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諸同修:「如如不動」,是什麼東西不動呢?

已更新項目:

依於正智,觀照名相,理因智明,智因理發,以智如理,以理如智

究竟圓滿,如如而不動也。

19 個解答

評分
  • ?
    Lv 7
    5 年前
    最佳解答

    如是我知:

    1.「不動」即「覺」,從自性所生。

    2.「心動」即「幻」,由念念所成。

    3.「身動」即「業」,皆造作而有。

    4.「法界」即「心」,名不動法身。

    5.「念念」即「意」,名變異化身。

    6.「六觸」即「識」,名生死報身。

    7.法界不動是相對於念念心動而言。

    8.法界成住壞空,依然是生滅無常。

    9.念念動為意,意生則有變異生死。

    10.六觸生為識,貪執則受分段生死。

  • ?
    Lv 6
    5 年前

    六祖大師為大家說了一首真假動靜偈,偈云:

     一切無有真,不以見為真;若見於真者,是見盡非真。

     若能自有真,離假即心真;自心不離假,無真何處真?

     有情即解動,無情即不動;若修不動行,同無情不動。

     若覓真不動,動上有不動;不動是不動,無情無佛種。

     能善分別相,第一義不動;但作如是見,即是真如用。

     報諸學道人,努力須用意;莫於大乘門,卻執生死智。

     若言下相應,即共論佛義;若實不相應,合掌令歡喜。

     此宗本無諍,諍即失道意;執逆諍法門,自性入生死。

  • 5 年前

    起一念曰,我見到想到了「甚麼」,就是我執現前,然後又對這個「甚麼」,

    生起有無、取捨、愛憎等二邊妄想,即是法執現前,二執俱在,是故不如也。

    現前之所以「是」個甚麼,植基於他本「不是」個甚麼。

    若他本已「是」個甚麼了,現前即不能又「是」個甚麼。

    故,若不起念現前「是」個甚麼,即不悖本心而如如矣。

  • 金剛經:「不取於相,如如不動」

    不取即離

    是說離開一切的妄想,保持我們的心安住當下,不動妄念

    所以「如如不動」,是什麼東西不動呢?答:「本心」

    以上供參考。謝謝

  • 您覺得這個回答如何?您可以登入為回答投票。
  • 匿名使用者
    5 年前

    「又實相即真如,故如實即是如如。如實安住,即《金剛經》之如如不動也。」如如不動,­這個意思很深,不是說我們一般不動,不是這個意思,是說什麼?是說心不動,念頭不動。­起心動念、分別執著統統放下,那叫如如,那叫不動。眾生有感,他自然就有應,應的時候­有動,應的時候是現身說法。釋迦牟尼佛應化在我們這個地球上,三千年前他示現給我們看­的,住世八十年,中國人講虛歲,八十年,八十年他哪一天沒動,天天都在動作,每一天日­常生活,教學、托缽、解答一切人的疑難雜症,每天有多少人去看他,向他請教。佛慈悲,­來者不拒,去者不留。佛到這個世間來不為別的,就是為幫助眾生離苦得樂,他所使用的方­法就是破迷開悟。所以身行,身在動,言教,口就說了,哪有不動?其實他真的不動,我們­看到他動,實際上他沒動,他如如不動。所以世尊曾經說,《般若經》上講的,他一生沒有­說過一個字,如果有人說佛說法,那叫謗佛。他統統否定了。

      明明是有動,怎麼說不動?他真的沒動,他沒起心、沒動念。他示現什麼?他一生沒說一個­字,我們說話是通過思考的,有說,他說話沒有通過思考,而且還沒有通過起心動念,完全­是感應,眾生有感,自然就有應。這樁事情,佛在經上有比喻,譬如敲鐘,大叩則大鳴,小­叩則小鳴,不叩則不鳴。你敲鐘的時候,鐘響了,回應是響了,那個鐘有意識嗎?你敲得重­,我響重一點,它有沒有這樣想法?它沒有。所以叫說而無說、無說而說,行而無行、無行­而行。這個意思太深了,只有法身菩薩知道,一般人哪裡會知道?大乘經上我們常常看到,­「那伽常在定,無有不定時」,那個定就是如如不動。那伽是比喻,那伽是什麼?龍、象。­龍我們沒見過,象看見過,你仔細去觀察象,你看這個象的態度,站著也好,走著也好,蹲­著也好,都像在定中的樣子,不慌不張,慢吞吞的,就像在定中。用這個比喻行住坐臥都在­定中,換句話說,行住坐臥都是如如不動。我們凡夫看不出來,事實確實如此。

