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大佛頂首楞嚴經》文:「若離前塵,有分別性,即真汝心」,對於古來禪宗學人、禪宗公案的權威性、指導性如何?

《大佛頂首楞嚴經卷一》曰:「若汝執吝,分別覺觀,所了知性,必為心者,此心即應離諸一切色香味觸諸塵事業,別有全性。如汝今者承聽我法,此則因聲而有分別。縱滅一切見聞覺知,內守幽閑,猶為法塵分別影事。我非敕汝,執為非心。但汝於心,微細揣摩,若離前塵有分別性,即真汝心。若分別性,離塵無體,斯則前塵分別影事。」

按:此段大意,蓋為指示學人,離於所知之有量法相,求證能知之無量心性。如阿難等二乘所修,即猶滯於有量空相,而非求悟無量空性。雖然法相不即心性,但法相亦不離心性。是故,法塵妄相不滅,不見本心自性。反之,鏡相法塵既滅,所見無非明鏡自體。所謂體者,菩提本心、真如自性,本來面目是也。特別此句「若離前塵有分別性,即真汝心」,宛如金剛般若,一劍劃開世法佛法、有漏無漏、真妄兩邊,誠屬佛教經中闡述禪修實務至精至要之總綱總持也。

已更新項目:

其次,如長水《首楞嚴義疏注經》曰:「世人只知即心是佛,曾不子細度量,此心剎那變異,猶如猿猴害馬,紛然亂想,無暫停時。故楞伽云,當於靜處,觀此妄想流注生滅。凡夫不覺,妄謂不動。故下經云,如瀑流水,望如恬靜,流急不見,非是無流。起信亦云,一切眾生不名為覺,以從本已來念念相續未曾離念,故說無始無明。故佛再令微細揣摩,揩定真偽。」

以念念攀緣、未曾暫歇故,祖師必須介入,促使學人暫時離念離塵,否則學人無從返觀自心,少分體會佛教核心妙義,確立佛法修學要領。又如眾所週知者,大乘禪宗素以傳佛心宗、續佛慧命為其使命,以明見本心自性為其最高修學標的。是故,紀錄祖師接引、學人破迷開悟、明心見性過程之禪宗公案,理應合乎「若離前塵有分別性,即真汝心」之教旨。即今便舉汾州無業禪師初參馬祖大師之禪宗公案為例,並試析之。

2 個已更新項目:

《五燈會元卷三 汾州無業禪師章》

「商州上洛杜氏子。母李氏聞空中言。寄居得否。乃覺有娠。誕生之夕。神光滿室。甫及丱歲。行必直視。坐即跏趺。九歲。依開元寺志本禪師受大乘經。五行俱下。諷誦無遺。十二落髮。二十受具戒於襄州幽律師。習四分律疏。纔終。便能敷演。每為眾僧講涅槃大部。冬夏無廢。

後聞馬大師禪門鼎盛。特往瞻禮。祖覩其狀貌奇偉。語音如鐘。乃曰。巍巍佛堂。其中無佛。師禮跪而問曰。三乘文學。粗窮其旨。常聞禪門即心是佛。實未能了。祖曰。祇未了底心即是。更無別物。師曰。如何是祖師西來密傳心印。祖曰。大德正閙在。且去。別時來。師纔出。祖召曰。大德。師回首。祖曰。是甚麼。師便領悟。乃禮拜。祖曰。這鈍漢禮拜作麼(雲居錫云。甚麼處是汾州正閙)。

自得旨後。詣曹溪禮祖塔。及廬嶽天台。徧尋聖迹。後住開元精舍。學者致問。多答之曰。莫妄想。唐憲宗屢召。師皆辭疾不赴。暨穆宗即位。思一瞻禮。乃命兩街僧錄靈阜等齎詔迎請。至彼作禮曰。皇上此度恩旨。不同常時。願和尚且順天心。不可言疾也。師微笑曰。貧道何德。累煩世王。且請前行。吾從別道去矣。

3 個已更新項目:

