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e 發問時間: 社會與文化語言 · 6 年前

誰可以幫我翻翻這篇文章啊!!!!!!!!求救~~

When the American explorer Richard E. Byrd sat alone in his hut in Antarctica in 1934, half frozen and half poisoned with carbon monoxide, he had an epiphany. Byrd wrote that he and other men of action in the exploration of the poles were risking their lives for no good reason. Byrd survived the ordeal, but his near-death experience diminished him.Mary Naus says her near-death experience made her bold. And that is why she's standing on Antarctica today."In 1999, I was diagnosed with breast cancer and I had a stage one disease that required bilateral mastectomies, chemotherapy. It seemed as if it went on forever, and I had a lot of time to reflect," Naus says. "And I thought ... I'm going to change the way I do things. I'm not going to say no when people ask me to go on trips, I'm going to say yes! And I'm going to try to see the world."Naus teaches clinical psych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Houston. She is one of more than 200 men and women of action who are visiting Antarctica for the first time. Whether their epiphany comes before they arrive or after they've gotten here is somehow immaterial. They are transformed."Antarctica represents to me a very special event, because my 60th birthday was last month and this is my seventh continent and I feel like I've accomplished my goal," Naus says with a smile.For serious travelers, to reach all seven continents is to achieve a kind of personal best. Antarctic travel is not as rough as it used to be, but it's not smooth either. Like the rest of the people here, Naus flew down to Tierra del Fuego to meet a Norwegian ocean liner. She sailed more than 40 hours across some of the world's most troubled waters. And now, she's storming the gravelly beaches of a place called Jugular Point, on the northernmost tip of the world's southernmost continent.

已更新項目:

我不要線上翻譯的喔

那些我都找過了

無法正確表達其內容含義

要真正瞭解的喔~~~

謝謝!!

4 個解答

評分
  • Chris
    Lv 7
    6 年前
    最佳解答

    當美國探險家Richard E Byrd 1934年孤單地坐在他在南極的小屋時 在半凍僵半一氧化碳中毒的昏沉中他忽然有了一個領悟 Byrd寫道他和其他參與極地探險活動的人真是沒理由冒他們生命的危險 Byrd由次苦難中存活了下來 但他近乎死亡的經驗消減了他的意志 ( 這段是要衍生出下面MaryNaus去冒連探險家都受不了的險的堅苦和有理由)

    Mary Naus說她的近乎死亡經驗使她變得大膽 也是為何她今天站在南極的原因 "在1999年 我被診斷出乳癌而經歷了一場需要雙側乳房切除 化療的病 似乎永遠沒完沒了 以至於我有很多時間省思" Naus說道. "我當時想... 我以後要改變我做事的方式 有人邀請我去旅行 我不要說不 我要答應 我要嚐試去看世界"

    Naus在休斯頓大學教臨床心理學 她是超過200名男女參與生平第一次造訪南極活動中的成員之一 他們的領悟不論是來自抵達之前或抵達以後 多少都是精神面的 他們都轉化了 "南極對我而言是一個特殊事件別具意義 因為上個月是我滿60歲生日 而這是我的第七大洲 我覺得我好像已經完成了我的目標" Naus 帶著笑容說 對於真正的旅行者來說 接觸到全部七大洲就是達到了一種個人的巔峰

    南極旅行並不如以前那麼艱苦 但也不是很平順 如同這裡的其他人一樣 Naus搭機飛到Tierra del Fuego(火地島)去會合一艘挪威籍海洋輪 她航行了超過40小時衡渡了一個世界上最險惡的水域 而目前 她正在奮鬥征服一個叫做Jugular Point的地方的充滿沙礫的海灘 是位於世界最南端的大洲的最北頂點

    以上供參

    PS. 板主若是學生 希望以後盡量試著自己翻譯看看 不懂的再問 有趣的文章會使你大有進步喔

    • 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匿名使用者
    6 年前

    還是要去 http://aaashops。com 品質不錯,老婆很喜歡。

    偂卮佴吻僫凷

    • 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6 年前

    當美國探險家理查德·E·伯德在1934年,獨自一人坐在他的小屋在南極洲半冷凍和一氧化碳中毒一半,他有一種頓悟。伯德寫道,他和其他人的行動在兩極探索冒著生命危險,沒有很好的理由。伯德的磨難中倖存下來,但他的瀕死經驗不減him.Mary Naus談說她瀕臨死亡的經歷讓她大膽。而且那是她為什麼要站在南極今天。 “ 1999年,我被診斷出患有乳腺癌和我有一個階段的一種疾病,所需的雙側乳房切除手術,化療。這似乎彷彿它永遠去,和我有很多的時間反映“Naus談說。 “我想......我要改變我做事的方式,我不會說沒有人問我去旅行時,我會說是的!我要試試,看世界“。 Naus談休斯頓大學臨床心理學教授。她是一個行動的200多名男性和女性誰正在訪問南極洲的第一次。無論他們的頓悟來在他們到達前或後,他們已經得到了這裡是有點微不足道。他們正在改變。 “南極人表示我的一個非常特殊的事件,因為我60歲的生日是上個月,這是我的第七大陸,我覺得我已經完成了我的目標。”Naus談說一個smile.For嚴重的旅客,到達七大洲個人最好成績達到一種。南極旅遊並不像粗糙的,因為它曾經是,但它是不順暢。像其餘的人在這裡, Naus談飛下來到火地島,以滿足挪威遠洋班輪。她航行40個小時以上,遇到了一些世界上最渾水摸魚。而現在,她的一個地方叫頸點強攻礫質海灘,在世界最南端的大陸最北端

    參考資料: 大家討論的結果
    • 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6 年前

    當美國探險家理查德·E·伯德在1934年,獨自一人坐在他的小屋在南極洲半冷凍和一氧化碳中毒一半,他有一種頓悟。伯德寫道,他和其他人的行動在兩極探索冒著生命危險,沒有很好的理由。伯德的磨難中倖存下來,但他的瀕死經驗不減him.Mary Naus談說她瀕臨死亡的經歷讓她大膽。而且那是她為什麼要站在南極今天。 “ 1999年,我被診斷出患有乳腺癌和我有一個階段的一種疾病,所需的雙側乳房切除手術,化療。這似乎彷彿它永遠去,和我有很多的時間反映“Naus談說。 “我想......我要改變我做事的方式,我不會說沒有人問我去旅行時,我會說是的!我要試試,看世界“。 Naus談休斯頓大學臨床心理學教授。她是一個行動的200多名男性和女性誰正在訪問南極洲的第一次。無論他們的頓悟來在他們到達前或後,他們已經得到了這裡是有點微不足道。他們正在改變。 “南極人表示我的一個非常特殊的事件,因為我60歲的生日是上個月,這是我的第七大陸,我覺得我已經完成了我的目標。”Naus談說一個smile.For嚴重的旅客,到達七大洲個人最好成績達到一種。南極旅遊並不像粗糙的,因為它曾經是,但它是不順暢。像其餘的人在這裡, Naus談飛下來到火地島,以滿足挪威遠洋班輪。她航行40個小時以上,遇到了一些世界上最渾水摸魚。而現在,她的一個地方叫頸點強攻礫質海灘,在世界最南端的大陸最北端。

    • 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