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社會與文化宗教信仰與靈性 · 3 年前

一手拍兮一手鼓,無位真人出格舞 口中唱出無腔歌,三千諸佛同一母 請問如何註解?含意是什麼?感恩!?

3 個解答

評分
  • 僑東
    Lv 7
    3 年前
    最佳解答

    如是我知:

    1.「一手拍兮一手鼓」:

    文意是:「一隻手拍著鼓邊,另一手敲擊鼓皮。」這一句詩引申為思想、言語、行為,都配合著智慧、原理、法則而不違犯。若有違犯,則頓失「正常」、「自由」,就不是解脫生死、煩惱的真人、羅漢;譬如演奏者不識「樂理」、不懂「樂譜」,不循「音符」,則曲不成調、唱不成歌、跳不成舞。

    2.「無位真人出格舞」:

    文意是:「已經解脫生死、煩惱、痛苦的阿羅漢,跳著與生死凡夫不同的舞步。」本句引申為真人的思想、行為,已經跳脫一般人「以苦為樂(觸思無明)」、「非我計我(身見無明)」的框架、範疇、顛倒見解,永遠斷除了不停的生死、煩惱、痛苦的折磨。

    【格:就是範圍,譬如生物分類的八個層次:「域」、「界」、「門」、「綱」、「目」、「科」、「屬」、「種」。佛法也將生死不斷的輪迴世界大略區分為:三界、六道。天(格)、人(格)、阿修羅(格)、畜生(格)、餓鬼(格)、地獄(格)。三界是三大時空格,六道是六類生命型態的中格,以及高矮、胖瘦、美醜....種種「循業受報」的小格。出離、不在這些範圍(格)的人,就是無位真人、解脫者、自由人。】

    3.「口中唱出無腔歌」:

    文意是:「終日唱著無聲、無樂的歌調,並且樂在其中。」此句引申為解脫的真人說出一般人無法理解的覺悟妙理,如同無字天書、無聲妙樂,是不能用肉眼觀察、凡耳聆聽的膚淺方式而明白的。

    4.「三千諸佛同一母」:

    文意是:「不管是過去的、現在的、未來的一切如來、世尊、佛陀,他們所憑藉的根源、依據,都是具有同樣性質的『本性』、自己的『心』,而且一切眾生也不例外。」最後一句引申為修行人要立志認識、找到了自己的『本性』、『心』,循序漸進、按部就班的努力學習,最終證得圓滿無缺的覺悟,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的終極佛道。

  • Purify
    Lv 5
    3 年前

    唯證乃知!

    學正法 來正覺

    唯證乃知!

    學正法 來正覺

    唯證乃知!

    《妙法蓮華經、佛藏經》

    此經-第八識-如來藏心-阿賴耶識是也。

    真正是要實證。

    唯證乃知!

    《妙法蓮華經、佛藏經》

    此經-第八識-如來藏心-阿賴耶識是也。

    如是、應如是發大心實證

    《妙法蓮華經、佛藏經》

    此經-第八識-如來藏心-阿賴耶識是也。

    所以這時。請樓主、網友應如是菩薩聞思修所證所見:那笑,讓我看見一位老師為學生能過生死大河而欣喜。講堂每位親教師,為了眾人的生死,無盡的付出,都不受供養;這恩德,如何回報?

    還請恭閱

    正智書香園地 http://books.enlighten.org.tw/zh-tw/

    《我的菩提路 》 24位菩薩故事

    一位菩薩如是報告

    《我的菩提路》 (連載二十) (第36期目次2)

    ── 張正萍菩薩見道報告

    一心頂禮本師 釋迦牟尼佛

    一心 頂禮主 三和尚 平實菩薩

    一心 頂禮親教師 陸 老師

    一心頂 禮監香 孫 老師

    一心頂 禮監香 游 老師

    回想十五年來學佛之路,深感因緣真的不可思議。

    從小因家庭經濟條件不佳,父母皆須為生活奮鬥,所以將子女交由南部的外祖父母照顧,在物質匱乏的童年裡,得到第一本課外讀物,是學校獎勵的《釋迦牟尼佛傳》,讀時倍覺親切;青少年時期,強說愁的年齡,再加上父親往生,讓我開始找尋「生命的真諦」為何?有模有樣地看起基督教的聖經及哲學類的書籍;直至二十二歲初入文教業,辦公室同事大多是一貫道的道親,在大家熱心傳教下,還是無動於衷;倒是跟著上素食館一事,頗能接受;在如此的因緣下,從素食館的結緣書中,開始了學佛這條漫長的路。