      他的心清淨,絲毫染污都沒有,絲毫的念頭都沒有,有念頭就有染污,有染污就有波動的現­象,它就動,沒有染污哪來的波動現象。所以他們應化在十法界全是感應,法爾如是。你跟­他在一起有說有笑,他怎麼樣教你,其實他真的沒動,給你說了許多話,說而無說,替你辦­了很多事,無作而作,作而無作。這叫得大自在,這叫真解脫。它管用,它不是不管用,用­處可大了,大到我們無法想像,只能用不可思議去形容它。如如不動不是凡夫境界,阿羅漢­得到少分,有一點這個樣子,不是真的,菩薩得到的是多分,明心見性、見性成佛才證得圓­滿的如如不動。在極樂世界,凡是往生的人都入這個境界。帶業往生,一品煩惱沒斷,不要­緊,到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四十八願本願威神加持,你就得到了。你每天坐在阿彌陀佛­講堂聽經,聽阿彌陀佛說法,同時你可以化無量無邊身到十方世界去供養佛,修福,聽佛說­法,開智慧,自己這個身又沒有離開阿彌陀佛,在阿彌陀佛面前,無量的分身出去了,如如­不動,修福修慧。

    文摘恭錄—淨土大經解演義(第三一O集)

  • 匿名使用者
    5 年前

    既然是指 「如如不動」, 那就是指真如 , 真如不可表,所以說是不動已經是多餘 , 也是為了讓我們凡夫了解,所以創造出一個 (真如) , 創造出一個 (如如不動)的名詞來讓我們了解

    真正的本體連想都想不到 , 只有成佛可知, 我們是凡夫,即使想破頭也仍然只是一個觀念而已 , 所以才說 ( 不可說)

    不可說, 並不是外道說的(不可以洩漏天機)

    不可說 , 就好像外太空是空的, 也就是一切都沒有的(毫無東西) , 我們暫且不說外太空裡面有電磁波 ... 等等, 我們的意思是說, (空) 就是一切都沒有

    , 可是,這個(空)仍然是我們的觀念, 而宇宙的本體(假稱為本體) , 跟我們認知的(空無一物),是兩回事

    也就是說 : 真如是真如 , 我們的觀念與認知是我們的觀念與認知 , 兩者是兩回事, 要等到我們成佛了, 才了然於胸,而這個了然,也不是我們目前所能體會的,所以, 對於我們來說 , 這個了然也是個(讓我們了解事實而借用的)名詞而已

  • 匿名使用者
    5 年前

    唯證乃知!

    唯證乃知!

    唯證乃知!

    《妙法蓮華經、佛藏經》

    此經-第八識-如來藏心-阿賴耶識是也。

    真正是要實證。

    唯證乃知!

    《妙法蓮華經、佛藏經》

    此經-第八識-如來藏心-阿賴耶識是也。

    如是、應如是發大心實證

    《妙法蓮華經、佛藏經》

    此經-第八識-如來藏心-阿賴耶識是也。

    所以這時。請樓主、網友應如是菩薩聞思修所證所見:那笑,讓我看見一位老師為學生能過生死大河而欣喜。講堂每位親教師,為了眾人的生死,無盡的付出,都不受供養;這恩德,如何回報?

    還請恭閱

    十方論壇 http://a202.idv.tw/discuz/forum.php

    《我的菩提路 》 24位菩薩故事

    一位菩薩如是報告

    《我的菩提路》 (連載二十) (第36期目次2)

    ── 張正萍菩薩見道報告

    一心頂禮本師 釋迦牟尼佛

    一心 頂禮主 三和尚 平實菩薩

    一心 頂禮親教師 陸 老師

    一心頂 禮監香 孫 老師

    一心頂 禮監香 游 老師

    回想十五年來學佛之路,深感因緣真的不可思議。

    從小因家庭經濟條件不佳,父母皆須為生活奮鬥,所以將子女交由南部的外祖父母照顧,在物質匱乏的童年裡,得到第一本課外讀物,是學校獎勵的《釋迦牟尼佛傳》,讀時倍覺親切;青少年時期,強說愁的年齡,再加上父親往生,讓我開始找尋「生命的真諦」為何?有模有樣地看起基督教的聖經及哲學類的書籍;直至二十二歲初入文教業,辦公室同事大多是一貫道的道親,在大家熱心傳教下,還是無動於衷;倒是跟著上素食館一事,頗能接受;在如此的因緣下,從素食館的結緣書中,開始了學佛這條漫長的路。

