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哲學 · 5 年前

知識論與語言問題有干涉。最顯著的為何?

已更新項目:

3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5 年前
    最佳解答

    知識論在許多方面與語言問題有干涉。其中最顯著的莫過於先驗知識的問題。所謂先驗知識是指我們知道某某事物是如何如何,而這知識並不是從經驗得來的。

  • 語言分析曾經帶來釐清概念 增進認識和擴大與加深了解的功能 將來語言的深度更要進一步直指人類心靈運作 探索人類理性原理與感情形式 甚至在進一步 在人類文化的演化過程中 指導理性的演化 扶持感性的演化 也就是孕育催生人性的演化。這是二十一世紀以後人類文明的大事 也是到時哲學家可以奉獻才華 開拓新疆界的領域。可是 人性是文明演進的產物 文明的素質與人性的高度(深度)雖然需要從日常事物與日常生活中架升而起 但通常卻不會從其中自然湧現 輕而易舉 從容成就。日常語言是日常生活中的日常事物 它本身包容太多庸俗平凡的渣質 無法搖身一變洗練出人類心靈的清新。因此 文學需要新的語言 音樂需要新的語言 藝術需要新的語言 科學需要新的語言 連愛情都需要新的語言。沒有新的語言 如何顯示新的概念 新的情意 新的境界和新的願望?沒有了這些 人類的心靈如何洗舊出新 人性如何脫胎換骨 文化如何進步更新?所以 文化需要新的語言 哲學需要新的語言。所以 只是日常語言成就不了更加精緻的文明;只是日常語言 哲學根本無法起步開展。

  • 人間沒有人是可以為所欲為的…………. 我不可能派我的助理、學生去幫我站崗指揮交通,即使只有約二十分鐘,也即使我付費請他在上班前幫我作這件事

    摘自:20160131195528AAzkPgv

    社會脈絡的約束並不影響所說的內容?

    姊妹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TH5UQnO4BU

    Youtube thumbnail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