    囫圇吞棗地看了一年的書,升起了皈依三寶的念頭。一向「龜毛〔編案:台灣俚語,意為不容易隨順他人的想法,心中總是有自己的想法而喜歡挑毛病〕」的我,做任何事之前都非先弄清楚不可,所以找到了聖嚴法師的書,知道皈依的意義,卻一直沒有因緣完成皈依的心願;直至二十五歲時在姑母的因緣下,才於浴佛節當天至東方寺求皈依,但因臨時起意,法師太忙了,另約時間再上山;與師父約定日期的前三日,夢見一位從未謀面的法師坐在路邊等我,要我到他那裡皈依(夢中清楚知道他是惟覺法師,現實生活中不知此人),醒來想了兩天:自己到底是不是另有因緣?要不要去找這位法師?後來想到:聽說很多人開始學佛時會有一些魔障,便放下掛礙,歡喜上山皈依了。

    皈依後,想著接下來怎麼修行呢?就上山請教師父,師父給了一本紀錄本,只交代每日誦《阿彌陀經》、《往生咒》及彌陀聖號。功課做了一個多月,不老實的我,不知每天做功課的意義為何?就自動停止功課了;只有平日持名唸佛,斷斷續續地倒也唸得歡喜。為了繼續找尋生命的真諦這條漫漫長路,我流浪到了慈濟。曾經視花蓮那樸實的精舍為心靈的故鄉,但也沒人能告訴我「生命的真諦」是什麼。於是我又開始流浪了。(行筆至此,潸然淚下。佛教界有多少這樣流浪的遊子找不到歸鄉的路啊!)

    接下來我到了法鼓山,智慧的花「好像」在我眼前開展了,覺得到此總算有個安歇處了。直至二十八歲,我面對負債、離婚、獨立撫養孩子的困境,惡因緣常讓自己在這條路上有心無力;聽到友人將在農禪寺受菩薩戒時,心生讚歎,但自己是不敢受的(當時對戒的內容也不懂,現在平實導師開講《優婆塞戒經》,才對菩薩戒有較深刻的了知),離開友人家後,在回家途中,心念一轉,覺得自己該去報名,現實生活中惡因緣纏繞,什麼時候犯了不該做的事?下輩子能不能再得人身?還有因緣學佛嗎?聽說菩薩戒是盡未來際受的,能受戒,未來世學佛的緣可能不會斷。在這種想法下報了名。接下去一個半月的時間,業障現前,我天天出事,忙得昏頭轉向,在受戒報到時間前一個半小時,才確認自己能前往報到;現在想來,真的很慚愧;我不是為了學做菩薩而受戒,不是為了自利利他而受戒,而是怕自己未來世學佛的因緣斷了而受戒,出發點實在是自私啊!

    之後,因調職至桃園,與法鼓山的因緣便淡了;同事中有人學密,跟著去了二次,那感覺不止是怪怪的,簡直可用「弔詭」二字形容,所以跟密宗沒正式接觸就說拜拜了!(還好沒繼續下去,真是佛菩薩保佑。)

    接下來的幾年,在賺錢這件事用功,生活好轉了,心也浪蕩了;還好,慈悲的佛菩薩,為我這個離鄉的浪子安排了回家的因緣。佛菩薩為我安排了一位好同修,二○○一年四月,在同修好友曾師兄破參的因緣下,我們走進了正覺(早在一九九三年,我就曾看過《無相念佛》一書,當時迷於表相,因平實導師現在家相,與大菩薩就這樣擦身而過)。

    我的同修先報名禪淨雙修班,力邀我一起報名。我則是:課你去上就可以了,我自己跑去看MTV(也不知當時是什麼心態)。後來先跟著去聽平實導師講《大乘起信論》,兩個小時下來,真是不得了,套句兒子常說的話:「超震撼!」怎麼有人能夠理路如此清楚地開演經論?以前常常覺得師父們開示得很清楚,根器不好的我則是聽得很模糊;今日看來,可能師父們(自己也不懂所以)也是說得很模糊哦!可是美中不足的是當天平實導師剛好也評論了聖嚴法師,情執重的我,當場覺得好像「有人說自己親爹不是」一樣,不能接受,心想:「法說得好,說自己的就好了,何必說別人?」還好理性的個性讓我當時做了一個決定:覺得平實導師說得實在太好了,還是多聽幾次再說吧!

