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林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詩詞與文學 · 9 年前

外儲說(韓非子)

請各位好心的大大可否幫忙鄙人翻譯下列文章。感謝^^

孔子相衛,弟子子皋為獄吏,刖人啶,所跀者守門,人有惡孔子於衛君者,曰:「尼欲作亂」衛君欲執孔子,孔子走,弟子皆逃,子皋從出門,跀危引之而逃之門下室中,吏追不得。夜半,子皋問跀包曰:「吾不能虧主之法令,而親跀子之足,是子報仇之時也,而子何故乃肯逃我?我何以得此於子?」跀危曰:「吾斷足也,固吾罪當之,不可奈何。然方公之獄治臣也,公傾側法令,先後臣以言,欲臣之免也甚,而臣知之,及獄決罪定,公蹙然不悅,形於顏色,臣見又知之。非私臣而然也,夫天性仁心固然也,此臣之所以悅而德公也。」

1 個解答

評分
  • 9 年前
    最佳解答

    孔子擔任衛相,他的弟子子皋擔任獄吏,子皋依法砍掉一個犯人的腳,被砍腳的人得看守大門。有個在衛君面前中傷孔子的人說:“孔子圖謀作亂。”衛君打算捉拿孔子。孔子逃跑了,弟子們也都逃跑。子皋跟著跑出門,斷足守門人引導他逃到門邊屋子裡,官吏沒有捕到他。半夜,子皋問斷足守門人說;“我不能破壞君主的法令,只得親自砍掉了你的腳,現在是你報仇的時候,為什麼競肯幫我逃走?我憑什麼得到你的幫助呢?”斷足守門人說:“我被砍掉腳,本來就是我罪有應得,‘沒有辦法的事。但是當您按刑法給我定罪時,您反復推敲法令,先後為我說話,很想讓我免罪,這些我也清楚。等到案子和罪刑決定了,您心裡十分不快,臉色上都表露了出來,這我又清楚地看在眼裡。您並不是徹私照顧我才這樣做,而是與生俱來的仁愛之心本就這樣。這便是我心悅誠服並要報答您的原因。”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