, while admitting that man is justified, by the exigencies of his owndestiny, in asserting his supremacy over the wild animals, we must deny him any right toturn his protectorate into a tyranny, or to inflict one atom more of subjection and pain thanis absolutely unavoidable. To take advantage of the sufferings of animals, whether wildor tame, for the gratification of sport, or gluttony, or fashion, is quite incompatible withany possible assertion of animals’ rights. We may kill, if necessary, but never tortureor degrade.

已更新項目:

可以不要以翻譯機的方式翻

thanks

因為那樣翻 我就不用問達人了!@@

3 個解答

評分
  • 9 年前
    最佳解答

    但顯然一個 unowend生物具有相同的權利另一個地生活不受干擾和受傷除非這是在某種方式不利於人類的福利。我們

    理由是,所有最強的本能,即自衛,在安全,保衛自己

    在這樣的乘法的任何物種的動物如可能危及既定

    至上的人;但我們沒有理由殺害─不必要仍少

    折磨─任何人任何無害。在這方面的立場野生動物,

    在其有關的人,有點類似於認為不文明走向

    文明的國家。沒有比這更困難比準確地確定在何種程度上是

    道德所允許的干預自治的野蠻部落─一干擾,

    似乎在某些情況下,有助於在總體進展的種族,在其他以培養

    最惡劣形式的殘酷和不公正,但它是毫無疑問的是野蠻人,像其他

    人民有權利,肆意侮辱免收所有和退化。

    以同樣的方式,同時承認這名男子是合理的,由他自己的緊急情況

    命運,在維護他的優勢在野生動物,我們必須拒絕他的任何權利

    把他的保護國成為一個暴政,或造成一個原子更服從和痛苦比

    絕對是不可避免的。為了利用動物的痛苦,無論是野生型

    或馴服,為滿足運動,或暴食,或時尚,是相當不符合

    任何可能的主張動物權利。我們可以殺,如果有必要,但從來沒有酷刑

    或降低

  • 9 年前

    但顯然一個 unowend生物具有相同的權利另一個地生活不受干擾和受傷除非這是在某種方式不利於人類的福利。我們

    理由是,所有最強的本能,即自衛,在安全,保衛自己

    在這樣的乘法的任何物種的動物如可能危及既定

    至上的人;但我們沒有理由殺害─不必要仍少

    折磨─任何人任何無害。在這方面的立場野生動物,

    在其有關的人,有點類似於認為不文明走向

    文明的國家。沒有比這更困難比準確地確定在何種程度上是

    道德所允許的干預自治的野蠻部落─一干擾,

    似乎在某些情況下,有助於在總體進展的種族,在其他以培養

    最惡劣形式的殘酷和不公正,但它是毫無疑問的是野蠻人,像其他

    人民有權利,肆意侮辱免收所有和退化。

    以同樣的方式,同時承認這名男子是合理的,由他自己的緊急情況

    命運,在維護他的優勢在野生動物,我們必須拒絕他的任何權利

    把他的保護國成為一個暴政,或造成一個原子更服從和痛苦比

    絕對是不可避免的。為了利用動物的痛苦,無論是野生型

    或馴服,為滿足運動,或暴食,或時尚,是相當不符合

    任何可能的主張動物權利。我們可以殺,如果有必要,但從來沒有酷刑

    或降低。

    參考資料:
  • 9 年前

    但顯然一個 unowend生物具有相同的權利另一個地生活不受干擾和受傷除非這是在某種方式不利於人類的福利。我們

    理由是,所有最強的本能,即自衛,在安全,保衛自己

    在這樣的乘法的任何物種的動物如可能危及既定

    至上的人;但我們沒有理由殺害─不必要仍少

    折磨─任何人任何無害。在這方面的立場野生動物,

    在其有關的人,有點類似於認為不文明走向

    文明的國家。沒有比這更困難比準確地確定在何種程度上是

    道德所允許的干預自治的野蠻部落─一干擾,

    似乎在某些情況下,有助於在總體進展的種族,在其他以培養

    最惡劣形式的殘酷和不公正,但它是毫無疑問的是野蠻人,像其他

    人民有權利,肆意侮辱免收所有和退化。

    以同樣的方式,同時承認這名男子是合理的,由他自己的緊急情況

    命運,在維護他的優勢在野生動物,我們必須拒絕他的任何權利

    把他的保護國成為一個暴政,或造成一個原子更服從和痛苦比

    絕對是不可避免的。為了利用動物的痛苦,無論是野生型

    或馴服,為滿足運動,或暴食,或時尚,是相當不符合

    任何可能的主張動物權利。我們可以殺,如果有必要,但從來沒有酷刑

    或降低。

    參考資料: 選我吧 我看好久ㄟ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