    到了星期六,便願意與同修一起去上課;到了講堂上課前,接了一通電話,讓我足足在門口講了二小時電話,沒進去上課(真不知是什麼遮障)。接下來幾週,心裡著實歡喜,但評論聖嚴法師的心結還在,所以每次上課都坐在電腦室門口,後來我戲稱那是準備隨時可以離開的位置。有一次早到了,陸老師請我往前面的座位坐,我竟回答他:「我是來旁聽的」,就算會打死我,也不肯換位置(真是頑強)。接著半年,每週上課都法喜充滿,也出現一些感應,色身開始會氣動(我從未學過氣功);睡夢中出現過去世片斷的記憶,拜佛拜到入定,看《悟前與悟後》看了三十八頁,開始起疑情(當時不知那種狀態是疑情)。看蕭老師的書時,攝受力很強,「很有感覺」,可是又說不上來,常看到天快亮時方肯放下書睡覺;種種狀況,還好有陸老師不厭其煩地的解說引導(因為我真的很煩,可能是班上小參次數最多的人之一)。

    課上了半年,好像前面十幾年學的東西,在平實導師及親教師幫我們建立的知見裡,慢慢地串聯起來了,對佛法的整體開始有了初步的完整架構,真正開始窺見佛法殿堂的樣貌。唉!這次真的回到家了,不用再四處遊蕩沈淪。但是,在這時也出現「卡住了」的感覺,卡在哪裡也說不上來,老師一直強調真修實證,自己要有自己的體驗、別淪於做學問了!抓著「體驗」二字,怎麼體驗呢?我開始思惟:佛法就在我們身中,我們身體就是五蘊、十八界,平實導師書上說「界」是界限、功能差別;十八界是哪十八個?十八個不同的功能差別?……思惟到最後,完蛋了!原來十幾年來認為最基礎的東西,自己從沒真的懂過!這一驚,非同小可,從此開始食不知味、睡不成眠、暗無天日的日子,日常生活上瑣碎的事,一件件拿來體驗,老是分不開十八界不同的界限(親教師說:「體驗不是意識思惟哦!」)心情像這混在一起的十八界一樣,攪和在一起。現實生活裡,人生變成黑白的,有樂趣的事變無趣了,家人變不重要了,倒完垃圾回來,家裡怎麼還有一大包;一路下來,真的苦了同修。我們當時剛剛創業,事業剛開始,我無心工作,經濟的壓力全落在他身上,我表相上什麼事都不想做,其實心裡忙得不得了,時時刻刻掛著這分不清楚的五蘊十八界。慢慢地,從粗至細,做事時認真做,認真感覺,真的在行住坐臥中可以現觀出界限及法昇起的次第;雖然還很粗糙,總算有一點摸到路了;對平實導師傳的法,越來越有信心;佛法跟自己的生活越來越近,課程也上到五陰、十八界了,陸老師特別重視觀行,常提醒我們要自我檢查:「佛法跟生活有沒有連結?學佛對我們的生活有什麼幫助、改善?世俗煩惱有沒有淡些?學佛可別學到落於做學問了。」句句叮嚀、聲聲教誨,老婆到不能再老婆了,如慈父擔心子女走錯了路,蹉跎了光陰。這時課堂上的知見與自己觀行的體驗慢慢能連結。唉!這個自認為學佛最基礎的部分,可真的一點都不簡單啊!沒有善知識攝受教導,這輩子大概永遠無法走到這一階段,更別談「明心」了。

    觀行的經驗,對身心產生非常大的功德受用。一界一界越觀越細,頑強的末那識慢慢的相信這一切真的是虛妄的,色身連很細微的部分也可以放鬆,看到末那不再那麼執著色身,雖然我只在每週上課時才拜佛(我這頑劣的學生,讓親教師擔很多心,破參後還勞老師特別叮嚀:見性這關不能不拜佛啊!)但拜佛的狀況也因此進步不少。接下來,便常可現觀末那的起心動念、貪著執取,意識常會覺得末那很好笑,卻也常覺無可奈何,自己真的很愚痴,假的!也那麼愛,還愛得不得了。唉!