(續上)乃澡身剃髮。至中夜告弟子惠愔等曰。汝等見聞覺知之性。與太虗同壽。不生不滅。一切境界。本自空寂。無一法可得。迷者不了。即為境惑。一為境惑。流轉不窮。汝等當知。心性本自有之。非因造作。猶如金剛不可破壞。一切諸法。如影如響。無有實者。經云。唯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常了一切空。無一物當情。是諸佛用心處。汝等勤而行之。言訖。跏趺而逝。」

4 個已更新項目:

按:「常聞禪門即心是佛。實未能了」者,即無業自承尚未明見本心自性,猶滯「前塵分別影事」之中也。「祇未了底心即是。更無別物」者,馬祖敕令無業安住無形貌、無名相之本心自性。「如何是祖師西來密傳心印」者,無業攀緣妄念不歇,依舊念念心外求法、追問不休。「大德正閙在。且去。別時來」者,馬祖一句斷然遏止無業妄想之霹靂手段。

「祖召曰。大德。師回首。祖曰。是甚麼」者,即無業妄念暫歇之下,馬祖爲免無業有緣可攀,故以反問的方式,令其返照自心。無業聽聞祖問「是甚麼」,當下便即反思:若謂如今它是甚麼,豈不正因它本不是甚麼?若它本來已是甚麼,如今豈能更是甚麼?《雜阿含262經》所謂:「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一體兩面,本昭昭然。捨一取一,自生迷障。若不取捨,不落是非,則眼前豈不就是無名無相、言詮不及之本心自性?此即了證心性之體本自空寂,一法不立。然既證體已,猶未及用。何以故?

5 個已更新項目:

(續上)如來說法,豈非以二元名相為用?若謂如今它不是甚麼,豈不正因它本已是甚麼?既然它本不是甚麼,如今豈能說它不是甚麼?《雜阿含262經》所謂:「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一體兩面,本昭昭然。捨一取一,自生迷障。若不取捨,不落是非,《雜阿含262經》乃曰:「如來離於二邊,說於中道。」換言之,一切法是空之相,空是一切法之性;性是相之體,相是性之用。而體用、性相、心法二邊,本自不二;所謂二即不二,不二即二;所謂性相常住,體用如如也。如是反思,前者離有,後者離空。《法華經》初,舍利弗等二乘阿羅漢「於佛前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亦即此理。如是反思,即來自於《首楞嚴》本經所說:「若離前塵有分別性,即真汝心」之「分別性」。

6 個已更新項目:

以一切法是空之假相故,無業禪師曰:「一切諸法。如影如響。無有實者」,「一切境界。本自空寂。無一法可得」,「迷者不了。即為境惑。一為境惑。流轉不窮。」以空是一切法之實性故,無業禪師曰:「汝等見聞覺知之性。與太虗同壽。不生不滅」,「汝等當知。心性本自有之。非因造作。猶如金剛不可破壞。」「唯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出自《法華經卷一》。「唯此一事實」,即指菩提本心、真如自性。「餘二則非真」,則謂一切二邊對立之法,如因緣、人我、凡聖、有無、生滅等,皆屬權宜假設之名相。

《雜阿含390經》曰「若沙門、婆羅門於此苦聖諦如實知,此苦集聖諦如實知,此苦滅聖諦如實知,此苦滅道跡聖諦如實知,當知是沙門、婆羅門,沙門之沙門,婆羅門之婆羅門,於沙門義、婆羅門義【見法自知作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7 個已更新項目:

按:【見法自知作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之證言,蓋為阿羅漢離有證體,猶未離空,以成其用者。而大乘禪宗既以傳佛心宗、續佛慧命為其使命,豈無【見法自知作證】之證言耶?應知禪宗公案所錄者即是。佛滅度後,已歷千載,佛說經典固如破闇之明月,禪宗公案則如指路之明燈,今之學人又豈可掉以輕心未及深究?否則,如印順一脈,如南傳禪定,如蕭平實等,讀經不知離相,學法不知標的,又有甚麼好奇怪的呢?

8 個已更新項目:

(上面第五次更新之文字,應再作如下更正:若謂如今它不是甚麼,豈不正因它本已是甚麼?既然不能說它本已是甚麼,如今又豈能說它不是甚麼?)