    囫圇吞棗地看了一年的書,升起了皈依三寶的念頭。一向「龜毛〔編案:台灣俚語,意為不容易隨順他人的想法,心中總是有自己的想法而喜歡挑毛病〕」的我,做任何事之前都非先弄清楚不可,所以找到了聖嚴法師的書,知道皈依的意義,卻一直沒有因緣完成皈依的心願;直至二十五歲時在姑母的因緣下,才於浴佛節當天至東方寺求皈依,但因臨時起意,法師太忙了,另約時間再上山;與師父約定日期的前三日,夢見一位從未謀面的法師坐在路邊等我,要我到他那裡皈依(夢中清楚知道他是惟覺法師,現實生活中不知此人),醒來想了兩天:自己到底是不是另有因緣?要不要去找這位法師?後來想到:聽說很多人開始學佛時會有一些魔障,便放下掛礙,歡喜上山皈依了。

    皈依後,想著接下來怎麼修行呢?就上山請教師父,師父給了一本紀錄本,只交代每日誦《阿彌陀經》、《往生咒》及彌陀聖號。功課做了一個多月,不老實的我,不知每天做功課的意義為何?就自動停止功課了;只有平日持名唸佛,斷斷續續地倒也唸得歡喜。為了繼續找尋生命的真諦這條漫漫長路,我流浪到了慈濟。曾經視花蓮那樸實的精舍為心靈的故鄉,但也沒人能告訴我「生命的真諦」是什麼。於是我又開始流浪了。(行筆至此,潸然淚下。佛教界有多少這樣流浪的遊子找不到歸鄉的路啊!)

    接下來我到了法鼓山,智慧的花「好像」在我眼前開展了,覺得到此總算有個安歇處了。直至二十八歲,我面對負債、離婚、獨立撫養孩子的困境,惡因緣常讓自己在這條路上有心無力;聽到友人將在農禪寺受菩薩戒時,心生讚歎,但自己是不敢受的(當時對戒的內容也不懂,現在平實導師開講《優婆塞戒經》,才對菩薩戒有較深刻的了知),離開友人家後,在回家途中,心念一轉,覺得自己該去報名,現實生活中惡因緣纏繞,什麼時候犯了不該做的事?下輩子能不能再得人身?還有因緣學佛嗎?聽說菩薩戒是盡未來際受的,能受戒,未來世學佛的緣可能不會斷。在這種想法下報了名。接下去一個半月的時間,業障現前,我天天出事,忙得昏頭轉向,在受戒報到時間前一個半小時,才確認自己能前往報到;現在想來,真的很慚愧;我不是為了學做菩薩而受戒,不是為了自利利他而受戒,而是怕自己未來世學佛的因緣斷了而受戒,出發點實在是自私啊!

    之後,因調職至桃園,與法鼓山的因緣便淡了;同事中有人學密,跟著去了二次,那感覺不止是怪怪的,簡直可用「弔詭」二字形容,所以跟密宗沒正式接觸就說拜拜了!(還好沒繼續下去,真是佛菩薩保佑。)

    接下來的幾年,在賺錢這件事用功,生活好轉了,心也浪蕩了;還好,慈悲的佛菩薩,為我這個離鄉的浪子安排了回家的因緣。佛菩薩為我安排了一位好同修,二○○一年四月,在同修好友曾師兄破參的因緣下,我們走進了正覺(早在一九九三年,我就曾看過《無相念佛》一書,當時迷於表相,因平實導師現在家相,與大菩薩就這樣擦身而過)。

    我的同修先報名禪淨雙修班,力邀我一起報名。我則是:課你去上就可以了,我自己跑去看MTV(也不知當時是什麼心態)。後來先跟著去聽平實導師講《大乘起信論》,兩個小時下來,真是不得了,套句兒子常說的話:「超震撼!」怎麼有人能夠理路如此清楚地開演經論?以前常常覺得師父們開示得很清楚,根器不好的我則是聽得很模糊;今日看來,可能師父們(自己也不懂所以)也是說得很模糊哦!可是美中不足的是當天平實導師剛好也評論了聖嚴法師,情執重的我,當場覺得好像「有人說自己親爹不是」一樣,不能接受,心想:「法說得好,說自己的就好了,何必說別人?」還好理性的個性讓我當時做了一個決定:覺得平實導師說得實在太好了,還是多聽幾次再說吧!

