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夢)夢到不認識的男生?

以前夢到夢都不會有想上來發問的疑惑

但這場夢...好真實

是這樣的 我直接夢到場景是在捷運站

跟我爸要去搭捷運去某個地方(忘記在哪了)但因為不知道怎麼去 有點小爭執

爭執到一半 旁邊停了一輛休旅車 有個男生走了出來說:我帶妳去吧!

我心想:我又不認識你,為什麼要跟你走?

但看了他們車 原來他們是童子軍...(超怪的夢)而且我爸也跟著去,就讓他們帶路了

到了目的地,我找了我喜歡的園區(小熊維尼樂園)要去參觀

結果那男生的媽媽說:叫我加他FB

我就拿著手機去他旁邊搜尋,他站在我後面,

我在搜尋時不小心碰到他肩膀,但我也很自然的就靠著他....

靠著他的那種感覺,我覺得好有安全感,被保護的感覺....。

很想知道這個夢是什麼意思....。

夢醒了,覺得空虛。

2 個解答

評分
  • 5 年前
    最佳解答

    你是個習慣依賴的人,尤其是習慣依賴自己的父親

    但父親偶爾會有和自己意見不相同的地方

    你心中開始越來越想要戀愛了

    你希望有個男生突然的出現,可以給你可靠的肩膀

    簡單來說,你想戀愛了,喜歡的對象是如父親般的可依賴的人

    不一定準,僅供參考

  • 匿名使用者
    5 年前

    這時,請樓主您當知:

    無始劫來,

    我們都有無量世的過去生,六道輪迴不已。也曾有無數無量父母子女親緣眷屬。

    建請樓主您自己從夢的根源解析深入了解再自行慢慢解縛。

    詳細,請恭閱:甘露法雨 大菩薩 平實導師著[結緣書] 之

    ==>群疑解析

    http://www.a202.idv.tw/a202-big5/BOOK1016/book1016...

    恭錄一段

    問︰夢中的情景,如何判別是過去生的事、或今生曾習境的延伸?(p78)或含有警示、機鋒之夢境?或者只是天馬行空之幻想、無有意義?

    答︰夢中的情景,俗語有一句話叫做「尿床夢」,就是即將夢醒而尿急時亂夢一場;那種夢是沒有條理的,亂七八糟、張冠李戴的,那就是一種無記的妄想。如果是有條有理的,而且它所示現出來的過程是很清明的,往往跟你周遭的人有關係,而且與他們的狀況和個性都相符合,卻不是今生的事情,那都屬於過去世的事情。

    有的是你今生曾習境的延伸;這是說,有一些事物是你今生所不曾熏習過的、不曾接觸過的,但卻是過去世曾熏習過的,它有時會在今生的夢境中反復出現。譬如過去幾年所遭遇的逆境,或者非常重要的事,或者讓你非常快樂的境界經歷,事後在你的夢境中出現,那就是曾習境的延伸。

    有時候,你會夢見正在研讀某一部經,經文的表面意思也能懂得;醒過來之後才發覺到今生根本不曾讀過這部經,也沒有聽說過這部經典的名稱。後來你去問別人,才知道真的有這部經;這就表示你過去世曾讀過這部經典,那麼這個夢便是顯示過去世的事情。我們會中有一位師兄,從禪三見性回來以後,有一天做夢,夢中在研讀《維摩詰經》,醒來之後覺得很奇怪,因為他根本不曾讀過這部經,他就去問別人,看是否有這部經典,結果是真的有;他就去找了一部來讀,竟然和他夢中所讀過的內容完全一樣。他這一生從來只是持名念佛,不曾讀過什麼了義的經典,所以這是過去世所曾熏習的記憶,在夢境中、由於見道的功德而現前的。

