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譯並解「南宋陸游《劍門道中遇微雨》」一詩

請譯並解南宋陸游《劍門道中遇微雨》一詩,「衣上征塵雜酒痕, 遠遊無處不銷魂,此身合是詩人未?細雨騎驢入劍門」

3 個解答

評分
  • 滿全
    Lv 7
    6 年前
    最佳解答

    自前線奉調往後方的路上,一路上走走停停看看寫寫的也不知多少個晨昏了,難得更換的衣服上不止滿是灰撲撲的塵垢,也不意外的,我看一定還摻雜著不少在旅店與友人餞別時酒香猶存的烏漬呢!

    離鄉遠行,如征客、征帆。

    從軍而去,如征卒、征旅。

    征塵:於此應作行於路途上沾染的灰塵。

    行行重行行何止百里,打漢中往成都的路途中,有時風塵僕僕的趕路,有時遇到殊甚的山水勝景,也不時當個遊人趁便壯遊一番。處處好風光觀賞之餘也吟詩也作詞,哪裡不賞心悅目?哪裡不心曠神怡?但是啊!內心深處卻隱隱的總有一種難以言喻、黯然神傷的感覺。

    銷魂:

    神魂因有所別思而處於不守舍之狀態,雖遠遊愜意而心不在此也。

    眼看劍門關在望,猛然驚覺將要赴任的成都也快到了,頓時不禁百感交集,公職在身卻只能在這遠離烽火的偏鄉小鎮任個閒官。想到從小就胸懷恢復中原的使命感,而今效命沙場、馬革裹屍的壯志已然無望,難道我陸游合該當個舞文弄墨卻無緣報國的詩人嗎?老天真要讓我抱憾終生一事無成嗎?………

    此身:我這個人(陸游)

    合:適合。合該如此。合是:命定合該是這樣(當詩人)。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的,天上下起了毛毛細雨,而我的坐騎~驢子的蹄聲正一步步響入劍門縣的境內了。

    2015-01-31 00:59:47 補充:

    試解管爺的引退詩:

    衣上征塵雜酒痕

    自銜命擔任公職以來,我一路馬不停蹄僕僕風塵的奔走往來於各政府部門、立委辦公室,積極任事便要調和鼎鼐消除道不同者之間的歧見,當然也免不了要周旋在各色人等之間折衝尊俎於席上,衣衫上濺了些酒在所難免。

    遠遊何處不銷魂

    打從這個部門到那個部門,或業務需要也東奔西跑、出國考察,雖說克盡職守,當然也交了不少朋友、趁公務之便(或公務之餘)遊歷了許多地方,但心中卻始終掛念著國家賦予的使命,一些也放鬆不下、高興不起來。

    2015-01-31 00:59:58 補充:

    此身合是詩人未

    想到自己胸懷大志,總想著為國家為百姓做點貢獻,毅然決然以一個學者身份接受徵召入閣。但幾年闖蕩一事無成的結果讓我失望了、洩氣了,也不禁回過頭來自問:「我這個人難道果真只適合當個學者嗎?

    細雨騎驢入劍門

    在人事傾軋、紛紛雲雲之際,就好像下著毛毛細雨的陰霾天氣,我的心意以定、我的宿命也已註定,終於遞上辭呈離開風風雨雨的中央熱區,頭也不回的準備重新踏入「也無風雨也無晴」的學術領域。

  • 6 年前

    「陸游平生思想、境遇」

    《劍門道中遇微雨》

    索情解意:

    歷經異域浪跡、幾番戰火洗禮,寧不銷魂------

    豐富的歷練源源提供陸游創作素材,晚年仍寫作不懈------

    「此身合是詩人未?」

    不得已抒瀉胸中鬱懣,「北伐」方是志之所向啊------

    臨終《示兒》:

    「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

  • 6 年前

    這詩如果能聯繫陸游平生思想、當時境遇,便能入情入境更深。

    陸游畢生為國而戰的理想自許,然命運終究還是讓他壯志難酬而終。

    “衣上征塵雜酒痕,遠遊無處不銷魂”,衣上因為征戰而沾滿塵土,過去所遠遊經的讓心中充滿許多遺憾與無奈。

    “此身合是詩人未,細雨騎驢入劍門”,陸游無可奈何的自嘲自嘆,抑鬱自問,難道這一身軀就只甘心當個詩人,故作爛漫瀟洒地騎驢入劍門關。

    簡而言之,陸游藉此抒發自己報國無門,衷情難訴,壯志難酬,因此在抑鬱中自嘲,在沉痛中調侃自己。

    參考資料: 自己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