    到了星期六,便願意與同修一起去上課;到了講堂上課前,接了一通電話,讓我足足在門口講了二小時電話,沒進去上課(真不知是什麼遮障)。接下來幾週,心裡著實歡喜,但評論聖嚴法師的心結還在,所以每次上課都坐在電腦室門口,後來我戲稱那是準備隨時可以離開的位置。有一次早到了,陸老師請我往前面的座位坐,我竟回答他:「我是來旁聽的」,就算會打死我,也不肯換位置(真是頑強)。接著半年,每週上課都法喜充滿,也出現一些感應,色身開始會氣動(我從未學過氣功);睡夢中出現過去世片斷的記憶,拜佛拜到入定,看《悟前與悟後》看了三十八頁,開始起疑情(當時不知那種狀態是疑情)。看蕭老師的書時,攝受力很強,「很有感覺」,可是又說不上來,常看到天快亮時方肯放下書睡覺;種種狀況,還好有陸老師不厭其煩地的解說引導(因為我真的很煩,可能是班上小參次數最多的人之一)。

    課上了半年,好像前面十幾年學的東西,在平實導師及親教師幫我們建立的知見裡,慢慢地串聯起來了,對佛法的整體開始有了初步的完整架構,真正開始窺見佛法殿堂的樣貌。唉!這次真的回到家了,不用再四處遊蕩沈淪。但是,在這時也出現「卡住了」的感覺,卡在哪裡也說不上來,老師一直強調真修實證,自己要有自己的體驗、別淪於做學問了!抓著「體驗」二字,怎麼體驗呢?我開始思惟:佛法就在我們身中,我們身體就是五蘊、十八界,平實導師書上說「界」是界限、功能差別;十八界是哪十八個?十八個不同的功能差別?……思惟到最後,完蛋了!原來十幾年來認為最基礎的東西,自己從沒真的懂過!這一驚,非同小可,從此開始食不知味、睡不成眠、暗無天日的日子,日常生活上瑣碎的事,一件件拿來體驗,老是分不開十八界不同的界限(親教師說:「體驗不是意識思惟哦!」)心情像這混在一起的十八界一樣,攪和在一起。現實生活裡,人生變成黑白的,有樂趣的事變無趣了,家人變不重要了,倒完垃圾回來,家裡怎麼還有一大包;一路下來,真的苦了同修。我們當時剛剛創業,事業剛開始,我無心工作,經濟的壓力全落在他身上,我表相上什麼事都不想做,其實心裡忙得不得了,時時刻刻掛著這分不清楚的五蘊十八界。慢慢地,從粗至細,做事時認真做,認真感覺,真的在行住坐臥中可以現觀出界限及法昇起的次第;雖然還很粗糙,總算有一點摸到路了;對平實導師傳的法,越來越有信心;佛法跟自己的生活越來越近,課程也上到五陰、十八界了,陸老師特別重視觀行,常提醒我們要自我檢查:「佛法跟生活有沒有連結?學佛對我們的生活有什麼幫助、改善?世俗煩惱有沒有淡些?學佛可別學到落於做學問了。」句句叮嚀、聲聲教誨,老婆到不能再老婆了,如慈父擔心子女走錯了路,蹉跎了光陰。這時課堂上的知見與自己觀行的體驗慢慢能連結。唉!這個自認為學佛最基礎的部分,可真的一點都不簡單啊!沒有善知識攝受教導,這輩子大概永遠無法走到這一階段,更別談「明心」了。

    觀行的經驗,對身心產生非常大的功德受用。一界一界越觀越細,頑強的末那識慢慢的相信這一切真的是虛妄的,色身連很細微的部分也可以放鬆,看到末那不再那麼執著色身,雖然我只在每週上課時才拜佛(我這頑劣的學生,讓親教師擔很多心,破參後還勞老師特別叮嚀:見性這關不能不拜佛啊!)但拜佛的狀況也因此進步不少。接下來,便常可現觀末那的起心動念、貪著執取,意識常會覺得末那很好笑,卻也常覺無可奈何,自己真的很愚痴,假的!也那麼愛,還愛得不得了。唉!

