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學十日無多,可否請示各位高德,施捨施捨些精屁糕見~

東方甲乙木,子孫代代居福祿,有無?」回應:「有哦!」

南方丙丁火,子孫代代賺傢伙,有無?」回應:「有哦!」

西方庚申金,子孫代代賺萬金,有無?」回應:「有哦!」

北方壬癸水,子孫代代大富貴,有無?」回應:「有哦!」

中央戍己土,子孫代代壽元如彭祖,有無?」回應:「有哦!」

呵以解呢~~~?

已更新項目:

子孫有孝順謀.......回應:「有哦!」.

9 個解答

評分
  • 阿銘
    Lv 7
    6 年前

    盼望往生在極樂

    善顧子孫無嚴苛

    若怕所答太胡扯

    事實真相恐止遮

    何妨直接問亡者

    擲筊結果再看甚

    當是自瞭內心各

    不知版大以為何

    時日無多說忐忑

    只好放下笑呵呵

  • 6 年前
  • ?
    Lv 7
    6 年前

    萬般帶不去

    唯有業隨身

    這樣甘好?

  • 您覺得這個回答如何?您可以登入為回答投票。
  • 21世紀的跳躍:

    弘揚中國傳統文化——走進台灣佛教正覺同修會(中國網對正覺的採訪)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newsflash/20140...

    弘揚傳統中國文化特色佛法(新浪網對正覺的採訪)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newsflash/20140...

    弘揚中國傳統文化──分享學禪智慧 開釋佛法精義(中國網對正覺的採訪)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newsflash/20140...

  • tao
    Lv 7
    6 年前

    今舍慈且勇,舍儉且廣,舍後且先;死矣!

    參考資料: 道德經《67三寶》
  • 6 年前

    多做些佈施---迴向

    利益亡者.生者

    應該比喊口號來得有意義

  • 6 年前

    東方甲乙木,子孫代代居福祿,有無?」回應:「有哦!」

    南方丙丁火,子孫代代賺傢伙,有無?」回應:「有哦!」

    西方庚申金,子孫代代賺萬金,有無?」回應:「有哦!」

    北方壬癸水,子孫代代大富貴,有無?」回應:「有哦!」

    中央戍己土,子孫代代壽元如彭祖,有無?」回應:「有哦!」

    呵以解呢~~~?

    ==================================

    只是安慰往生家屬

    最後那句你沒聽到

    紅包 給林背 包咖大包一點 ,有無?」 回應:「有哦!」

  • 6 年前

    有一次,佛陀在般若會上,對須菩提說道:「須菩提!你很有辯才,能深體真空的道理。今天在場聚會的菩薩很多,你可以向他們解說般若波羅蜜多相應之法,滿足他們的所學,以共勉精進吧!」

      佛陀這麼一說,在座的會眾都知道般若法門,是甚深玄妙的法門,所以心中都猜想道:「須菩提尊者能以自己的智慧辯才來宣說如是微妙之法呢?還是承受佛陀的威神之力來宣說呢?」

      須菩提知道會眾的心意,他就說道:「佛陀的慈命是不能違的,弟子們來說教,不論深淺的教法,如果要能說得契理契機,皆是承受佛陀的威神之力。承受佛陀的威神之力來說教,勸人修學,才能獲證到法的本能,才能和法的實相相應,才能和佛陀的心意相通。我現在以佛陀的威神之力,來宣說修學菩薩道的般若波羅蜜多相應之理,這不是我的智慧辯才之力。」

      須菩提很謙虛,他說後又再頂禮佛陀,對佛陀稟告道:「佛陀!弟子受您的慈命,說明菩薩與般若波羅蜜多的相應之法,但是什麼法才名為菩薩呢?什麼法才名為般若波羅蜜多呢?我不見有法名為菩薩,也不見有法名為般若波羅蜜多,就是這兩個法的名稱我也沒有去分別。我以這樣的認識來說菩薩與般若波羅蜜多的相應之法。佛陀!請您先慈悲開示,我能夠滿足菩薩們的所學嗎?」