    心性細微地開始轉變,朋友們常覺得我是一個很好的人,與人應對時,常常好像有另一個我在旁邊觀看,看見深層的自己有著很多以前都沒查覺的問題與習氣。有一段日子,常跟自己的內心打架,心理產生很大的落差,驚嚇於自己的起心動念怎麼老是有所求?「扮好人」的背後隱藏著自利的目的。很多習氣是如此頑強,卻老是隱藏著;將自己一層層剝開,實在是很「假仙〔編案:閩南語。意謂裝模作樣〕」的人;這段日子很討厭自己,後來慢慢轉換,不跟末那來硬的了,換個方式用商量的,跟末那慢慢打商量,很明顯有效,性障就一分一分慢慢除;開始嚐到解脫的功德受用,心行起伏變小了,淡了,生活清清淡淡地,真好,自在二字有很深刻的體會。上課時聽到親教師說:「跟末那識要半推半就,慢慢來。」讓我會心大笑。來到了正覺,不會空手而回;就算沒破參,如此的解脫受用,這輩子也值回票價了。

    除了觀行,心裡還常常帶著淡淡的「疑」,尋尋覓覓。心想:十八界可以分清楚了(雖然不是很深細),哪天讓我碰上那個不是這十八個之中的,大概就是了。有時連睡夢中也在觀行,白天以為已經較淡的習氣,夢中又跑出來,邊作夢、邊在旁觀看,有時覺得好笑;有時在旁看著夢境,看到跟自己生氣,真是沒長進。睡著、醒著,遍尋不著那個「祂」,開始知道什麼是「死了活不了」。有時心裡有個答案(甚至同時有好多個)放在心裡想著、整理著,過一陣子又推翻掉。最慘的是有一個答案擱在心裡好幾月了,還沒推翻,想著會不會就是了;結果看了《楞伽經詳解》第二輯時也被平實導師殺掉了,真是愁雲慘霧,苦不堪言。

    二○○二年十一月禪三後的星期日,起床刷牙時,牙膏跑進了眼睛,□□□□□□,不就是「祂」嗎?真是生緣處處。接著意識現起,馬上能夠承擔,那個「不會是菩提、諸入不會故」,祂確實與六塵境不相應;那個「知是菩提,了眾生心行故」,妄心在想什麼,祂都能知道、□□。接下來的日子如同洗三溫暖,將平實導師的書開始重看,確實與書上說的對得起來,心中雀躍不已;可是書中也說破參了就會如何、如何,自己好像又不是這樣;尤其是公案,翻出來看似懂非懂(大部分是不懂的),自己就又懷疑到底找到的「祂」是不是?接著四個月的時間,世間法、出世間法所有的事都不想做,不想用大腦;但卻身心輕安,直至二○○三年春天,有一天又重拿《公案拈提》來讀,真是不可思議,怎麼突然就看懂了;平實導師的每一本書,這時讀來滋味完全不同,雖然還是有很多地方說破參就知道的,自己還是不會;反反覆覆檢查,心裡還是很確認就是「祂」!

    在這時候,因楊先生離開講堂一事,讓我於上課時心情非常難過;下課後離開講堂前,跟韋陀菩薩問訊時,感應到講堂的韋陀菩薩會處罰破法者;隔天清晨,曾師兄的車便被偷了(曾師兄因為他們三人決定跟楊老師離開正覺)。破參前後,我與同修皆曾與他們談過此事,看到自認為依法不依人的他們,其實言談中有太多的依人不依法的論點,也將鍍金當真金,背離正法、師門。我們感謝他們引進的因緣,讓我們能有幸在平實導師座下學法,同時也為他們遇到的惡因緣深感憂心,這地獄果報如何承擔?

