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政治與政府法律與道德 · 6 年前

被告恐嚇罪,該如何應對?

1.已經開完第二次偵查庭。

2.因被告手機曾在五月份借給不認識的路人打電話,之後便接到通知單跑去南部做筆錄並被通知涉嫌恐嚇列為被告,有在筆錄明確說明在何處借手機給路人。另外,手機門號所有者是被告父親的,但都是被告在使用,明確說明後嫌疑人轉為被告。

3.被告和告訴人完全不認識,除了一通通聯就完全沒有交集,對方不知透過什麼方法得知被告家人的資料,並堅稱通聯記錄的當天與被告母親有不愉快,因此被恐嚇。被告對此表示從沒聽說過,也不知情。

4.第一次偵查庭,檢察官詢問告訴人,有沒有證據或錄音,告訴人說沒有,再問是不是被告的聲音,也說不是,但告訴人突然說認識被告,還堅稱在通聯記錄的當天曾和被告的母親有過不愉快,要求調查相關通聯紀錄和通話內容。

5.第二次偵查庭告訴人還找律師做告訴代理人,並把被告母親傳喚來當證人,被傳喚的被告母親對告訴人所說的曾有過不愉快的事明確表示沒有印象,告訴人表示有找3~4個證人在庭外等候,可以作證通聯記錄當天曾在某個公開活動和被告的母親有過不愉快,檢座表示因為時間不夠要告訴代理人具狀聲請證人調查,就結束了。

6.檢察官有詢問被告母親的手機,證人只說了自己有在使用的那支,另外有一支是給被告使用則忘了說,因為好幾年都是被告自行使用和繳費所以忘了,在筆錄上有記載會因為說錯而影響到證人或被告嗎?檢察官有宣讀相關法條,並沒有讓被告母親具結。

7.還有詢問被告母親是否有和被告父親連絡,因雙方離異多年,已有一年以上沒有聯絡,被告母親表示沒有。但是被告母親手機多餘的門號有給被告使用,而被告經常使用該手機門號和父親連絡,這點被告母親忘了沒說,會影響偵查庭的偵辦導致被告不利嗎?

不好意思內容有點多,想請問

告訴人沒有證據能證明自己被恐嚇,在第一次偵查庭也說不是被告的聲音,卻找了好幾個證人想證明通聯記錄當天有和被告母親曾發生不愉快,而被告母親表示和被告認識但不熟,雖被要求調查該名被傳喚為證人的家人的通聯紀錄,但被告母親很確定和告訴人幾年內沒有任何私交互動和通聯。

透過家人的朋友得知告訴人因為無法撤案,很希望被告能主動要求和解,問題是被告有了解過不曾做過任何違法的事如果主動要求或被動接受和解,會導致本來可以不起訴的案件可能變成起訴或緩起訴甚至移送簡易法庭審判,因而完全不理會告訴人。

告訴人轉而放出消息說要能拖就拖,告到底,盡可能告成。

想請問,後續可能發展,還會開幾次偵查庭?是否告訴人這樣拖延戰術真有可能告成?

已更新項目:

感謝鳳姑娘的熱心回答,起訴後被判無罪轉求民事賠償是一種方法,能否不被起訴呢?能不跑法院最好了,希望只要在地檢署就能把案件終結。

2 個已更新項目:

補充檢察官在偵查庭時的情緒反應。

第一次偵查庭檢察官了解告訴人沒有證據僅憑通聯和臆測,後來就要求告訴人寫書狀給他,他會斟酌。

第二次檢察官剛開庭時,看過告訴代理人的訴狀後,對著告訴代理人笑了大約十秒,就好像發現了什麼很可笑的事情。

3 個已更新項目:

不好意思,看懂了,鳳姑娘的意思是當庭向檢察官表示要控告對方誣告,了解了。

1 個解答

評分
  • 6 年前
    最佳解答

    你確定你沒做的話, 就說沒做

    更沒有理由跟對方和解

    恐嚇是非告訴乃論罪, 告訴人無法撤告

    跟檢察官說是對方誣告

    讓檢察官起訴, 到法官面前說給法官聽, 並且跟法官說要反告對方誣告

    讓法官判你無罪

    然後去告對方民事賠償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