    至於警示的夢境當然也有,譬如向你作預告、或顯示預兆,使你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好事及壞事,讓你趨吉避凶;譬如民間信仰中,常常有人夢見土地公,告訴他一些事情,後來應驗了。有時則是佛法中的機鋒,目的是想幫助你開悟;往往有人來學習我們所傳的法以後,在夢中出現了一位老和尚,示現一些機鋒;當時往往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後來証悟了,才知道那老和尚是在給他機鋒,原來夢中的老和尚是証悟的聖者,當時在夢中還不懂得向他頂禮呢!在鬼神道中,有時也會有証悟的神,雖然其數甚少,但不能說沒有,因為菩薩往往乘願受生於六道之中,平常他不會示現為一個証悟者的身份--當然其中也有是從禪師那兒學來的表面上的機鋒,但他其實並不知道那個機鋒的真正意思(p80)--譬如有位師兄小時候常常夢見他們家的神明,在夢中總是給他同一個機鋒;開悟以前總是覺得這位神明好像有些無聊,不知究竟在幹什麼。後來悟了,明心了,才知道那神明不是無聊好玩,才知道原來他是在示現禪的機鋒,原來那神明是個開悟了的聖者。不過這是極少數中的極少數,這往往是菩薩為了度某人証悟,故意去當他們家的神明;像這種情形,大多在他想度的人証悟以後一段時間,菩薩就會離開,另外去度別人,那家的神明也就跟著換人來當了,雖然神像並沒改換另一尊。

    如果是天馬行空一般的夢境,那只是過去的曾習境,由末那的遍計所執性而使得見聞覺知的意識心在那裡面遊玩,與生命的實相和機鋒或警示,完全無關,和你的生活上的事物也沒有什麼關係;那只是像寫小說的作家在構想一些小說情節一樣,對於修行上來說,沒有什麼意義。

    問︰您剛才所說那些夢境的狀況,六七識各有什麼差別?第八識有何不同?

    答︰在夢的過程當中,第八識、祂是不管這一些事情的,祂是一點兒都不關心利害得失的。祂只是恆常不斷地把六塵相分--六塵的內相分--源源不絕的顯現出來,只是源源不斷地供應六七識的識種,讓你可以在夢中受種種苦樂;至於在夢中的你--見聞覺知和處處作主的心--有什麼得失或苦樂,祂是不管的,如如不動的。在顯現夢境內相分的同時,祂還是繼續在顯示外相分的五塵境,讓末那繼續接觸外相分的五塵境,只是見聞覺知心不知道而已,便以為此時沒有外相分五塵境。當你正在美夢當中享受美景良辰的時候,如果突然有人因為緊急事情必須喚醒你,因而大力的搖動你的身體;這個時候,末那識在這個大力搖動的觸塵所產生的法塵上,感覺它的變動太大,必加以分別了知,可是自己的分別能力太差,必須指令意識轉到外相分的觸塵上來作分別,因此就把意識調到外相分的搖動的觸塵上來作了別,所以,當意識轉換到外相分的觸塵上的時候,你就醒過來了,就不在夢境裡了。

    我這樣舉例說明夢境中的六七八識的運作,它的實際情形,不容易瞭解;如果想要真正的瞭解,你還得要明心才行。如果沒有明心的話,就只能在意識上思維想像,無法實際去體驗這個過程的內容,所以必須明心了以後,(p82)才能真正的瞭解我所說的內涵。但是第八識如來藏不可以明講,如果我把如來藏的密意先洩漏給你,不是讓你自己參出來的話,將來你就不會有什麼功德受用,般若智慧也不容易生起。

    在夢境當中,第六識還是在做了別--了別第八識依第七識之命而供應給你的內相分六塵;在夢境當中,你以為自己去到什麼地方了,其實都只是在自己第八識所示現的內相分裡面,從來沒有離開過第八識所示現的境界。意識就在這裡面起種種分別,與末那識一起在內相分裡面起貪愛厭憎。第八識在夢境當中,不隨你起貪厭及分別,祂源源不斷地流注內相分種子,使得夢中的六塵境不斷地現前;祂又源源不斷地流注六七識的種子,使你可以在夢境當中遊戲,在夢境當中喜怒哀樂或者繼續修行;但是第八識在夢境中或一切境界當中,祂卻完全不起心動念、完全不起貪厭的,這就是六七八識在夢境當中的不同所在。

    問︰何謂睡而無眠?此與一般人之睡眠差異為何?要如何才能做到睡而無眠?

