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哲學 · 5 年前

語言˙記號與意義相關?

1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5 年前
    最佳解答

    關於宇宙和太陽系結構的報告剛剛做完

    一位小老太走到威廉.詹姆士面前

    她說:『你關於地球繞著太陽旋轉的看法不對 .對此我有一個更好的觀點』

    「太太 請你賜教!」詹姆士洗耳恭聽

    「地球是一隻大烏龜.我們生活在龜背上面」

    詹姆士問道:『如果你的理論正確.這隻龜又站在甚麼上面?』

    「詹姆士先生.你機智過人.擅於發問」

    小老太說:「不過我自有答案:第一隻龜站再更大的第二隻龜的上面.第二隻龜麼.正好站在第一隻龜的下面」

    「這第二隻龜到底站在誰的上面?」詹姆士耐心地堅持己見

    對此小老太自鳴得意.高聲叫喚:「 詹姆士 先生.那還不簡單?所有的龜都照此辦理…往下站」

    相關

    語言˙概念與思考相關?

    ----------------------------------------------------------------------------------------------------------------------------------------

    語言˙記號與意義相關?

    在一個人或ㄧ群人決定使用它來代表那個之後.其他的人也決定照着這樣做.於是應用日廣.也就是說.這些符號是由大家的約定俗成而加以採納的.比方像字這樣的符號是依議定或約定來指稱某一指涉項的.必須有人們的決定才能建立符號的意義.而這類的決定是任意的…名稱起源於人們的議定或規約的結果?

    只要我們加以省察就會發現↑.譬如語言這樣的東西不會是導源於公共的約定而被人採納的.誠如羅素所說的「我們幾乎無法設想ㄧ群至今不會說話的長老集會在一起.而議定把牛叫牛.把狼叫狼」基於事情的性質.要議定.要約定.必先假定人們已經有了一種語言.用這種語言來進行那些活動.沒有人知道語言如何源起.可是至少它不是像上述那樣發生的.這倒是確定的事.然而這並不表示在語言中今日我們所使用的字.它們的意義不是由約定俗成而來的…因為任何那樣的字都是在某一社群有了某種語言之後才獲得意義的….可是所有的證據都與這事相背而馳.我們對新字如何成立和舊字如何改變意義的過程知道很少.可是我們對它確實知道的指出有意的決定或故意的採納約定跟事情的關係極小

    事物本質是天生自然的 而不是約定俗成的 可是我們要把具有某某本質的事物 稱做甚麼 這卻不是天生自然 而是約定俗成的 如果我們發現某事物缺乏X界定性徵 那麼我們就不把它稱作X 當然有時候我們由於不察或失誤 甚至為了某種目的 把不該叫做X的也稱為X 但這只是誤用了X 而不是X的界說有假 世界上只有誤用文字的事 並沒有錯下界說的事

    【讓回憶隨風飄 】

    ----------------------------------------------------------------------------------------------------------------------------------------

    台北若出發了就是新竹站

    紅燈碼頭

    開架結構 : 偉士曼(friedricj waismann)在他著名的論文『可驗證性』(verifability)提示說就某種語詞而言 尤其是那些列指物理事物的名詞原有無盡的混含來源 這些混含經過上述那種處置之後仍舊依然故我 偉士曼指出除了應用上的不定性的實際例子而外 人們可以設想無定多數我們難以作決定的可能例子

    語言最嚴重的誤用莫過於把語言世界和現實世界等同起來

    進一步相信只要改變語言世界就足以改變現實世界

    語言很容易浮在事實的表面甚至脫離事實犯上了浮腫病

    處在這種病態的語言影響下的人也就很容易不知不覺犯起迷魂病 自大狂

    甚至神經病 積非成是 真假不辨

    語言˙記號與意義相關?