    終於,二年半的課程快結束了,等待錄取通知書的心情還是有著淡淡的焦慮;收到錄取通知書時,馬上將通知書供在佛前,以至誠心發願──尤其是出家的願──早年自己也是迷於表相而與正法無緣;另外,因請平實導師的書與一位法師結緣,那位法師當面指著封面平實導師的名字回答說:「他的書,我們不看。」雖然早知佛教界出家人對「法」的排斥,但當面碰上了,心裡還是難過。深切體會平實導師肩上荷擔的如來家業有多沈重,我想:出家可能是對一般佛教徒較能有影響力的方式吧!再一次感謝家中同修,他知道我發了此願,只說了一句話:「以後沒人煮飯給我吃,我就到本山道場搭伙。」玩笑中見到他的不捨與支持,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

    上了山,禪堂裡攝受力好強,大家好用功,我的心輕輕鬆鬆的(也是一種深沉的慢心)。第一天晚上,平實導師先將大家的我見殺光光,看坐在前面的平實導師,色身有些不舒服,但是為了大家的生死大事,比我們還拼命,這是怎樣的悲心啊!眼淚又出來了。到了「正覺」二年多,整個人變成水做的,老是流淚。可是聽講公案時,那真是快樂得不得了:能吃那「士林蕭家的白酒」,生死的路就往前跨了一大段。蕭家的白酒,真不是蓋的。

    第二天進了小參室,頂禮了平實導師,坐下後見到平實導師面無表情,眼光淡淡的,卻有「高深莫測」、時空彷彿回到古代叢林的情境。平實導師問了一句:「你要跟我說什麼?」輕輕一句話便讓人感受到平實導師的威德力;我開始慢慢敘述自己刷牙觸證的過程,心裡其實很緊張,中間忘了自己要說什麼,怕被平實導師趕出去;不知哪來的勇氣,竟然請平實導師等我一下,讓我定定神、慢慢想;平實導師就面無表情、耐心等我。敘述完畢,平實導師開始問問題:□□□□!□□□□□!一串問題考下來,因為自己上山前已有很長一段時間反反覆覆地肯定、推翻、肯定的過程,知道其中的淆訛差別,所以很肯定地回答平實導師,自己找到的就是!以為可以喝水去了,哪知後面還有一大串的考問(真的不可放鬆輕忽),平實導師最後的問題,我答不出來,老實回答:「沒有整理過。」平實導師說我漏了一個重要的環節,要我回座再體驗整理,說我明天應該可以整理出來。天啊!信心滿滿上山,這下子真的緊張了,緊張到去「黏」監香孫老師;孫老師慈悲,幫我把見聞覺知的部分打掉,讓我往另一方向去整理。躺在床上想著「不能睡呀!好好體驗整理。」結果,迷迷糊糊就睡著了;突然驚醒,心想「完蛋了!都沒整理就睡著了!」沒想到奇妙的事開始發生了,一個又一個的境界出現,讓我開始體驗,真的懂了公案裡說:「早上吃粥又餓了,所以高興。」不就是嗎?體驗整理完,睡不著,便穿了外套進禪堂,怎麼都沒人?看了鐘,才二點整。在走廊上來回慢步,妙啊!整個人清清澈澈、像個透明人似的,這一刻,真心、妄心清楚地切開,清清楚楚地照見:真妄配合得天衣無縫,真是不可思議,怎麼一下子全部體驗出來了(下山後回想那夜的體驗,一定是平實導師暗中加持),想到孫老師說的一句話:「諸佛現全身」,這下子完全可以體會了!

    第三天先跟監香游老師小參,一開始,游老師很兇,真的有點怕他;我開始說昨夜的體驗,清楚明白地告訴游老師最後那一個環節是什麼。真的!最後一環扣上了,一切就串聯貫通起來了,游老師邊聽邊露出笑容;那笑,讓我看見一位老師為學生能過生死大河而欣喜。講堂每位親教師,為了眾人的生死,無盡的付出,都不受供養;這恩德,如何回報?游老師安排我第二次小參,跟平實導師報告完畢,平實導師還要我提出證明;說得不完整處,平實導師邊引導、邊補充,平實導師真是「智慧如海」,悟後跟著要學的東西根本學不完,離開正覺的師兄們怎麼會覺得「在講堂悟後就沒有東西學了」?最後平實導師交待喝水整理,這杯水真是不好喝啊!上山前聽說喝水就輕鬆了,不然拜佛會拜到腰酸背痛、昏天暗地。結果,四分之一杯的水,一整個下午喝不完:喝水裡有太多的法,每喝一次就深細一次,每喝一次就智慧再開展一些,喝到我腰酸背痛,雙腳發麻、滿頭大汗;這杯正覺茶與中台山的「趙州茶(趙州禪師平白受累)」真是天差地別,十萬八千里啊!