    答:回答這個問題之前,首先要將睡而無眠的定義弄清楚。所謂睡,就是四肢委臥、五體橫陳,這叫做睡;睡時六識暫滅不現,無有見聞覺知,於一切外境,心不明瞭、昏昧無知,名之為眠。睡而無眠的境界,不須去追求;有的人是腦神經衰弱,所以睡而無眠--是睡不著,不是不想睡;這個其實是失眠。

    因為長期的睡而無眠,有後遺症,會導致火氣上升;人家是吐氣如蘭,你卻是滿嘴口臭,必須每天喝許多茶;只要三十分鐘不喝,就又出現口臭,所以不值得追求。也許有人會說︰「喝茶就喝茶,有什麼關係?茶又不是什麼高消費的東西。」但是你如果不懂喝茶,喝到後來身體變寒了,毛病就跟著來了,那可不好玩。

    睡而無眠,有兩種情況:第一種人是剛才所說的神經耗弱,得了失眠症;或者突然遭逢大變故,使他放不下,因為焦慮而導致他睡而不眠。第二種人是由於修行,定力太好,所以使他睡不著。譬如我,每晚都很難睡得著;當我要入睡時,我只有一個辦法--就像捨壽要入涅槃的心境,把自己(無念的了了靈知)捨掉;如果不把無念靈知的自己捨掉的話,就無法入睡。當你一天到晚都(p84)是處於一念不生的狀態,這種無念的了了靈知,會使得你因為定力的關係而睡不著;心裡越清明,就越睡不著;越睡不著,就會更長時間的安住於無念靈知的境界中,定力就會越來越好,就會越睡不著,成為一種循環。所以我如果要修定的話,很容易,只要一坐下來,就可以馬上入定了;在身體累了的時候,坐下來想要打個瞌睡都不容易,還得像入睡一樣的努力一番呢。

    有一次,有位師姊聽我這麼說,就跟我講︰「老師!你這樣子睡,很危險的;萬一你入了涅槃,那這些同修們怎麼辨?該學的法都還沒學完呢。」我說不會,這是因為我有個願在--不取無餘涅槃,捨壽時要轉入中陰身去,往生極樂世界面見彌陀修學更深的種智,然後再去中國大陸投胎,繼續弘揚如來藏的第一義諦微妙正法,所以不會入了無餘涅槃去;而且我也還沒有到了捨壽的時候,怎麼可能會入涅槃呢?

    以上所說的這兩種人,都是因為覺知心無法滅掉--意識無法消失掉,所以變成睡而不眠;所以睡而不眠不是好事,因為長期下來,會使得身體無法負荷,越來越衰弱。我一向都以定力的緣故而睡得很少,可是連續十幾年下來,身體就難以負荷,所以我現在正努力的使自己睡得和一般人一樣。

    至於不倒單,這裡面有兩種狀況;第一種人是假名不倒單,因為他是坐著睡覺,並不是入定。如果是坐著睡覺,那倒不如躺下來睡;因為躺下來睡,消除疲勞的效果確實比較好,如果是躺著睡不著,必須坐著才能入睡,那不妨繼續坐著睡。第二種人是入定修定;因為他在白天為眾生忙碌,沒有時間修定,他又不肯放棄修定,只好利用晚上來修定;這種人是已經有了定力的人,當他坐上蒲團之後,就立刻進入初禪,只要一剎那就能進入初禪;然後從初禪中,漸漸轉進二禪、三禪……等。可是他雖然每天晚上進入禪定之境界中,但是他在白天所累積的疲勞,並不能因為進入禪定境界而消除掉;這是由於禪定境界之中的意識心並沒有消失掉,意識心入了二禪以上的等至住中,覺知心還在,只是不獨五塵而已;雖然不觸五塵,可是等至位中的定境法塵還在,所以你的覺知心仍然不滅,所以你的神經系統不能得到休息,所以長期勞累而每晚不倒單的人,到了清晨打板而出定時,你的身體仍然很累--雖然精神蠻好的。

    証得第四禪的人,可以幾年不睡覺,每天晚上不倒單,每晚入定;但是如(p86)果連續十幾年下來都是這樣的話,他的身體就會受不了,所以他有時還是得要睡覺的。這是什麼緣故呢?當進入第四禪的等至位中,息脈俱斷,一念不生而了了分明;可是息脈俱斷的意思是:在定中,你不能消除色身的疲勞,因為呼吸及血液循環都停止了,所以你的肝臟所消耗掉的能量也就不可能在你進入四禪的等至位中為你補充了,所以當您出定的時候,身體仍然還是疲累的;所以,他有時還是得要好好地睡一睡。如果只是自己修行打坐,而不須每天為眾生勞累的人,有了第四禪的定力,他就可以永遠不必睡覺,可以每天睡而不眠,那就不會有夢。