    心性細微地開始轉變,朋友們常覺得我是一個很好的人,與人應對時,常常好像有另一個我在旁邊觀看,看見深層的自己有著很多以前都沒查覺的問題與習氣。有一段日子,常跟自己的內心打架,心理產生很大的落差,驚嚇於自己的起心動念怎麼老是有所求?「扮好人」的背後隱藏著自利的目的。很多習氣是如此頑強,卻老是隱藏著;將自己一層層剝開,實在是很「假仙〔編案:閩南語。意謂裝模作樣〕」的人;這段日子很討厭自己,後來慢慢轉換,不跟末那來硬的了,換個方式用商量的,跟末那慢慢打商量,很明顯有效,性障就一分一分慢慢除;開始嚐到解脫的功德受用,心行起伏變小了,淡了,生活清清淡淡地,真好,自在二字有很深刻的體會。上課時聽到親教師說:「跟末那識要半推半就,慢慢來。」讓我會心大笑。來到了正覺,不會空手而回;就算沒破參,如此的解脫受用,這輩子也值回票價了。

    除了觀行,心裡還常常帶著淡淡的「疑」,尋尋覓覓。心想:十八界可以分清楚了(雖然不是很深細),哪天讓我碰上那個不是這十八個之中的,大概就是了。有時連睡夢中也在觀行,白天以為已經較淡的習氣,夢中又跑出來,邊作夢、邊在旁觀看,有時覺得好笑;有時在旁看著夢境,看到跟自己生氣,真是沒長進。睡著、醒著,遍尋不著那個「祂」,開始知道什麼是「死了活不了」。有時心裡有個答案(甚至同時有好多個)放在心裡想著、整理著,過一陣子又推翻掉。最慘的是有一個答案擱在心裡好幾月了,還沒推翻,想著會不會就是了;結果看了《楞伽經詳解》第二輯時也被平實導師殺掉了,真是愁雲慘霧,苦不堪言。

    二○○二年十一月禪三後的星期日,起床刷牙時,牙膏跑進了眼睛,□□□□□□,不就是「祂」嗎?真是生緣處處。接著意識現起,馬上能夠承擔,那個「不會是菩提、諸入不會故」,祂確實與六塵境不相應;那個「知是菩提,了眾生心行故」,妄心在想什麼,祂都能知道、□□。接下來的日子如同洗三溫暖,將平實導師的書開始重看,確實與書上說的對得起來,心中雀躍不已;可是書中也說破參了就會如何、如何,自己好像又不是這樣;尤其是公案,翻出來看似懂非懂(大部分是不懂的),自己就又懷疑到底找到的「祂」是不是?接著四個月的時間,世間法、出世間法所有的事都不想做,不想用大腦;但卻身心輕安,直至二○○三年春天,有一天又重拿《公案拈提》來讀,真是不可思議,怎麼突然就看懂了;平實導師的每一本書,這時讀來滋味完全不同,雖然還是有很多地方說破參就知道的,自己還是不會;反反覆覆檢查,心裡還是很確認就是「祂」!

    在這時候,因楊先生離開講堂一事,讓我於上課時心情非常難過;下課後離開講堂前,跟韋陀菩薩問訊時,感應到講堂的韋陀菩薩會處罰破法者;隔天清晨,曾師兄的車便被偷了(曾師兄因為他們三人決定跟楊老師離開正覺)。破參前後,我與同修皆曾與他們談過此事,看到自認為依法不依人的他們,其實言談中有太多的依人不依法的論點,也將鍍金當真金,背離正法、師門。我們感謝他們引進的因緣,讓我們能有幸在平實導師座下學法,同時也為他們遇到的惡因緣深感憂心,這地獄果報如何承擔?