    第四天早上過堂前,見到平實導師,平實導師問昨天幾點睡?還跟我說:「辛苦了。」慈父般的關愛,讓我眼淚又快出來了;最辛苦的是平實導師,他卻只關心弟子們這四天的勞累。我們何德何能,這天大的恩德,何以為報啊!

    喝水的小參,報告喝水的體驗,平實導師再幫我們做更深細的整理,這如果不是大菩薩再來,怎會有如此深妙的智慧?(離開正覺的師兄們竟然懷疑平實導師的智慧及證量)在此末法時期,眾生真是猶如經上說的如此頑劣。直至解三前最後一刻,平實導師都還把握分分秒秒為大家整理,讓大家悟後智慧能夠開展,平實導師如此心繫著大家的法身慧命,讓不夠用功的我實在深覺慚愧。

    解三後,親教師陸老師也上山來看大家,每一位老師都比學生還認真;頂禮親教師的恩德時,二年半的種種、歷歷在目,沒有老師如母親般將我們從佛法的嬰兒、慢慢拉拔長大,誰能有能力過這生死關呢?弟子願以一己棉薄之力,盡未來際護持平實導師破邪顯正,讓未來世的眾生及自己,在生死的大海中,還有佛陀留下的一盞明燈,可以指引我們航向解脫的彼岸。

    弟子以至誠心、願將明心所有功德迴向:

    願平實導師色身康泰!統理大眾、一切無礙。

    願正法能久住!眾生得依止!

    弟子 張正萍 叩首敬呈

    二○○三年十二月十五

    請續恭閱:

    正智書香園地 http://books.enlighten.org.tw/zh-tw/

    《正覺電子報第36期》 (目次2)

    《我的菩提路 》

    http://www.a202.idv.tw/a202-big5/Book1033/Book1033...

    「菩提妙果不難成,真善知識實難遇。」  

    修學佛法第一要件:親近善知識  

    《華嚴經》卷四十六云:善知識者,出興世難,至其所難,得值遇難,得見知難,得親近難,得共住難,得其意難、得隨順難,故須虔恭合掌一心求。  

    應一心恭敬求正法 

    《佛藏經》  

    全省每週二晚上講經時間──目前大菩薩 平實導師開始講授《佛藏經》:時間是18:50~20:50;歡迎已發成佛大願的菩薩種性學人,攜眷共同參與此殊勝法會聽講。  

    正覺教團-正覺各地講堂  

    http://www.enlighten.org.tw/mission/3

    【【【 正覺同修會開課公告  】】】

    [每年四、十月都有新班開課]

    *開課後三個月內,都歡迎報名聽課*

    http://www.enlighten.org.tw/newsflash/class

    共修期間:二年六個月 費用全免

    *開課後三個月內,都歡迎報名聽課*

    即日起接受報名,欲參加者請向本會函索報名表 (103)台北市承德路3段277號9樓,或下載報名表

    正覺各地講堂地址、電話、地圖

    http://www.enlighten.org.tw/mission/3

    參考資料: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http://www.enlighten.org.tw/ 正智書香園地 http://books.enlighten.org.tw/zh-tw/
  • lyc
    Lv 6
    3 年前

    「一手拍兮一手鼓。」淺白易解,無需多說

    「無位真人」者,指眾生的第八識真實心,無形無色亦無相,卻是實相

    界的「真實我」人

    「無腔歌」者,無聲之歌,要以眼來見、來聽

    「三千諸佛同一母」即指諸佛唯一本母--「佛母」,亦即般若,因

    「般若為佛母」--諸佛皆由般若而成就佛果故

    這一四句偈語,就是生動而真實的禪宗公案;文字的註解,只能對公

    案加以描繪,但對公案表顯的真實禪門意旨,是無法領會的,也是絕不

    可隨意公開說的

    要理解禪宗公案,進而懂得佛法大意,唯一的途逕就是尋求真善知識修

    學如來正法。若不知何處是?請參看「成佛之道」網站相關資訊。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