      佛陀很歡喜的回答道:「須菩提!菩薩只有名為菩薩,般若波羅蜜多也只有名為般若波羅蜜多,所謂菩薩與般若波羅蜜多的名稱,也只有名稱而已。這本是不生不滅,不過為了便於宣說才假為立名。這個假名,不是在內,不是在外,也不是在內外之間,本來就是不可得。譬如講『我』,亦唯有假名,我的本體,本來就是不生不滅的。有為的諸法,如夢、如響、如影、如幻、如陽燄、如水中月。可是,須菩提!菩薩要證得不生不滅,仍然是要修學菩薩與般若波羅蜜的假名與假法。

      「須菩提!菩薩修學般若波羅蜜,色受想行識的常與無常,樂與苦,我與無我,空與不空,有相與無相,有為與無為,垢與淨,生與滅,善與惡,有漏與無漏,世間與出世間,輪迴與涅槃,都是不可執著分別的,其他一切諸法都是這樣。

      「須菩提!為什麼要這樣說呢?因為菩薩修般若波羅蜜多時,不應對諸法起分別之想,應住於空,住於無分別。菩薩修六波羅蜜等其他諸行,也是不見菩薩的名,不見般若波羅蜜多的名。菩薩只有求一切智,知道一切是諸法的實相,而這個實相才是不垢不淨的。

      「假若菩薩能照這樣修習般若波羅蜜多,知道名相是權巧而假為的安立,則對色受想行識和其他的一切諸法,都不生起執著,對智慧不生執著,對神通也不起執著,對什麼都不執著。為什麼對一切法都不執著呢?因為有執著就是不可得。

      「須菩提!照這樣修習般若波羅蜜多時,對一切法都不起執著時,才能幫助完成六波羅蜜多的修行,才能進入修行者的正位,才能住於不退的地位,具足神通,暢遊佛國,化益眾生,莊嚴清淨佛土,自己安住於自在解脫的境界。

      「須菩提!色,是菩薩嗎?受想行識是菩薩嗎?眼耳鼻舌身意是菩薩嗎?地水火風空識是菩薩嗎?遠離色受想行識、眼耳鼻舌身意、地水火的人是菩薩嗎?」

      「佛陀!這以上都不可名為菩薩。」須菩提回答說。

      「須菩提!你說這以上都不名菩薩,這是什麼緣故呢?可以說明嗎?」

      「佛陀!本來所謂眾生者,是不可知、不可得的,不論什麼法甚至菩薩都是如此。說有這個法,說沒有這個法,以及遠離法性,都不名為菩薩。」

      佛陀聽須菩提的回答,很高興的稱讚道:「對啦,須菩提!所謂菩薩,所謂般若波羅蜜多,皆是不可得,菩薩雖要修習,但本無修習。須菩提!我再問你,色受想行識等諸法是菩薩義嗎?」

      「佛陀!色受想行識等都不是菩薩義!」須菩提深有了解的回答。

      佛陀又再歡喜的嘉許須菩提道:「須菩提!你說得很對,菩薩修習般若波羅蜜多時,色受想行識的諸法,或常或無常,或有為或無為等,皆是不可得。菩薩應以海闊天空的心情修習般若波羅蜜多。

      「須菩提!你說你沒有見到菩薩與菩薩名的法,法與法界,法界與眼界,眼界與意界等,這些相對的法並不是對立的。是什麼原因呢?離開有為而說無為這是不能夠的,離開無為而說有為,也不能成立的。須菩提!菩薩這樣修習般若波羅蜜多,不見什麼法,就能無諸恐怖,把心不停於法,就沒有後悔的事。如你所說,菩薩如此修習般若波羅蜜多,也不得菩薩名,這才真名菩薩,真名般若波羅蜜多,這才是為菩薩所說之教。」

      在數萬聽眾的般若會上,為諸大菩薩說教,佛陀和須菩提尊者一問一答,因為甚深微妙的空的真理、空的哲學,唯有須菩提才能深刻體證和了解。就這樣,他解空第一的盛名,在僧團中受到普遍的尊敬!

      佛法,高深而博大,我們要真正深入佛法,必須向須菩提尊者看齊!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