    至於進入無想定或滅盡定的等至位的人,他晚上入定之後,也是息脈俱斷的,但是與進入第四禪的人不同--他的定中了了分明的靈知心暫時斷滅了,沒有見聞覺知,好像眠熟無夢一樣,但其中還是有些不同的,今天不再重覆說明。如果有人是每天晚上不睡覺,每晚進入無想定或滅盡定中安住的話,他又是每天都很忙碌辛苦,那他每天早晨出定之時,也是一樣會覺得身體疲累,沒有消除身體的疲勞;精神雖然很好,身體還是一樣的累。

    解脫道的修行與証得,並不是在不倒單上面修得的,而是在斷除煩惱障上面去証得的;佛菩提道的証得,則是在親証第八識如來藏上面去証得的,都不是在不倒單上面所能証得的。所以,睡而不眠並不是很重要的;除非你已經知道來日無多,而想在捨壽之前迅速証得滅盡定,才需要以不倒單的修法來迅速取証滅盡定,否則不需要如此辛苦。因為從長期(連續十年以上)來說,只要有身體存在,人每天為眾生忙碌,就必須睡眠,因為睡眠是維持身體的正常運作所必須的。如此看來,從一般情況來說,練習睡而不眠的功夫,並不是重要的。

    問:在睡眠中可以內攝、專注、思維佛法而不觀外五塵境,或處在清明的狀態;如察覺妄念一起,隨即回到此境;如此反覆直到天明,上班時身心卻不覺得疲倦。這和一般因妄想紛飛導致一夜未眠之失眠狀態,此時身心會很疲倦,差異為何?

    答︰這也是一個過程。這種過程,我在破參後大約維持了兩年半,幾乎沒什麼睡覺;那段時間,睡覺的時候都是在睡而不眠的狀態,我們稱之為覺明現前。(p88)可是睡而不眠時,你的色身一定仍然會有某些部份仍在使用,也就是仍在輕微的使力;當你觀察到了,就放鬆它,繼續安住;但是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你又發覺身體的某一部份又因末那識的緣故,而又有些輕微的著力,你又去放鬆它;像這樣不斷地重覆,直到天明。但這只是一種狀態、只是一個過程,我不主張大家去追求這種境界和過程,但也不能反對,因為這是參禪明心悟道、特別是眼見佛性十分清楚者,所必然會遇到的狀況和過程,不是故意去追求和証取的,這在我們來說,叫做覺明現前,是由証悟的禪悅所產生的。這個境界並不須要故意去保持它,因為對於修行而言,它只是一個現象;但是如果要藉它來修定的話,這就有大用處了。通常覺明現前的現象出現及存在的時段之中,不會使人覺得累,那是因為禪悅而使人心情愉悅的緣故。失眠則會令人精神委靡,因為睡時心神煩亂,並不安隱,所以在睡覺的過程中,不但沒有補充白天消耗掉的體力,在睡的過程中又消耗掉許多體力,所以醒來以後特別累,原因正在於此。

    欲界人間的色身,必須靠睡眠來停止耗費能量;在睡眠的過程中,又可以藉著血液循環及呼吸,來修補細胞在白天的耗損,以消除疲勞;及補充肝臟的能量,使得我們明天又有精神可以做事及修行,這是欲界中的一種常態。所以在修道証道的時候,固然會有那種覺明現前的現象,但那不是我們所要追求的目標。我們所要求的是:把一念無明的四種住地煩惱斷盡而証得解脫果,是要把佛菩提道的所知障隨眠一分一分地修除掉,這才是我們所要用功的地方。

    在睡眠當中內攝而專注地思維佛法也是很好的。密宗裡面也有一個法門叫做「夢瑜伽」,可是他們的夢瑜伽是在常見外道法上用心,跟我們所說的不一樣。他們還有一種修法,是睡覺時不睡覺,躺在床上,設法不理會外五塵--但不是不接觸到外五塵--只是不去觀察外五塵,而在不起妄想的狀態中安住。這樣用功當然也是很好的,但不可像他們那樣自稱已經証得佛地真如了,因為那種狀態時的覺知心,仍然是意識。如果用它來輔助修行禪定,這倒是好的。不過真要修學禪定的話,仍以打坐來修比較好;因為打坐來修定,會比較迅速。