    台北若出發了就是新竹站!!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mHZs8Pi4Lc

    Youtube thumbnail

    【龍捲風 】

    ----------------------------------------------------------------------------------------------------------------------------------------

    如果某種漂石是冰河運動的記號.它之成為冰河運動的記號早在人們知道它以前就是了.事實上.即使沒人知道這回事.它也一直是冰河運動的記號(這樣的論證方式可以同樣用到2和3).這就是說.即使漂石沒有令任何人想到冰河運動.它也依舊是冰河運動的記號.當主張這種廣義記號論的理論家處理1至3這種通常意義的「記號」時.實際上他們應用底下這種概念 :「X被認為是Y的記號」而不是「X是Y的記號」「令人想起」實質上可能牽連著前者這一概念.而這兩個概念是十分不同的.我們已經說了.我們可以有後者而沒有前者.反過來.迷信就是有了前者而無後者.黑貓常常被認為是倒楣的記號.可是這並不表示黑貓是倒楣的記號.對其他例子而言.似乎牽連著某種意義的「令人想起」.看來似乎很明顯.某種東西必須使人有時常想起擴大器.否則那東西無法成為擴大器的圖解.同樣的.除非「山姆叔叔」的出現有時候會喚起人們想到美國 否則它也就不能成為美國的綽號即使這樣也不一定是每個用作正常功能的場合 這些「記號」都能令人想起那恰當的事物來.當船用來作為教堂的象徵的時候.是不是每逢看到繪畫上的船也一定使你想到教堂呢?是不是每當一個人曉得在某一個言詞裡用到了「大夫」的字樣 .那麼一聽到那個字詞則醫生這個意念就活在他的心靈裡?在之前 我們對意念論的討論與此有著相干.那時我們指出.似乎不可能對「意念論的效應會一貫發生」這一命辭加以檢證.同時.如果它們無法一貫發生.那麼即使對現在所說的這類事物.我們也不能說「記號功能」存在於「X令我們想起Y」這樣的事件上

    『莫札特二十五歲時寫了『依荳梅妮歐』』這一歷史敘述產生甚麼語意學上重要的傾向呢?也許有人要說他產生的傾向是當人家問起『莫札特在幾歲時寫了『依荳梅妮歐』』你有回答『二十五歲』的傾向然而假定這一類是唯一我們可以指出的傾向那麼麻煩也就來了因為本來一個語句的意義與它所談論的那種東西之間是有某種關係的這麼一來 一個不是談及語言的語句就成不了純粹語文傾向的函數了

    如果願意使主動變化涇渭分明並使之各據一方.那就只有純粹的關係的

    糟粕了.~ 把移動去了.主動只有假定一個附屬的關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WC8J93prJU

    Youtube thumbnail

    【義不容情】

    凡世界上一種客觀存在的事或物 一個人的主觀感覺 也是一種客觀存在的事實

    在我們現有文化語言中 差不多已經沒有一樣不是可以用語言來表達的了 雖然表達成功 在程度上有各種不同 但是因為每個人的知識 經驗 和語言的習慣不同 所以有時一定要用多方的解釋

    複性定義 multiple definition

    ----------------------------------------------------------------------------------------------------------------------------------------

    某意義和某記號之間並沒有必然的關聯

    記號的意義conventional

    婷 ·

    http://www.youmaker.com/video/sa?id=5ee7395463d844...

    欲怎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v-SOLKyDas

    Youtube thumbnail

    我們要把語言的用途分為四類

    用來傳知表信 用來陳示佈構

    用來抒情動感 用來祈求律令

    在此

    我們要把語言的用途分為四種

    而不是把語言分為四類

    語言的用法是要在某一特定的情境或脈絡裡,才能決定的。同一個語句,同一串文字,同一組發音,往往在不同的脈絡裡,可以充當不同的用途。

    某些地方 蘋果表皮通常留有強力殺蟲劑 必須加以消毒才可以充食

    某些地方 還報以微笑就是「私定終身」的表示

    你要知道某地弒殺父親的刑罰如何時 你就無法只靠想像 觀察 猜測

    更不能『以身試法』

    甚麼是語言意義的『交互主觀性』?它與『客觀性』有何根本不同?交互主觀性的基礎為何?為什麼我們一般只求意義的交互主觀性,而不必追求其客觀性?

    我們沒有經過某物,也可以形成該物的概念。

    有沒有一些東西,我們有過經驗,但卻形成不了它的概念的。

    我們說‘方的圓’是個絕對空詞,而可以把‘龍’稱為相對空詞。

    相對於甚麼?