    終於,二年半的課程快結束了,等待錄取通知書的心情還是有著淡淡的焦慮;收到錄取通知書時,馬上將通知書供在佛前,以至誠心發願──尤其是出家的願──早年自己也是迷於表相而與正法無緣;另外,因請平實導師的書與一位法師結緣,那位法師當面指著封面平實導師的名字回答說:「他的書,我們不看。」雖然早知佛教界出家人對「法」的排斥,但當面碰上了,心裡還是難過。深切體會平實導師肩上荷擔的如來家業有多沈重,我想:出家可能是對一般佛教徒較能有影響力的方式吧!再一次感謝家中同修,他知道我發了此願,只說了一句話:「以後沒人煮飯給我吃,我就到本山道場搭伙。」玩笑中見到他的不捨與支持,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

    上了山,禪堂裡攝受力好強,大家好用功,我的心輕輕鬆鬆的(也是一種深沉的慢心)。第一天晚上,平實導師先將大家的我見殺光光,看坐在前面的平實導師,色身有些不舒服,但是為了大家的生死大事,比我們還拼命,這是怎樣的悲心啊!眼淚又出來了。到了「正覺」二年多,整個人變成水做的,老是流淚。可是聽講公案時,那真是快樂得不得了:能吃那「士林蕭家的白酒」,生死的路就往前跨了一大段。蕭家的白酒,真不是蓋的。

    第二天進了小參室,頂禮了平實導師,坐下後見到平實導師面無表情,眼光淡淡的,卻有「高深莫測」、時空彷彿回到古代叢林的情境。平實導師問了一句:「你要跟我說什麼?」輕輕一句話便讓人感受到平實導師的威德力;我開始慢慢敘述自己刷牙觸證的過程,心裡其實很緊張,中間忘了自己要說什麼,怕被平實導師趕出去;不知哪來的勇氣,竟然請平實導師等我一下,讓我定定神、慢慢想;平實導師就面無表情、耐心等我。敘述完畢,平實導師開始問問題:□□□□!□□□□□!一串問題考下來,因為自己上山前已有很長一段時間反反覆覆地肯定、推翻、肯定的過程,知道其中的淆訛差別,所以很肯定地回答平實導師,自己找到的就是!以為可以喝水去了,哪知後面還有一大串的考問(真的不可放鬆輕忽),平實導師最後的問題,我答不出來,老實回答:「沒有整理過。」平實導師說我漏了一個重要的環節,要我回座再體驗整理,說我明天應該可以整理出來。天啊!信心滿滿上山,這下子真的緊張了,緊張到去「黏」監香孫老師;孫老師慈悲,幫我把見聞覺知的部分打掉,讓我往另一方向去整理。躺在床上想著「不能睡呀!好好體驗整理。」結果,迷迷糊糊就睡著了;突然驚醒,心想「完蛋了!都沒整理就睡著了!」沒想到奇妙的事開始發生了,一個又一個的境界出現,讓我開始體驗,真的懂了公案裡說:「早上吃粥又餓了,所以高興。」不就是嗎?體驗整理完,睡不著,便穿了外套進禪堂,怎麼都沒人?看了鐘,才二點整。在走廊上來回慢步,妙啊!整個人清清澈澈、像個透明人似的,這一刻,真心、妄心清楚地切開,清清楚楚地照見:真妄配合得天衣無縫,真是不可思議,怎麼一下子全部體驗出來了(下山後回想那夜的體驗,一定是平實導師暗中加持),想到孫老師說的一句話:「諸佛現全身」,這下子完全可以體會了!

    第三天先跟監香游老師小參,一開始,游老師很兇,真的有點怕他;我開始說昨夜的體驗,清楚明白地告訴游老師最後那一個環節是什麼。真的!最後一環扣上了,一切就串聯貫通起來了,游老師邊聽邊露出笑容;那笑,讓我看見一位老師為學生能過生死大河而欣喜。講堂每位親教師,為了眾人的生死,無盡的付出,都不受供養;這恩德,如何回報?游老師安排我第二次小參,跟平實導師報告完畢,平實導師還要我提出證明;說得不完整處,平實導師邊引導、邊補充,平實導師真是「智慧如海」,悟後跟著要學的東西根本學不完,離開正覺的師兄們怎麼會覺得「在講堂悟後就沒有東西學了」?最後平實導師交待喝水整理,這杯水真是不好喝啊!上山前聽說喝水就輕鬆了,不然拜佛會拜到腰酸背痛、昏天暗地。結果,四分之一杯的水,一整個下午喝不完:喝水裡有太多的法,每喝一次就深細一次,每喝一次就智慧再開展一些,喝到我腰酸背痛,雙腳發麻、滿頭大汗;這杯正覺茶與中台山的「趙州茶(趙州禪師平白受累)」真是天差地別,十萬八千里啊!