    不過在睡眠之前,用這個修行方法來用功,也有作用;我能知道許多過去世的事,就是用這種方式知道的。我曾經這樣用功過一段時間,後來功夫純熟了(P90),就可以常常切換到另一個時空--雖然仍然不能隨意指定心裡想要看到的時空--就可以看到一些過去世的事情。每晚睡前,因為不容易入睡,所以常常用這個方法去觀看過去世的我曾經做過什麼事情?最常出現的情境是常州的城門,不曉得現在常州的城門是否仍舊是我所看見的那樣?九百多年前的常州城門,進城之後是一條街道,正對著城門;兩旁是店鋪,店鋪前面都有粗布做的遮陽棚,我每一次重複看見的時候,都是站立在遮陽棚下觀看常州城門。但是這些觀察,只是讓我多多少少知道一些過去世的事情,對於修道並沒有什麼大幫助。不過,對於如夢觀的修証,倒是多少有一些幫助;當你看到過去一世又一世的所造的種種業,以及所修的種種淨業,反觀現在之所作所為,彷彿是做夢,比對今生,就會感覺今生真的是在人生的大夢之中修行,菩薩道如夢的現觀,可以藉助於此而迅速成就;但是我的如夢觀不是藉此修成的,而是在明心與見性同時完成時,就已經同時成就了;這在我的見道報告中,早已寫在裡面了。

    問︰弟子在睡眠時,常因作夢而隨著夢境而轉,自覺慚愧;明知夢境虛幻不實,卻身陷其中而不自知。後來發願,起作意要遠離此法,過後即體驗到在夢境中其實可以久看著它而不隨之。如此一說是否正確?

    答︰這是正確的。譬如密宗的人修夢瑜伽,他們也說要現觀人生如夢;可是他們沒有辦法真正的現觀人生如夢,因為他們所說的現觀,都是在意識的境界上觀察;而意識與六塵相到,就會與六塵連在一起,當然就不可能如實的現觀人生如夢。必須要以這個第八識真如來觀察,才能夠如實的觀察到人生如夢,所以他們所說的修法是不正確的。但你如果能夠常常提醒自己:當我醒著的時候也是夢,是一場人生大夢;死亡的時候,就是醒過來的時候。常常這樣提醒自己的時候,在夢中時,也會有這種效果;這就是常常提醒自己一切時都是夢的好處。這樣一來,就可以很容易的從夢中醒過來,也可以在夢中作一個旁觀者。這是一般人的修法。

    關於夢境的修行,還有一種,那就是二地菩薩所修証的「猶如光影」現觀--他可以自由地轉換夢境中的相分。但這個修証須要很好的智慧,跟禪定沒有多大的關係;但是因為須要能在兩種不同層次的境界間不斷地來回轉換,去體(p92)驗它,所以還是須要一些禪定的功夫。但是等你真正証得「猶如光影」智慧的時候,你會發覺:其實這個智慧本身跟禪定功夫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就好像你想要明心,我們會先要求你把看話頭的功夫鍛練好;可是等到你明心了以後,你會發覺:原來明心跟會不會看話頭並沒有關係。可是你如果心地粗糙,沒有看話頭的功夫,你是沒有辦法找到第八識真如的,所以也不是沒有關係。同樣的道理,「猶如光影」的修証也是這樣,在一個疑情出現的時候,要去參究它--但那個疑情是什麼?我不能跟你明說--參究出來之後,你還得要去整理它--智慧如果夠好的話,大概要整理二至三個月。整理出來以後,你會發覺:原來夢中夢外的相分是可以由自己去轉變的。但這個修証跟你方才所說的夢的觀行又不一樣了,這個現觀,需要很大的福德,要為眾生做許多事之後,定慧都有很大的進步以後,才有可能修成。在這裡順便為大家略說一下,作為將來修行的參考。

    請續恭閱:甘露法雨

    ==>群疑解析

    http://www.a202.idv.tw/a202-big5/BOOK1016/book1016...

    如尚有問題未決,建議是請樓主您、網友您當一心恭敬請示非常慈悲非常有智慧的正覺 親教師菩薩開示解說!(註:由於都是義工菩薩,所以請在共修時間洽詢,大致是周一至周五每晚約6點到9點。)

    正覺各地講堂:請上網查察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http://www.enlighten.org.tw/

    正覺教團-正覺各地講堂  http://www.enlighten.org.tw/mission/3

    參考資料: 學正法 來正覺 http://www.a202.idv.tw/a202-big5/index.html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