9 個已更新項目:

如來三乘正法教說如是,先則離有,繼則離空。聲聞二乘根鈍,須歷四禪八定,久久始知回頭,大乘一轉即達。離有,即無一切煩惱、一切障礙。六祖乃曰:「本自清淨、本不生滅。」離空,則知一切具足、本來圓滿。六祖乃曰:「本自具足、本不動搖。」譬如大海,一切具足,先因目眚,妄見波濤,如今浪盡,並非無海。六祖乃曰:「見性之人,立亦得、不立亦得,去來自由,無滯無礙,應用隨作,應語隨答,普見化身,不離自性,即得自在神通游戲三昧,是名見性」,又曰:「劫火燒海底,風鼓山相擊,真常寂滅樂,涅槃相如是」,又曰:「何期自性能生萬法!」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佛告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當生如是心:『我應滅度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則非菩薩。所以者何?須菩提!實無有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於然燈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

10 個已更新項目:

(續上)

「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佛於然燈佛所,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實無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若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然燈佛則不與我受記:『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以實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燈佛與我受記,作是言:『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何以故?如來者,即諸法如義。」

「若有人言:『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實無有法,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如來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是中無實無虛。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須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2 個解答

評分
  • 1 個月前

    在此答覆蕭平實正覺會代表 lyc之見解,如下。

    經文已說:「縱滅一切見聞覺知,內守幽閑,猶為法塵分別影事。」本公案中,無業禪師妄念暫歇、「斷識」之下,已離住空住有之過,而後始有反思自省之舉、了見真心分別全性之功。上揭題文,俱已交代清楚,汝今仍以「離念靈知」、「內守幽閑」住空之過相詰,豈非無理取鬧?

    見性之人說法,如寤時人,說夢中事,理事皆無障礙。汝將「第八阿賴耶識」與「真如心、如來藏本心」混為一談,顯然還在夢中。

    汝今又謂「若是有一個心,能離開現前六塵,不需藉六塵為緣就能存在,也有祂的分別性,謂之無分別中廣分別。那就是吾等有情眾生的真實心」者,如謂性相不相干、體用不相即。殊不知,此乃謗佛謗法、從根本上破壞扭曲佛教法理之邪說惡見也!

    何以故?一切佛教學人所修習者,無不是藉相悟性、彙用歸體。如《首楞嚴經卷四》曰:「汝但不隨分別,世間業果眾生三種相續,三緣斷故,三因不生,則汝心中演若達多狂性自歇,歇即菩提,勝淨明心,本周法界,不從人得。」

    果真如汝蕭平實正覺會等人所說,性相、體用不相即,則一切眾生無由出離三界生死、六道輪迴,釋迦如來則為造大妄語、大地獄業者矣!

    汝等謗佛謗法惡行一貫如斯,卻從來不知悔過,又不知反思一向錯修,遭人誤導如此之深,豈非愚痴下劣無以復加者哉?

  • lyc
    Lv 6
    1 個月前

    以意識心的某些變相境界(如不起語言文字的「離念靈知」)來當成無分別的真如心

    第八識如來藏本心者,應知意識心不論如何細微,都還是要以意根與法塵為緣方得出

    生這種有生滅的意識心,乃至其他的眼、耳等五識,若離了當前的六塵境相,其出生

    的藉緣便不具足,就會滅失、中斷或不得出生 若是有一個心,能離開現前六塵,不

    需藉六塵為緣就能存在,也有祂的分別性,謂之「無分別中廣分別。」那就是吾等有

    情眾生的真實心啦!因為第八識真心、本心所了別的對象係外於六塵境的其他境界,

    祂不對六塵有所覺觀、有所見聞覺知。所以, «心經»云:「無色、聲、香 ……,無

    眼界乃至無意識界。」«金剛經»則揭示說:「無人、我、眾生、壽者相。」顯然可

    知,佛法的根本就是此第八識如來藏真實心,又名本心、真如、阿賴耶識、本來面目

    等;要是不依真善知識習佛法正知見,無機緣開悟證真如,乃至完全不知不識自家本

    心,如何能真實理解經論文字所揭示的種種深妙、廣大佛法義理呢?「若離前塵,有

    分別性,即真汝心。」即禪師為學人建立般若正知見的開示,指導學人要否定掉能分

    別六塵的識陰六識,好來探究那個不會六塵的第八識真心所在; 這是很重要而根本

    的參禪正知見啦!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