    第四天早上過堂前,見到平實導師,平實導師問昨天幾點睡?還跟我說:「辛苦了。」慈父般的關愛,讓我眼淚又快出來了;最辛苦的是平實導師,他卻只關心弟子們這四天的勞累。我們何德何能,這天大的恩德,何以為報啊!

    喝水的小參,報告喝水的體驗,平實導師再幫我們做更深細的整理,這如果不是大菩薩再來,怎會有如此深妙的智慧?(離開正覺的師兄們竟然懷疑平實導師的智慧及證量)在此末法時期,眾生真是猶如經上說的如此頑劣。直至解三前最後一刻,平實導師都還把握分分秒秒為大家整理,讓大家悟後智慧能夠開展,平實導師如此心繫著大家的法身慧命,讓不夠用功的我實在深覺慚愧。

    解三後,親教師陸老師也上山來看大家,每一位老師都比學生還認真;頂禮親教師的恩德時,二年半的種種、歷歷在目,沒有老師如母親般將我們從佛法的嬰兒、慢慢拉拔長大,誰能有能力過這生死關呢?弟子願以一己棉薄之力,盡未來際護持平實導師破邪顯正,讓未來世的眾生及自己,在生死的大海中,還有佛陀留下的一盞明燈,可以指引我們航向解脫的彼岸。

    弟子以至誠心、願將明心所有功德迴向:

    願平實導師色身康泰!統理大眾、一切無礙。

    願正法能久住!眾生得依止!

    弟子 張正萍 叩首敬呈

    二○○三年十二月十五

    請續恭閱:十方論壇 

    《正覺電子報第36期》 (目次2)

    http://www.a202.idv.tw/discuz/forum.php?mod=viewth...

    《我的菩提路 》

    http://www.a202.idv.tw/a202-big5/Book1033/Book1033...

    「菩提妙果不難成,真善知識實難遇。」

    修學佛法第一要件:親近善知識

    《華嚴經》卷四十六云:善知識者,出興世難,至其所難,得值遇難,得見知難,得親近難,得共住難,得其意難、得隨順難,故須虔恭合掌一心求。

    應一心恭敬求正法

    《佛藏經》

    正覺台北講堂即日起每週二晚上由大菩薩 平實導師親自宣演《佛藏經》,依於道種智證量闡釋大乘真實第一義諦妙法,建立佛子們未來能於諸 佛座下親聞正法之勝因,竭誠歡迎大眾前往聽講。

    全省每週二晚上講經時間──目前大菩薩 平實導師開始講授《佛藏經》:時間是18:50~20:50;歡迎已發成佛大願的菩薩種性學人,攜眷共同參與此殊勝法會聽講。

    正覺各地講堂:請上網查察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http://www.enlighten.org.tw/

    正覺教團-正覺各地講堂

    http://www.enlighten.org.tw/mission/3

    2016年4月開課報名  / [每年四、十月都有新班開課]

    http://www.enlighten.org.tw/newsflash/class

    共修期間:二年六個月 費用全免

    *開課後三個月內,都歡迎報名聽課*

    即日起接受報名,欲參加者請向本會函索報名表 (103)台北市承德路3段277號9樓,或下載報名表

    正覺各地講堂地址、電話、地圖

    http://www.enlighten.org.tw/mission/3

    參考資料: 十方論壇 http://a202.idv.tw/discuz/forum.php
  • 匿名使用者
    5 年前

    戒貪..瞋...癡...慢..淫..........走佛路修佛法....

    做人愛比較....比較錢多...房子多...兒子在大陸賺得比人家多.........你確如如不動...修佛法走佛路...

    做人愛鄙視人....笑你沒錢還在唸佛拜佛...全身空空不會找佛祖喔.....你確如如不動...修佛法走佛路...

    學佛法走佛路...你會遇到的人取笑你..鄙視你..污辱你...一堆人性弱點都會在你身邊圍繞....你確如如不動

    這是真的........佛祖會給有心向佛的人考驗.......是苦修得道...而非爽修開賓士就能得道.................如如不動

  • 匿名使用者
    5 年前

    打個比方

    就像有土豪拿1000萬在你面前...要你叫他老爸.......你確視如錢財如糞土....不為所動一樣

  • cug
    Lv 5
    5 年前

    您好 !

    清楚明白做到,不追求,無所著,無所住,善分別而顯現 對等 待眾生的智慧,

    方便說僅供參考 。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