    【落大雨彼一日】

    ----------------------------------------------------------------------------------------------------------------------------------------

    語言是一種有意義的記號系統

    具有語文意義的記號稱為符號

    因此

    語言是一種有意義的符號系統

    說話是思想的一種化身 文字又是說話的一種化身 說話是用聲音代替一個沒有聲音的思想 文字是用形狀代替一個沒有形狀的語言

    語意學的發展最初的動力

    (一)許多學科中所討論的問題,都包含着一種交通因素在內。

    (二)知識感覺,全受記憶的支配,而人類的記憶,主要是依賴語言符號。

    (三)任何科學之進步,必有賴其語言工具之改良。

    語言˙記號與意義相關?

    園丁寓言

    從前有兩個探險家來到叢林裡的一個開墾地.在那塊地方長著許多鮮花.也長著許多莠草.一個探險家說:「一定有個園丁開墾了這塊地」另一個探險家說沒有…於是他們就搭了帳篷值班看守沒有園丁出現過「可能他是個看不見的園丁」所以他們就架了刺絲網作為圍籬.在那上面通了電…可是就沒有叫聲顯示有闖進來的人受了電擊.絲網連動一下表示有看不見的爬過的人也沒有…最後那懷疑論者絕望了「可是你原來的斷言又怎麼樣?要怎麼樣將你所說的不可見的.不可觸及的.永遠不可捉摸的園丁和想像的園丁加以區分.甚至如何將他與根本就沒有園丁加以區分?」

    園丁寓言.導源於考慮當人們開始對一個事實述句作假定.以便令它完全免於任何經驗上的非證時.那麼那個語句有著甚麼變化 【 春宵夢】

    十分真實的 一個被人認為是科學原則在原則上不能檢驗因而就不在考慮之內可是事情所以如此 那是因為科學的假設是為了說明和預測可觀察的現象這種特定目的而構作的 因而 假定有一個被認為是科學的假定的 而與觀察述句全無關聯那它就絲毫不是科學的假設了 【雨夜花】

    追夢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ZqUFh96_JQ

    Youtube thumbnail

    【涼心亭 ·】

    語言˙記號與意義相關?

    如【園丁寓言 】題示

    假如我們除開令他接受經驗檢驗的可能性 那起先當作是真正斷言的就化約成了僅僅是一個圖像先見而已 問題是:這樣考慮能夠顯示到底到甚麼程度 我們原來列舉的那些語句算是沒有意義的呢?讓我們設想一個形上學哲學家他主張像圓形或智力這樣的性質有個獨立於它們的例釋之外的一個非時空的存在樣態 ~即使沒有圓形的物體 也仍然還有圓這東西~把這樣的哲學家叫做『柏拉圖論者』我們這個柏拉圖論者對上述支持可驗證性判準的論證就可能提出答覆

    十分真實的 一個被人認為是科學原則在原則上不能檢驗 因而就不在考慮之內 可是事情所以如此 那是因為科學的假設是為了說明和預測可觀察的現象這種特定目的而構作的 因而 假定有一個被認為是科學的假定的 而與觀察述句全無關聯 那它就絲毫不是科學的假設了

    被認為是有關物理世界的斷言的,除非可能標定其經驗檢驗,否則是無法對它認真的。

    一個物理事態除非能夠依某一方式在感覺經驗中顯示出來,否則那事態就是不客觀真實的。可是這是由於它是物理的使然,而不是因為它做斷言使然。除非某事物的存在在感覺經驗上舉足輕重,否則我們就不叫它是『物理的』事物。因此,除非對某一言談我們可以標出它的經驗檢驗,否則我們就不以為它是對物理世界真正有所申言。可是把這些限制加以推廣以至於一般斷言,則專橫至極。在ある恋の物語 + 傀儡尪仔論旨的時候,我們並沒有對物理事物、事件或事態有所申說,我們也沒有提出一個目的在於說明和預測那些事項的假設。我們怎能有理由將這樣有關於超越物理事物的斷言也隸屬於同樣的限制呢?

