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仲丘案輕判?

仲丘案7日宣判,針對判決結果,律師蔡易餘感嘆,「人命不值錢」,對洪家而言,是二度傷害;他為真相無法還原感到遺憾。桃園地院判決指出,陳毅勳(禁閉管理士)藉故凌虐軍人判處6個月有期徒刑。羅濟元(禁閉室代理副室長)、陳嘉祥(管理士)、李侑政、黃冠鈞業務上過失致人於死,判處5個月有期徒刑、李念祖(管理士)6個月徒刑。上述6人皆可易科每日1千元罰金,不必入獄。郭毓龍(憲兵官)假藉職務之權力私刑拘禁,判拘役30天;共同公務員假藉職務之權力私刑拘禁部分,判刑3個月。沈威志(旅長)、何江忠(副旅長)、劉延俊(副連長)、范佐憲(上士)、陳以人(士官長)依共同公務員假藉職務之權力私刑拘禁罪名判刑6個月、徐信正(連長)判刑8個月。蕭志明(禁閉室室長)、宋浩群(管理士)、侯孟南、黃聖筌、張豐政獲判無罪。

1.這個政府

都在騙人民真的很可悲

馬英九話不用信1個人命被判那門輕

4 個解答

評分
  • JIMMY
    Lv 7
    7 年前
    最佳解答

    樓上說得很中肯 論點正確 以後營區管教.「重不得、輕不得」很難管教的窘境 我當兵時候 一個洞慢或錯誤 班長用槍托重擊頭戴鋼盔 有如五雷轟頂 眼冒金星 每個人都被修理過 台灣人喜歡用【邯鄲學步】畫虎不成反類犬,搞得國家亂糟糟 公民1985行動聯盟」要求特偵組接手 廢除軍法 洪仲丘案 改由一般法院審理 必然是如此 不必大驚小怪 公民1985行動聯盟」與洪家人都是不用腦袋的一群人 我認為都判刑3個月 要軍方 撤除她們職務 勒令退伍 退伍金終身俸都飛了 就足以讓其他在職軍人 以敬效尤 只是無知 不懂得BMI 33是危險體格 還亂操練 搞出人命 超越職權 行使 BMI 35可以免役了 中暑了不知道怎麼急救 實在是教育部怎麼實施教育 「人民百姓的苦,馬英九沒哭,而且是從來都不哭。如今,為了怕黨主席選舉的得票率太低,馬英九急哭了,只能說,馬英九真的不是晉惠帝,馬英九是不甩民間疾苦,只在乎馬英九一家哭,怕面子掛不住,哪管百姓蒼生一路哭‧‧‧」 1985名是禍首 終將國家搞的軍人 不怕管教 不可收拾地步。 大多數人民對於同一事件看民意 媒體操縱給了錯誤信息 洪仲丘案就是最典型 軍方是弱者 無法反擊軍法 也廢除了 禁閉也等於是廢了 去年11月後重新開放 到今天沒有一個送去關 軍紀蕩然無存 當了共諜軍法判12年 現今改一般法院改判6年 軍法只有一審 民間要三審 曠日廢時 洪仲丘案 其實那個義務役醫官呂孟穎與救護車駕駛兵是正同正犯 救護車前往天成醫院的過程,車速過慢,3公里的車程花12分鐘,且未開啟蜂鳴器,何姓駕駛兵面對檢察官質疑不發一語,沒有開頭頂警示燈 全速加速行駛 沒有離及提供含鈉飲料 舒跑之類 馬上可以緩解持續惡化 會達到控制程度 最後崩解體溫到達44度 無可挽回死亡的命運 也沒有給予基本急救和氧氣 洪仲丘呼吸不順 送醫過程嚴重瑕疵。我以為她們應以該業務過失致人於死 判刑3年 並且 不得緩刑 殺手T細胞 B細胞有幾個人知道 人身體是相當奧妙化學體 41.5度高溫 34.5低溫 一定會死 神仙都救不了 真正兇手是呂醫官 何姓駕駛兵 呂學藝不精 要負相當大責任

    2014-03-10 01:02:25 補充:

    洪仲丘應該以罰薪二個月處理 不是很完美。沒有大腦沈旅長 何副旅長 搞驚天動地 傷人七分 自傷三分 何苦來哉斯 陸海空軍懲罰法 (民國 98 年 01 月 21 日 修正)

    罰薪:扣除月薪百分之十至百分之三十,其期間以二個月為限。士官懲罰之種類如左:一、管訓。二、降級。三、記過。四、罰薪。五、悔過。六、罰勤。七、申誡。悔過:於悔過室內行之,除作戰訓練及差勤外,不得外出,其期間為一日以上、三十日以下。禁閉與悔過不一樣

    參考資料: 自己, 自己
  • 7 年前

    法院本來就是有錢判生,沒錢判死

    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公理了

    因為法官一個月30幾萬

    誰去管他人死活

    他自己過得好就可以了

  • 7 年前

    人命可重可輕,是否為真相也不是以判決輕或重而定義

    個人看來這樣的言論不過人為性情緒的反應,孟子曾言愛之則欲其生,惡之則欲其死,然而法律是維持社會秩序的普共標準(人民在立法院立法而成),法官依事實據法審判,輕/重,私情為之也

  • 7 年前

    一、其實法官就是靠者法條去辦案子,在我國刑法之中,故意和過失有差距很大的刑度,法官總是會相信他們都是''過失''的,不是''挑構已''的。況且我偉大的儒家思想相信''人信本善'',所以才會以''過失''去判刑。

    二、再加上我國刑法對於''不可預見''之情況,是不會處罰的。所以法官相信他們根本不知道這樣會害死洪,所以對他們也是輕判。

    三、所以怪法官沒用,怪政府也沒用、怪馬英久也沒用。

    四、怪就怪我們是歷史的戰爭國家,''軍隊''和''學校''的教育自始至終都那麼''黑暗'',很像去當兵就是要去受罪一樣,吃苦當吃補,真想罵''.....'',在學校也都是這樣,很像老師最大~~~時代雖然已經改很多了,但是像是繫在的''職場''、''警局''也都是有很多不公平但又讓百姓受罪的階級制度,很像死老百姓就必須忍。

    五、有些歷史的累積,實在是讓人受罪。

    六、法官不是冷血,他必需要按照法條規定。要去更改法律,也是立法委員的事。

    快點叫立法委員不要在那邊上節目了,趕快去提法案。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