    假如有獨立不依其例釋而存在的性質這樣的原目 以及這物理宇宙的全能精神創造主 絕沒有理由寄望它們在我們的感覺經驗中一清二楚地照顧自己(我們若假定可能陳構對上帝存在這個論旨的經驗檢驗 這等於假定我們能夠認出上帝在這個世界上行事的那種固定的規律性 一個有神論者大可認為這是冒瀆的事)此外 我們不能對我的感覺經驗存有他求 不管別人是真的有知覺 不管他們是否只是一部精巧的機器(假定後一個假設容許他們是被很機巧地創造出來)採取了可驗證性的判准連試想那些事物是否如此也遭排除 並且看起來任何阻止我們承認某種事物存在的原則是不合理的 所以說 顯示某一個被認為是斷言的 無法在經驗上加以檢證 這並不就是顯示了它不是一個斷言 那只是顯示它與五月十一彼下埔 的假設 以及對物理世界之性質的申言 相較是種很不同的斷言 因而一點都不值得驚奇金刚萨埵心咒跟五月十一彼下埔 比較起來結果會顯得這麼不同

    很難說實證論者對此要如招架。他可能說最後一點是不對的,因為我們不能可理解地談論那些雲開月出申言實證論者專橫地阻止他談論的元目。可是這一申說只有回歸到可驗證判准才能加以支持,而那判準卻正是目前的論點所在。同樣的,實證論者也許會問雲開月出他如何提議決定或甚至開始採取步驟,去決定他所認為的斷言是否為真呢?即使雲開月出會承認說他無法證實任何這些斷言為真,這是本身並不能迫他承認他所談的不過是無稽而已。這種責難只要某人的話具有斷說力,則必得有某種經驗的或其他的方法來顯示他所說的為真為假。可是無論如何,雲開月出與รักรัญจวน - สุนทราภรณ์ 絕無僅有準備做那樣的承認的,他們經常以為有非經驗的方法可以用來顯示那一個「雲開月出」或รักรัญจวน - สุนทราภรณ์ 的論點是正確的。比方柏拉圖的形上學以為性質離開其例釋的客觀存在可以藉着一種對那元目的非感官直覺加以確定,或顯明其存在乃使用語言之必要前設。實證論者可能主張為一真正能夠來確立任何有關事實的申言的方式就是經驗方式,可是要知道人們該如何去建立主張,其困難並不遜於知道人們應如何去建立具有意義性的經驗可驗證判準。在這一點上,我們可能是在一個那麼基本的春宵夢信念的層級上以至沒有理由可用來支持論證了。這些信念是那些如果用它們來支持論證的話,則會愈論愈證,讓人愈少了信念。

    或許我們可以做點裁奪這場おんなの浪花節的事。回憶早先提出的論點:『具有意義』並不是一個具有清楚界定其範界的語詞。很明顯地,『我的車在車庫裡』是有意義的;同樣清楚地『四重性飲喝了擔擱』是沒有意義的。可是界於其間的卻有一些界際區域,對此,我們多方面的觀察令我們往那一方向都有理由。實證論者至少可以申言,像『性質離開其例釋而獨立存在』,看起來除了經驗檢驗而外,一切完好,可是那卻是很重要的缺陷。假如在任何可理解的情況下,那語句不會令我們期待某種事物而不期待另外某種事物,並且假如經驗的考察無法對其真假有所澄清;那麼它確實無法履行我們可以望於較為典型的斷言所能履行的功能;它不像許多其他的斷言一樣地是考察的有利對象。這樣的考察可能引致我們否認那語句具有意義,也可能不。這要看比起其他的理由,我們要把這些理由看得有多重而定,其他理由包括這語句之構成素具有意義,文法形式的正確,這語句與其他許多(非觀察)語句在邏輯上有著怎樣程度的關聯—那樣的語句也在這類的討論裡露面,如『並不是凡存在之事物皆在時空裡』,『除了殊相而外無有其他事物存在』和「性質僅存於其例釋中」等等。重要的不在於我們需同意把『有意義』這一混含語詞向那一方而不妨另一方向固定,可是我們必須清楚地看出無法加以經驗檢驗的話語在甚麼意義下有陷阱,在甚麼意義下沒有。知道了這個,我們就瞭解它如何能被運用,如何能不被運用。假若我們了解了這個,則把它標為『沒有意義的』,那只是形式而已。

    http://www.youmaker.com/video/sa?id=5ee7395463d844...

    婷 · 5 天前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